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战:“这次试炼,你们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韩非,如果要求不过分的话,你把你那《108道淬体残篇》传给曲禁南。他虽然达到了钓师境界,可身子骨比七级渔夫还差,照顾一下学弟……”

“没问题!”

韩非当然没问题,他可没少跑藏书楼。暴徒学院的全部战技和经典对他们完全开放,自己难道还敝帚自珍地不教么?

闻人羽也道:“小白,这些天,你带一下泠鸢。等曲禁南的体魄提升上去,再和韩非对换一下。”

洛小白:“好。”

白老头走了。

萧战最后瞥了一眼乐人狂和张玄玉道:“你们两个,抓紧时间修炼。还是太弱了!”

乐人狂:“……”

张玄玉:“……”

待到萧战也走了,张玄玉苦笑道:“不弱了啊!我都已经感觉自己进步神速了。非,你说你四级的灵脉,为什么也突破得那么快?”

韩非眨巴着眼睛道:“虽然还是四级,但是层次提升了那么一丢丢……”

众人无语地看向韩非。后者面不改心不跳,心道你们不都是成长性灵脉么,看我干嘛?

张玄玉摇了摇头,不想和韩非说话。实在是心累,就这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低级灵脉?低你个鬼哦!以前早该才道这家伙就会真眼说瞎话才对。

张玄玉搂着乐人狂的肩膀:“胖子,现在就剩下咱俩难兄难弟了。”

乐人狂把张玄玉手推开:“别算上我。最多三五天,我就能突破了。”

张玄玉:“……”

……

一个时辰后,韩非跑去找萧战,讨要玉简拓印的方法。回来的时候,原地只剩下了曲禁南。其他人都没了。

韩非:“咦!其他人呢?”

“韩非师兄,师兄师姐们修炼去了。洛师姐带着泠鸢走了,小蝉师姐我没看见。”

韩非打量了曲禁南一眼:“嗯!你这身体,不能再继续突破了。”

说完,韩非将拓印好的《108道淬体残篇》丢给曲禁南:“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把这门战技上108个姿势修炼完成。不求小成,一定要做完,一个姿势都不能落下。”

曲禁南一脸严肃。暴徒学院能这么强,修炼的战技肯定很强。于是,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是,师兄。”

韩非郑重道:“在你体魄没强到初级钓师之前,不准突破。每天得吃得饱一点,你现在需求的不仅仅是灵气,更多的是能量,你需要大量的能量支撑你修炼这门战技。”

说着,韩非又掏了七八瓶铁鱼锻体液,丢了过去道:“以你现在的体质,每次只能喝一小口。跟我来。”

曲禁南抱着玉简和铁鱼锻体液,心说:第四学院都是师兄传授战技的吗?不过,他见识过韩非的战斗。在考核的时候,包括夏小蝉,也都有人撑过了两息。但是,面对韩非的时候,还没有一人能撑过一息的。

韩非将曲禁南带到了自己平日里修炼的山洞,郑重道:“我每天会过来检查一次。如果遇到完不成的动作,就重复前面已完成的动作,直到你能继续后续的动作为止。”

“是,师兄。”

韩非很不负责任地走了,直接溜达出了校门。

忽然,韩非身体微微一侧,瞬息刀在手。

“叮!”

韩非无语:“夏小蝉,又是你,你闲的么?”

夏小蝉从隐身状态出现,好奇地问道:“我刚突破,稳固境界不在一时。倒是你,你干嘛去?”

韩非收刀,看着夏小蝉一身汉服萝莉的模样,不禁咽了口唾沫:“我,去玲珑塔逛逛。”

夏小蝉当时眼睛就是一亮:“去买衣服吗?”

韩非黑脸:“买啥衣服?玲珑塔的衣服,能比你身上的还好看?”

夏小蝉:“那我不管,我也去。对了,你把我头绳扎一下,我不会。”

韩非接过夏小蝉手里的红飘带头绳,揪起她头发,一边扎头一边说道:“我去买点儿炼器材料。倒是你,没事别往那旮旯凑。玲珑塔这种地方,坑钱的。”

夏小蝉哼哼:“我有钱。”

韩非懒得说话。你钱哪来的?你钱还不是我的?

……

玲珑塔。

韩非刚一来,就有人认出他了。

倒不是韩非在玲珑塔花了多少钱,而是因为韩非设计的衣服太好看了。当然,此刻,压根就没人看韩非,所有人都在盯着夏小蝉看。

韩非一脸无奈。刚刚从外面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夏小蝉就引起了轰动。除了人长漂亮,还有她身上的这套汉服装扮很时尚。甚至说,一路上,都有数十个人跑上来询问:这衣服是哪儿做的?是不是玲珑塔的新款?

玲珑塔的玉玲大裁缝,一听说韩非来了,还带着美艳绝伦的衣服,当时就冲了出来。当她看见夏小蝉身上的汉服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呼吸变得急促,恨不得上去摸两把!

玉玲:“韩非,这衣服装扮,卖吗?”

不用韩非回答,夏小蝉就直接摇头:“不卖,不给别人穿。”

韩非点头:“对,不卖。”

玉玲非常失望,玲珑塔毕竟有头有脸。如果搞得像黑河商会那样巧取豪夺,那可是很毁商誉的。尽管如此,这也阻止不了玉玲一直盯着夏小蝉看,似乎想要从她身上的服饰来寻找灵感。

韩非传音:“我就说你不该来的。你看,被人当水母看了。”

夏小蝉瞪了韩非一眼:“你才是水母,你全家都是水母。”

韩非:“……”

韩非恼火:“我们是来买东西的,你们都看什么呢?服务态度呢?”

玉玲微微一笑:“不知道这次你想看什么?”

韩非:“龙筋有不?”

玉玲:“???”

服务员们:“???”

一群人无语:你特么有病吧?你问龙筋有没有,你咋不问龙肉有没有呢?

玉玲:“韩非弟弟,可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韩非哼哼:“那40级以上的蟒筋有么?”

玉玲神色复杂地看向韩非:“韩非,就算有,你确定你要买?”

韩非瞅瞅四周:“就准备在这和我谈?”

玉玲神色微微一变,语气、神态都不一样了:“请跟我来。”

韩非和好奇的夏小蝉上了楼,一直上到了第八层。

玉玲解释:“碧海镇毕竟是镇,不可能有特别神异的东西。不过,你说的40级以上的蟒筋,我们玲珑塔倒是还真有几条。但是,其价格可不菲,甚至不比寻常灵器便宜。那可是动辄数十万中品灵石的。”

韩非款爷一样地道:“买不买、怎么买,我心里有数。你只管带我看就好了。”

韩非还是第一次来到玲珑塔的上层。玉玲解释说,第五、六、七三层都是法宝层,通常也很少有人能买得起。至于这七层以上,数月都不见得有人来一次。韩非他们就是这个月第一次上来的。

入了第八层一看,韩非看见整个塔层一半是武器,而且全是灵器。有些灵器,即使放在盒子里,都掩不住它们的熠熠光辉。

韩非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第八层中挂着的一根长枪。虽然韩非从来不用枪,但这并不妨碍这把枪吸引了他。

那长枪通体绯红,不时地能看见枪身上有盘龙虚影。那比钻石还璀璨的枪尖,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在闪亮。这种亮,直接刺激着每一个来到第八层的顾客的眼球。

玉玲笑着说:“这把赤焰龙枪,是玲珑塔的镇楼之宝,上品灵器,内封44级奇异类生灵赤焰蟒。凡兵宝器在它面前,就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其价格,也就区区200万中品珍珠。以你鱼龙帮如今的财力,也是可以买得起的。如果你要买的话,我可以私下少算你10万中品珍珠。”

韩非咽了口唾沫,买得起个球?200万中品珍珠,我疯了吧,我去买这一把长枪?

“咦!”

夏小蝉这会儿已经跑到一处柜子边上,抓起了两把匕首。

韩非眼皮一抖:“你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