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们为茗茗担心时,只见茗茗拿着一个锅,一把砸在狼的头上,然后一个泰山压顶地压过去。我们瞬间默默地在心里为狼点了一根蜡烛。兄弟,走好!

当然,我们并没有伤害那只狼,只不过是砸晕它,然后把他绑在树上。等了一会它就醒了过来,看见自己被绑着就一直挣扎,知道它饿了,我们把食物喂给它,一开始它还不肯吃,一直低哄着警告我们,一边又因为实在太饿了就一直嗅着我们给它的食物。终于还是饿的忍不住,开口吃了。因为茗茗准备了很多食物,狼吃饱了我们还绰绰有余。那狼也很现实,吃饱了,看我们没伤害它就也不再挣扎,趴下就睡了。(哭,你是保护动物,我们怎么敢伤害你)我们决定明天回去时打电话给相关动物保护人员把它带走,毕竟这里是没有别的狼,要是呆在这里真的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会不会袭击人。

夜幕慢慢降临,我们也吃饱喝足了,围着篝火开始聊起天来。突然林允杰开口:“为什么这里被称做神头山呢?有什么故事没有?”他一问,我们齐刷刷地看向了他:“你不知道?”想一想他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毕竟他才来我这就读一年,不知道神头山的事也是情有可原。但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神头山的传说,毕竟……生活太无聊了,哈哈哈,一逮到有点意思的事就喜欢互相言传。

小秋跃跃欲试地举手:“让我来说,让我来说吧。”我无语地笑着拜拜手:“你说,让你说,我们不抢。”其实让小秋来讲比较合适,因为她就喜欢打听这些有的没的事,讲起故事来也是比我们知道的精彩的多。

小秋示意我们都安静下来,接着四周看了看没什么异样的动静(这是讲鬼故事前需要装神弄鬼的必要步骤),然后开始低下头一脸严肃地说:“相传在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是什么时候?”思春突然开口,诡异的气氛一下就被打破了,小秋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她不满地瞪着思春:“我去,气氛刚刚好,你可不可以不要突然打断,害我差点破功!”思春一脸无辜:“我就是想知道是什么时候而已吗。”小秋生气地插着摇:“鬼知道什么时候啊,都说是很久以前了,我还能给你说出一个准确的日子啊!”思春还是一脸无辜样:“不是,你这样……”怕她们再这样吵下去没完没了,我马上捂着思春的嘴:“这孩子没吃药,啾啾别生气了,你继续说。”

小秋点点头,继续说下去:“相传在很久以前,这座山被称做恶鬼山,山上全都是很邪恶的妖魔鬼怪。每到夜晚,恶鬼们就会下山,残害山下村民们的性命。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们生活条件不好,如果搬走的话,很大可能会被饿死在外面。所以虽然这里很危险,但至少还有一口饭吃,只要恶鬼不找上门,他们就还能多活一天。虽然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但附近的村庄每天都在死人。

有一天早上,公鸡刚刚打鸣,天蒙蒙亮时,一妇人打算送点米给隔壁村的娘家人吃。刚一踏入村头她就觉得不对劲,村子里异常的安静,静的好像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按照平时这个时间,村民们应该都起来耕作劳动了,就算没人劳作也应该会听到几声鸡鸣狗吠的。但没有,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

妇女怀揣着忐忑的心进了村子,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家每户的门都是虚掩着没锁,但里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妇女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马上加快脚步赶到娘家,来到门口时,自家门也是虚掩着没锁。她颤抖着手走进刚推开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啊……” 一声尖叫惊得附近的村民们都赶了过来。”

“嗷呜~”正听到吓人的地方,被绑在树上的那只狼突然叫了起来,吓得我们在座所有人都是一激灵。正专心讲故事的小秋更是被吓得跳起来尖叫“啊啊啊啊”。看着她都快窜上天去了,我马上拉住她:“别怕别怕,只是狼叫了一声。”她心有余颤地坐下来,眼冒泪花地趴在我肩膀上:“太恐怖了,我不说了,吓死我了。”我哭笑不得:“别啊,正讲到精彩的地方啊。我们不是都在这吗,怕什么。”其他人也都附和:“对啊,正精彩呢,别不讲啊,快继续说。”虽然这些事我们都知道了,但听小秋讲出来又是别样的感觉。

小秋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好吧!”她向我挪过来,抱着我一只手寻求安全感,然后继续说下去:“村民们赶过来后,把每家每户的门都打开了,屋里全是一个现象,横尸遍野。地上墙上都是血迹斑斑,无奈男女老少或是牲口家禽都死了 。而且所有活物的头都不见了。就在一个晚上,整个村被悄无声息地屠灭了。附近的村民们都急了,要是按照这种一夜屠一个村的速度,很快就会轮到他们。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就在村民们焦急不安的时候,一位游僧途经这里,告诉村民们他能够解决。

游僧当晚就上山去,据说那晚山上厉鬼惨叫一晚,而且还有人看到山上时不时传来佛光。自那晚后,山下的村庄再也没有因为恶鬼死过人的。村民们以为恶鬼被消灭了,就壮着胆子上山去,却没想到,恶鬼并没有被完全消灭,而是游僧用自己的生命组成一道结界让恶鬼们离不开这座山。”说完,小秋紧紧抱着我的手左顾右盼,好像怕恶鬼出现一样。我暗暗用力想要挣开她,她这样对我来说比较像恶鬼,抱得这么用力我的胳膊都快被勒断了。哭,早知道就不坐在她旁边了。

林允杰不解:“完了?照你这么说我们不是不应该上山来,恶鬼不都还在山上吗?”小秋喝了口水:“别急还有呢,我就是说的有点害怕顿一下而已。”她继续讲下去:

“据那些上山却幸存下来的村民们说,游僧变成一座石雕震在一个洞口的正中央,据说那洞里是最恐怖的恶鬼,就是那只屠村吃头的怪物。

那件事情过后,人们不敢再上山去了,只要不上山,就不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就那样过了几百年,村子换了一代又一代人,山上存在着恶鬼的事已经变成了传说,年轻的一辈开始撞着胆子上山去,发现并没有老一辈人口中的恶鬼后就以为那些不过是故事 。上山的人渐渐多了,而恐怖的事也在慢慢发酵。村子里的人慢慢的在失踪,一开始一个月失踪一两个人们没有太过注意,毕竟在那个时代,每个月死个一两个都是家常便饭。到后来慢慢变成一天失踪一两个,村民们才发现不正常。

刚开始关于失踪的人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因为失踪的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关联。后来不知道谁提起了恶鬼传说,人们才发现失踪的都是上过山的人。这下村子里又开始人心惶惶到了。上过山的人都不再出门。

一天晚上,一户人家刚刚熄灯,妻子忙完了刚打算上床休息,就见已经熟睡了一会的丈夫突然在床上坐起朝门外走去。妻子刚开始以为他要去上厕所,却发现怎么叫都没回应就觉得不对劲。跟上去时看到他打开门就向门外走,妻子想到最近总有人失踪,马上跑过去包住他,但丈夫的力气却大的很,拖着她径直的往山的方向走。妻子马上大喊引来邻居们,却发现几个人拉都拉不住他。实在没法子了,妻子拿着块大石头就把丈夫砸晕,然后把他抬到床上绑住。

到了第二天,丈夫清醒了,看到自己被五花大绑就问妻子怎么回事,妻子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又到了了晚上,丈夫对妻子说的话心有余颤,就打算不睡觉。但到了后半夜不知道为什么实在困得不行,睁不开眼睛。一闭眼再一睁开时,眼前都是血,低头,手上正提着妻子的头,妻子的表情狰狞且惶恐,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丈夫吓得大叫把手上的头甩出去,出门刚想叫人时,发现村子格外寂静。一推开隔壁家的门,发现和百年前传说中的恶鬼屠村惨案一模一样,却都被断了头,整个村子除了他,无一活物。联想到自己前不久上过山,还撞倒了一座僧人雕像,他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有关。气愤地抄起刀就向山上走去,尽管知道自己打不过,但此时的他已经气疯了,一村人的性命一夜间就没了,里面有多少是自己的亲人。

来到山脚下,就被一冒金光的僧人拦住了去路。人们说这位僧人就是百年前的游僧,现在已经成为成了神佛。僧人对着那个丈夫说了一声“孽缘”就没再说话,跟着他上了山去。”

“砰”的一声,小秋被吓得跳了起来。“啊啊啊!”你们以为这是她的尖叫?不,错了,这是我的。小秋被吓得手一紧,指甲都快扣到我肉里了。我马上甩开她的手:“哎呦,我滴娘诶,只不过是柴被烧炸的声音,你需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吗?还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我要换座位。”小秋马上跑过来抱住我:“别换,别换,我害怕。”我哭丧着脸看着她:“大姐,我更害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