“对,每一件事都很巧,全被我碰见了!而且,有东西可以证明,就是走廊里的监控,她们当时应该只顾着想如何诬陷别人,但一定忘了还有监控吧!”易孟凡把每一件事都说得有凭有据。

“好,我们看一看监控。”李校长为了确认所有证据,点开了监控系统。

育人中学做为全市最优秀的私立中学,校内不仅仅有口碑最好的教师团队,连后勤保障措施也搞得很人性化,为确保学生在校内的安全,学校不惜花费大量资金在教学楼内安装了很多高端的电子监控设备,尤其是每条走廊通道,并且每个学校领导办公室的电脑上都可以进入监控系统。

李校长根据易孟凡提供的时间,调出了相关走廊星期一升旗仪式前的录像,在监控视频中确实看到了王卿韩等人的所作所为,证实了易孟凡的说法。

“既然如此,事情也就彻底搞明白了,那……郑总,您看,这件事该如何解决?”李校长在征求解决办法。

“哦,李校长,我觉得这件事受到影响的,毕竟是我们家心怡,更何况,她也是大孩子了,也应该有自己的主见,所以,我没有资格代替她做出最后的决定,让她自己来说吧!”看来,郑爸爸很尊重自己女儿的看法。

既然此时郑心怡的意识还没有被唤醒,只能由我来帮她解决,我更没有做心慈手软的准备,“校长,目前我只是一个学生,但是,我也需要良好的声誉,她们前后两次诬陷我偷盗他人财物,这对我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现在,学校里有很多同学都认识我,我为此在校内大火了一把,但很糟心的是,并不是因为我哪个方面有多么多么优秀,而是知道我习惯偷别人的东西。”

“话说回来,这一连串的事中,也确实有人在监守自盗,贼喊捉贼,没错,就是王卿韩,虽然偷裙子那次不是在学校,但学校里有这么一个喜欢搬弄是非,总是引起学校慌乱的学生,不加以制止和约束的话,谁也不敢保证再有第二次。”

“我说了这么多,李校长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胁迫校方给出她多么严重的处分,终究这个学校还轮不到我做主,但是,我希望能在全学校师生面前,通过我的方法,还给我清白。”

我不停的在说,只为了进一步实施我的计划,这件事到目前为止,真相已经很清楚,不过只局限于当前在场的人,学校还有那么多教师和学生,难保她们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会不会继续对郑心怡恶语相加,毕竟契约结束后,郑心怡将要自己面对以后的事情,众口铄金,担心她会再陷入舆论,不如一件事做到底,都解决明白,我才肯放心。

“嗯,你说的没错,这件事让很多人对你有了偏见,肯定是得消除大家对你的偏见,可需要怎么做呢?”李校长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法。

“校长,咱们学校操场上不是有个大屏幕吗?我想把这些视频放上去,也让她们感受一下被人谈论的感觉!”我说出了实际想法。

“这……会不会有些太……”李校长有些犹豫。

“校长,您觉得郑心怡很过分吗?那您应该想想,星期一那天郑心怡在全学校面前被点名批评的时候,她有何感受,她可是承担了所有责任,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到现在,在所有人眼里她就是个坏学生!”易孟凡站出来帮我说了话。

“我不希望谁因为我的事情而为难,所以,我不需要校方对她们下达什么处分决定,只是在全学校面前播放这些视频,我还有下一步要做的事,现在不方便说。”我知道一个处分根本解决不了本质上的问题,或许会让她们变本加厉的诋毁郑心怡,会认为郑心怡背后搞鬼,如果过后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那还不如没有任何处分。

“那……好吧,说到底,是她们有错在先,这样也能让她们长长教训,那就两节课之后的大课间吧,到时候,我来召集全学校师生。”李校长总算同意了我的请求。

“谢谢李校长,还有,说到满主任,就像我爸爸说的,他是有苦衷的,为了管理好学校付出了很多,而且这件事是她们前前后后都计划好了,所以他做出了错误的决策也有情可原,不知者无罪!”我替光头强在校长面前求了情。

“哎呀,心怡同学,别这么说,说的我很不好意思,谢谢你的理解,没想到我这么蠢,居然被几个小丫头当了枪手,她们太狡猾了,以后一定注意,对不起,对不起呀!”光头强红着脸,有些愧疚地挠了挠脑壳。

“不过,我希望,以后在处理问题上,您能一视同仁,没有人可以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逃避责任。” 我想,这件事,应该会让光头强有所悔悟。

光头强听了我的话,回应道:“会的,会的,我私下里一定自我反省。”

没一会,下课铃声响起,即将到来的正是我期待的大课间。

我们一行人来到广播室,光头强开起话筒,对着话筒开始讲话,“通知,通知,请所有教师职工和学生在操场集合,教师组织学生找到各班位置站好。”

“校长,那我们先下楼了!”我对易孟凡使了个眼色,便一同离开了广播室。

“心怡,还需要我做什么吗?”易孟凡问道。

我回答:“不用了,接下来,我和她们之间的恩怨,我自己解决就好。”

“嗯,那你面对她们,要注意安全,我随时都在班级队伍中。”易孟凡说完就和我分开了。

过后,我先来到没人的地方唤醒郑心怡,然后取了早上从车里搬下来的两个纸壳箱子,“嚯,还挺沉!”之前看两个保镖哥哥搬的十分轻松,轮到我,却不得不分两次才搬到升旗台前,这期间有很多同学都对我投来目光。

“这里是什么?”我准备这两箱东西时,郑心怡并不知情,也难怪她会好奇。

“一会你就知道了!”我还在卖着关子。

通知完一段时间后,所有的班级在教师的组织下集合完毕,我也来到了本班队伍当中,操场前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两段视频。

操场上,我周围的同学们开始纷纷议论。

“这是什么呀?”

“视频中的人,怎么这么像上个星期一被划破脖子的女生。”

“哎呀,这不是五班的王卿韩吗?她在干嘛?”

“这个裙子,我见过,我参加过杨佳钰的生日会,这裙子就是杨佳钰的,没想到郑心怡偷裙子那件事,是她在背后搞鬼。”

第一段视频之后,紧接着就是监控录像。

“她们在扔东西,看来那些东西不是她们自己的,也太过分了!”

“那其中一个不是杨佳钰吗?总见她很优雅的样子,没想到她是这种人。”

“那不是我女神吗?完了,在我心中的形象全毁了。”

听着议论声,我知道自己达到了目的。

没一会,看见王卿韩气势汹汹地向我走过来,指着大屏幕对我说:“郑心怡,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向大家展露事实而已,你这种人不就喜欢出风头吗?那就成全你喽!”我没有让步。

“你!你真厉害啊!你认为这样就能挽回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嘛?省省吧,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感,这样也只不过是挣扎一下罢了!”这次轮到王卿韩被气的发抖,但依然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哦?是吗?现在要挣扎的应该是你了吧!”我环顾着四周,我们的争吵已经引来一些同学的注意,王卿韩成为了焦点。

“你……!”她气急败坏地想出手打我。

易孟凡及时抓住了她的胳膊,“呦,王卿韩同学,你可别气坏了自己呀!”

“你们,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私下里,什么事都做过了吧,这么袒护郑心怡,她是什么东西,你是她的一条狗吗?”王卿韩骂骂咧咧地说了一堆。

“我是不是狗不重要,关键是你,狗都不如,满肚子坏水儿,满眼利益!”易孟凡淡定地回应着。

此时,周围的议论声又提高了分贝,王卿韩开始骂向四周的同学:“你们都他妈算什么东西,现在又开始指责我,当初你们骂郑心怡的时候,他妈的不也很开心吗?你们个个儿也都是狗!”

王卿韩骂完上一句,紧张地吞了次口水,刚要再次张嘴,被我打断了,“对待同学,别那么粗鲁,刚刚骂人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脸有多丑陋!真可惜我没带照相机,本应该给你留个纪念的!”

“你他妈装什么?”王卿韩更气愤了。

“哦,既然你认为我在装,那我可继续了!”我故意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抓着她穿过队伍,任凭她怎么挣脱,带着她来到升旗台前。

“干什么?你松开我。”到了目的地,我减轻了拉她的力度,她顺势甩开我。

“不干什么,你不说我偷了你的护手霜吗?我今天还给你,这两箱,够不够?”我拍着身边的纸壳箱子,“我是诚心诚意的,你可别不给我面子,一定要收下!”

“别假惺惺的!”王卿韩还不知道她即将要面对什么。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护手霜,现在就抹吧!”我为她开了箱子,抱着胳膊站在她面前。

“如果我说不呢?”她还在强撑着。

操场上所有的同学都注视着升旗台前的我们,“那可由不得你了,这么多同学面前,别让我下不来台不是?快,现在,抹!不抹都不行!”我的语气突然强硬起来,吓得王卿韩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流着眼泪,拿起一瓶护手霜开始不停的抹起来。

“要乖乖的抹呦!可别浪费!”此时此刻自己看着可真解气,郑心怡虽然一直没出声,但是眼前的一切她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经过这次,大家对郑心怡的误会都解开了,我的任务也算彻底完成了。

这次还多亏了易孟凡,为我节省了不少力气,或许到头来,王卿韩都不会知道,也在她算计之内的易孟凡,正是郑心怡同父异母的哥哥。

我知道“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的道理。

但我更知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要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