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股灵气被她吸入体内,补充着四肢百骸的匮乏,张灵雅在内视丹田,发现原本分散在周身的紫气似乎在这一刻凝晶,沉淀在最底层,灵气元力在慢慢的沉淀漂浮在丹田周围,在看她的骨骼筋脉紫气并没有少,反而更加凝练结实。她继续吸收外界灵气,她不知道她是否成功,所以她又吃了一枚筑基丹,这次这枚筑基丹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于是她又吃了2枚,带着紫纹路的筑基丹。只是稍微增加体内的元气,任何作用都不起。她迷茫,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想起在是识海中的珠子里周氏一族,于是她分了一缕神识进入珠子,大家个个精气饱满,当张灵雅出现这一刻,大家都汇聚而来。张灵雅把自己的这些状况说了一遍.

周爷爷扶着胡须道:“丫头那已经筑基成功,所谓的筑基就是把分散的灵气液化沉淀在丹田中。当你丹田中的灵气汇聚凝实填满,就会结成一个金丹,这个时期,大家都称之为金丹期君,当金丹达到一定密度就会产生出灵台,这时候这一缕灵台便能把你的灵魂也会摄入其中,慢慢成型汇聚如婴儿在母体成长过程,当婴儿成型那便是元婴期。化神期是元婴期的升华,再往高据说炼虚,凝神,炼神,大成,渡劫,最后需要取得仙籍机缘才能成仙。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资格取得。”张灵雅听见不禁咋舌。

“周爷爷,我筑基成功了,我通知一下宗门,完后申请下山历练。到时候再送周爷爷你们回家。”

“我们现在哪里还有家啊”一位老婆婆老一边抹着眼泪说道。

“婆婆你别难过,我到时候找个安全地方,让周族长出来亲自考察再做决定,你们看如何。”

“好,你说什么都好。”周爷爷说道

张灵雅退出神识,睁开双眼,她动了动手臂,发现比以前更加轻盈。从床榻上越起,发现确实比炼气期轻盈许多。张灵雅欣喜不已,她大声的叫着凤庆,凤庆直言不讳的说,我早看出来你筑基成功了,它怎么有点失落。

“喂,凤庆我筑基成功你不高兴,干嘛这么锤头丧气。”

“难道高兴还要写在脸上”

“算了我不和你计较,你进我丹田吧,我打算下山。”

张灵雅来到内门执事堂,递上宗门的身份玉牌。她不冷不热的说:‘这位师兄,我筑基成功了,请问需要去哪里报到。’

还是那位老者,微微抬头看着张灵雅,一脸的不可思议,明显的他是想不通。就算如此也的承认人家筑基成功的事实,他拿了一块玉牌让张灵雅在大堂内测试。当张灵雅出现在大堂内的时候,发现这里排了很长的队伍,原来这几天筑基成功不单单只有她一个。李峰眼睛很尖看到张灵雅非常的高兴,他朝着张灵雅挥手示意到他这里来报备。

难得认识一个,所以她也凑了过去,后面的男修倒还好说,女修不干了,阴阳怪气的说:‘有人就是狐媚子到处勾三搭四。’

张灵雅本来好脾气的准备自己排队,她还有一肚子气,宗门私自扣除她的5颗筑基丹不说,还扣除这次灵石奖励。她还有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她大大方方插在李峰师兄的前面。一边和李师兄说话,佯装非常的妩媚,她故意靠在李师兄的胸膛,好脾气的李师兄脸红红的,他开始有点局促,其实心里还是很欣赏此女子。他似乎也觉得师妹能这样。他的心情愉悦,索性任凭这样靠着,气的后面女仙子跺脚。很快轮到张灵雅,递过玉牌把灵气注入测试达到一定的数量便筑基成功。

“通过,这是你新的宗门身份玉牌。”

张灵雅拿着新的身份玉牌还没捂热,被一旁师兄叫住道:“你叫张灵雅是吗”

张灵雅点头,“那请到这里来登记”张灵雅一脸的困惑,那位师兄好脾气的解释道:“是这样,张长老曾经交代过我们,有位外门筑基女修张灵雅来报道的话,让我们代为直接划入炼器峰他的门下”

张灵雅明白过来,跟着这位男修走了过去,她回头朝着李师兄道:‘谢谢李师兄的照顾,我会记住你的好意’

注册完成,便是划分洞府,张灵雅选在一块占地比较广,非常偏僻的洞府,这个洞府以前曾经死过2代主人,所以一直空着,没有师兄愿意去哪里。心正神魔鬼怪不侵。所以她选择哪里不但可以种植灵药还可以看风景,主要是洞府旁边有一条小溪。拿到洞府玉牌,便要去师傅那里报备。由师傅统一安排。

熟门熟路,她到了张长老所在的洞府处,而不是平日工作的炼器室。已经排队等候的6名师兄,加她7名。她见张长老并不紧张,不像前面的6位。这时候从张长老洞府出来2位师兄,只是淡淡的吩咐他们进去,张灵雅跟随进入洞府,原来这里这么奢华。她第一次来,年轻漂亮的师母见他们进来,转身进了内堂。张长老这时候抬了抬眼皮,随手丢给大家一枚玉简。淡淡的开口说道:“这是门规,还有炼器的基本过程和法诀,一会让你们的大师兄带你们去我的藏宝格挑选入门礼物,及其适合你们的功法,你都下去吧,有事在你大师兄哪里报备,我会一一处理。”说完不耐烦的挥手。

张灵雅也在其中,准备跟着出去,这位长老似乎想起来什么,朝着她招手道:‘你,张灵雅以后还要在我的炼器室打杂学习不得有误。’

张灵雅想吐槽,这是什么人,完全把她当长工使唤罢了,有这么当师父的吗。迫于形势,她满口答应,但支吾的说道:‘她6岁被师父带走,十分想念家人,想告假几年。’这位师傅明显的不耐烦,去探什么亲需要这么长时间,最多3个月,过了你就别来我这里报到。张灵雅听到此话,她心里那个乐啊,她现在早不想在他这里挂号,她看似恭顺的走了出去。给的礼物不收白不收,平日没少使唤她,她粗粗的看了一下那些功法,都是下品功法,极个别是中品,她都看不上,所以拿了一件防护衣便离开了师父的藏宝室。

她铁了心想让张长老不要她这个徒儿,所以,她来到她选择洞府处,这里山水好风光。占地4亩,比较大了。还可以开发利用,简单的收拾一遍。一只纸鸢朝着张灵雅飞来,张灵雅点开,钟师兄温柔的声音响起。原来钟师兄要来恭贺她筑基成功。她现在准备在好好规划一下。另外还需要去小院内把一些日常用品般回来,她还不会飞行,所以只能徒步,辛好走到半路就碰见了钟师兄,钟师兄耐心的帮她搬家,主动教张灵雅驾驭飞剑,张灵雅使用的是师父留给她的琉璃剑,早已经心神联系在一起,她只是轻轻的催动便学会了放大,师父的这把剑太花哨,走到哪里光彩夺目,算了先这样,等时机成熟打造一把真正属于她的本命宝剑。

驾驭飞行是一门技术活,在张灵雅看来,她第一次驾驭,虽然放大很快,但跳上去,始终不稳,一会功夫摔了不知多少次,总而言之外伤好的也快,她摔得内伤有点吃不消。高空坠落不是玩的。不管钟师兄多么耐心的教也被张灵雅这只笨鸟气乐了。他不明白,已经跳上飞剑怎么会在半空掉下来,他从来没出现过类似的问题。所以他现在坐在小溪旁的大石头上看着张灵雅坠落。他开始还急忙跑去救,发现越救越摔得惨。索性他在一旁看着张灵雅摔跤。

这次张灵雅直直的坠下,摔得那个惨,趴在地上不起来了,钟常悦缓步走了过去,伸出手示意他会拉一把,没想到,张灵雅直接趴着不起来了。

“钟师兄,有你这么教人的吗,看见我坠落也不帮忙接住。”

钟常悦还是好脾气的把张灵雅抱在怀里道:“你看这样如何,其实我是多么期盼你多摔几次,被我这样抱着。”

张灵雅被钟师兄的这些不酸不嘛的情话雷到了。现在这样是什么,那可是道侣之间的事,想到这里,张灵雅的脸刷的红透。钟常悦温和的把张灵雅放下。要不要你在学一会,反正今天我都在你这里。张灵雅锲而不舍的精神再次雷到钟常悦,他摇头苦笑,没想到师妹脾气还真的执拗。

一直到傍晚,张灵雅才找到不被摔下的诀窍,驾驭飞剑需要灵气一点点,缓缓的催动,切记不能看下方,切记站稳不能东张西望。发现钟师兄带她飞行的时候总是稳稳的,不像她好奇要看周围,最后一点切记心守丹田,心神合一,不能一心二用。

基于这几点之后,张灵雅再次催动飞剑跳了上去,缓缓的升起,缓缓的降落,她又尝试围绕着她的洞府飞了2圈,平稳落地。她有点显摆的跑到钟常悦面前,你给我的奖励呢,说完不忘把手伸出来。

“好,到为兄这里来,我给你”张灵雅的手被钟师兄牵制住一拉张灵雅被钟师兄揽入怀抱,随后钟师兄在张灵雅的脸颊上吻了一下道“这不给你了”

张灵雅这次脸红透了,心也如擂鼓一样咚咚的跳个不停。她呢喃道:“钟师兄,真的喜欢我吗,愿意和我共度未来吗”她看着他,找出答案的看着师兄的眼睛,钟常悦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道:“当然愿意”说完他又深情的吻上了张灵雅的小嘴。时间或许在张灵雅的脑子里停止了,第一次这样激烈的被人吸吮,似乎钟师兄十分的克制,才没有进一步。从今天以后张灵雅觉得跟钟师兄更进一步,更加无话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