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秘境之行也用了二十天,同样顺顺利利。

冻天风太过明显,很容易寻到,纪凡只需要毅然钻进其中,尽力炼化侵入身体里的冰系精灵即可。

从雪域秘境里出来后,他身体蕴含的冰火两系法则再次达成平衡状态。

他的身体素质,则达到了星君境顶峰,越来越接近星帝境强者。

不过,星君境与星帝境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星君境顶峰的身体素质,就算对比星帝境一阶的强者也差了很多。

星帝境一阶强者仅凭身体力量发出全力一击,星君境顶峰的高手如果只用自己的身体去硬扛,不用任何法术与法宝进行防御的话,身体必定会被轻易打爆。

自雪域秘境回来的当天,纪凡便得知了一个颇为重要的消息——

人族各方集中战力,再次杀入了邪灵秘境,将其中异界强敌尽数斩杀。

所谓的异界强敌,其实就是死亡联盟的一众强者。

通过收集到的信息,天辰人族得知,整个死亡联盟的实力也就与天辰人族相仿,可是有着死亡联盟一半战力的那支远征军已经被灭,死亡联盟如今的整体实力就远不如天辰人族了。

不过,在占领邪灵秘境之后,死亡联盟也往邪灵秘境里送了很多年轻强者,这些年轻强者多半在三大险地之中,而人族各方的强者们不敢进入三大险地,只能让人族的年轻俊杰进去拼杀了。

早在几天前,也就是纪凡进入雪域秘境的十几天后,天辰人族各方的年轻强者就被有不少人进了邪灵秘境。

纪凡本来也想进邪灵秘境走一遭,而且神罚军方面也已经向他下达了任务,让他进入邪灵秘境斩杀异界俊杰,可他却收到了一张请帖,这张请帖让他没有直接去往邪灵秘境。

请帖是星龙皇城中的妙香药行的人送来的,而发出请帖的是却是叶修远,说是他要与陶语嫣成亲了,请纪凡去参加婚礼。

此等大事,纪凡当然不能不管不顾,收到请帖后,他便乘坐传送法阵去了妙香王城。

妙香王城中的王宫,已经装扮得华灯异彩,异常喜庆。

纪凡到来之后,被叶修远与陶语嫣请进了一间客厅里,三人自然是相谈甚欢。

既然要成亲了,叶修远与陶语嫣二人自然都已经晋级星魂境了,他们都算得上是天资不凡,也该有今日之成就。

之所以这么早就成亲,也是叶临渊的意思,这位药谷的长老兼新晋的国王陛下,要借自己孙子的这次婚礼,来宴请王国各郡以及王城中的名流望族,与王国各方代表聊一聊,好让自己的统治能够更顺畅一些。

叶临渊毕竟是药谷长老,还是老辈的星帝境强者,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他若是宴请各方名流,也会显得自己脸上无光,威仪不足。

既然是来参加婚礼,当然要奉上礼品,叶修远与陶语嫣都算得上纪凡的至交好友,这份礼自然不能薄了。

思来想去,纪凡将自己仅剩下的两颗天魂果送给了这对新人。

叶修远与陶语嫣本来是果断拒绝的,又听纪凡说自己有很多天魂果,他们才收下了这份厚礼。

“实话说,这两颗天魂果牵扯很大,你们要尽快服用,而且千万不要让任何外人知道。”

纪凡很认真地嘱咐道。

“放心,我们是什么关系,就算我们俩去死,也绝对不会坑你的。”

叶修远同样认真地保证道。

婚礼是在纪凡来到妙香王城的第二天举行,这天确实是来了无数宾客,不仅妙香王城以及妙香王国各郡的名流人物,而且还有很多大小势力派来的强者。

来的最多的,当然是药谷的强者。

令很多人颇为意外又在想想后不觉得意外的是,药谷谷主也亲自来了。

所有宾客之中,就数药谷谷主身份最为尊贵,如星辰教宗大主教、星龙帝国的皇帝那样的大人物,自然没时间来参加这样的婚礼。

药谷谷主来了,药谷谷主的传人黎采禾当然也没例外,她毕竟与叶修远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也算亲近。

婚宴是在王宫的花园里举行,药谷谷主、叶临渊以及很多大人物坐在一个小亭子里,寻常宾客们则坐在完全露天的酒桌上。

纪凡自然算不得大人物,他与杜吟阑等来自于星辰教宗的高手坐在一起。

杜吟阑与叶修远或叶临渊都没有什么交情,他今日过来就是为凑热闹,作为妙香王城的教宗神殿的巡查督督使,他不请自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过阵子,我就要回神罚军了。”

杜吟阑边饮酒,边对纪凡说道。

“其实前辈在这里当个督使,还是比较惬意的,何必回到神罚军,总是经历风险呢?”

纪凡好奇问道。

“我听说你是在第一军团,我认识你们的团长。”

杜吟阑的那张俊美中带着几分阴柔气质的脸上,忽然多出了几分异样的神色。

“哦?”

纪凡能看出杜吟阑的脸色变化,他顿了顿后,恍然大悟地道:“原来前辈是恋慕我们的团长大人呀。”

“你可能不知道,其实在神罚军中,有很多男人都挺喜欢她的。”

杜吟阑悠悠地道:“竞争者太多了,我可不能离开神罚军太久,不能给那些家伙太多机会。”

“我在第一军团的这段时间,倒是没听说过有人疯狂追求我们的团长大人。”

纪凡也饮下一杯美酒,又道:“对了,我看大统领的孙子毕天赐,似乎对我们的团长大人很上心,只要有空他就会去团长大人的房间坐坐。”

“毕天赐?呵呵,不过一个小孩子罢了。”

杜吟阑不以为意地道:“我也算了解殷仙歌,她不会喜欢毕天赐那种公子哥的。”

“那我们的团长大人喜欢前辈你吗?”

纪凡眉飞色舞地问道。

“这个……”

杜吟阑白皙的面色微微一红,苦笑着道:“其实我这人长得确实有点像女人,可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呀!”

“听前辈这话的意思,我们的团长大人不喜欢你的容貌气质?”

纪凡讶异地问道。

杜吟阑郁闷地点头,又拍了拍纪凡的肩头,道:“如今你也是掌星使,而且我们的年龄差距不算很大,你不必再称呼我为前辈,就叫我一声‘杜兄’即可。”

“行。”

纪凡也没有矫情,当下唤了一声杜兄。

“平凡,你且到这边来一下,谷主大人想见见你。”

纪凡正与杜吟阑闲聊之际,耳朵里忽然响起了主教龚昭韬的声音。

龚昭韬是星辰教宗派在妙香王城的主教,又是一位星帝境强者,他自然有资格与药谷谷主以及叶临渊等强者坐在一起。

“杜兄,主教大人唤我过去,先失陪了。”

纪凡跟杜吟阑打了个招呼,然后立身而起,走向了不远处的那个小亭子。

“晚辈平凡,见过诸位前辈。”

进了小亭子里,纪凡双手抱拳,躬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