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医治王爷,其他的,有本王妃在。”

扔下一句,林眉便出了厢房,这次跟上去的,是折宁。

“唉……王……王爷……”

长叹一口气,酒儿看着林眉身影瘦削,却在这段时间 ,做了这么多事情,不由的心中酸涩,吸了吸泛红的鼻子,双眼更是不由通红。

迅速收拾心情,酒儿抬头看向床榻之上的君留山,心中默默祈祷上天垂怜。

……

“众位大人怎么如此着急?找王爷有何要事?”

缓步走去正厅,林眉看到正厅所坐六人,脸色丝毫未变,张口便是寒暄。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说着,林眉与折宁径直入座,婢女也给林眉上了茶水。

冷眸扫过厅上坐着的六人,林眉心头一紧。

除了张幼武,剩下五人,她从未见过。

不过在这个时候来看君留山,又是与张幼武一同来王府,应该是君留山的人 。

但不管是谁,这个时候,都不能见君留山。

即便是君留山昏迷不醒的事情已经被传了出去,也不能让任何人亲眼见到君留山的那副样子。

“侧王妃不必隐瞒,陛下昨日在朝堂说王爷昏迷不醒,臣……”

众臣见是林眉进入正厅,对视几眼,皆是心中一沉,张幼武更是率先起身开口。

如果不是君留山出了什么事情,根本无法现身,什么时候淳荣王府轮到一个女子做主了?

几人,更是忧愁起来,都未向林眉行礼。

“张大人,您也是老臣了,也该有自己的判断力,听风就是雨可不成啊。”

端起茶杯,用茶盖轻轻拨动茶水,又吹了一口气,林眉才淡淡开口。

面色平静,还带着些许笑意,看不出半分破绽。

“侧王妃!臣是王爷的人 ,就算是教训老臣,也轮不到侧王妃 !”

冷哼一声,张幼武毫无恭敬之意,甚至 ,都不去正眼看林眉。

他们,效忠的是君留山,并不是林眉!

就算林眉是君留山的侧王妃又如何?

平日,对林眉恭恭敬敬是应该的。

但现在,局势危机,林眉还多加阻挠他们来一探究竟,那他们,也便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张大人,不要以为你是功臣,本王妃对你客气几分就得寸进尺!”

听张幼武这么说,林眉冷脸怒喝。

现在,所有事情都还是君后辛的一面之词。

谁都没有真正见过君留山就昏迷不醒,事情就还有在转机。

即便是君后辛笃定这件事,但君后辛,又何曾真正见过?

但今天若是真的让张幼武等人看了,那么这件事情,再无转圜的可能!

更是中了君后辛的下怀。

否则,君后辛便不会当朝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君留山昏迷不醒的事情了。

此事,影响最大的还是大岳朝。

君后辛就是要让这些人沉不住气,让众大臣来替他一探究竟。

没有人亲眼看到君留山昏迷不醒,或许众人还只是半信半疑,不会真的做些什么。

但,若是让张幼武等人看了,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不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见到昏迷不醒的君留山。

“侧王妃此话何意?难不成,侧王妃还想不客气不成?”

张幼武也是满脸惊讶,反应过来更是生气,质问一句。

他的态度已经够强横了,可没想到,林眉比他更强横。

“张大人别忘了,这是在淳荣王府!不是市井泼皮耍赖的地方!”

冷眼看向张幼武,林眉猛地将茶杯摔在地上,站起身来。

折宁更是上前一步冷目看着张幼武。

“没错,这是淳荣王府!所以臣等来找的是淳荣王,而非淳荣王侧妃!”

情急之下,张幼武可顾不得林眉是谁。

在他眼里,只认君留山一个主子。

现下君留山出了事,这林眉还不让他们去看?难不成真有什么蹊跷?

莫非,这林眉真是妖女?

自己主子,也不是因为病体孱弱才昏迷不醒的,确是因为被这妖女吸干了阳气?

难不成,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一时间,林眉强硬的态度更是惹得众人猜测纷纷。

有哪个普通女子,敢和当朝武将如此对峙?

而君留山的亲信折宁又怎么会听一个连君留山正妃都不是的女人的话?

“放肆!本王妃与王爷同为一体!你如此不将本王妃看在眼里,就是不把王爷放在眼里!折宁,他如此顶撞,该当何罪?”

猛地拍桌,林眉看向折宁,心知不能拖的太久,只得借由张幼武迅速立威。

否则,等会六个朝臣一同开口,她就是再有能力,也未必都能压下去!

林眉这话,分明是要惩戒张幼武的意思。

当下,其他官员也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开口。

有的态度还算好,有的态度却比张幼武还要硬上几分。

六个人,黑脸白脸,倒是分工明确。

“侧王妃,张大人没有那个意思,不过是关心王爷的安危罢了。”

“这又是什么话,老臣等见王爷是商量社稷国家大事,侧王妃又怎么替王爷决断!怎得侧王妃还要罚张大人?”

“罚?侧王妃尽管试试,臣等为王爷,为大岳朝鞠躬尽瘁,别说侧王妃了,就是王爷也断断不会如此。”

“也不能这么说,刚刚臣等的做法确实有些不妥,但请王妃体谅,只要让臣等见了王爷,自然没有什么事情了。”

“侧王妃不许老臣等见王爷,难不成外界纷传妖女之事为真?”

最后开口的是一络腮胡武将,顾不了那么多,心直口快,直接将心中猜测说了出来。

林眉死而复生,现在君留山又生死未卜,着实可疑。

“本王妃就站在这里,是不是妖女,各位大人不会自己看么?”

即便是知道外界那些传言,可一个朝中重臣当面质问自己妖女一事,林眉也是一愣。

旋即嘴角轻轻勾起,她莲步轻移,上前几步,拉近距离,似乎是想让众大臣看个清楚。

“侧王妃说笑了,此传言实在荒谬,侧王妃只要让臣等看一看王爷,说不定,那流言便不攻自破了。”

络腮胡老臣拱手开口,目光直视着林眉,丝毫不让。

今日,就算是林眉说出花儿来,他们也必须见到君留山!

“没错!”

“若是侧王妃能证明,让臣等见王爷,那臣等愿意见王爷后给侧王妃赔礼道歉。”

“是啊,侧王妃难道不敢?”

“妖女一说,只怕有八分真了!毕竟,侧王妃可是死后复生了的啊。”

“妖女魅惑摄政王!害了摄政王!该死!”

玉手在袖底暗暗紧握,林眉指甲狠狠刺入皮肤,映出了些许血迹。

她面色冰冷,胸口却是猛地一紧,仿佛有一只大手紧紧扼住了喉咙与心脏,隐隐作痛。

这质问,她没有办法回答!

她确实是死后复生,至于缘由,她总不能说是魂穿而来吧!

谁会相信呢?只怕更验证了妖女一说。

而君留山,的确是昏迷不醒,也不能让他们见!

她更是没想到,先把这根稻草压上来的不是别人,却是君留山一党的重臣!

紧咬贝齿,林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妖女?!她做了这么多,只是想得到自由罢了!却身不由己,在朝堂之争上越陷越深!

眸中的复杂一闪而过,迅速掩下,林眉深吸一口气,红唇轻启。  

“各位大人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你们知道王爷安然无恙便可!”

“你这妖女!祸国殃民!”

见林眉还是不肯松口,张幼武狠狠上前啐了一口。

“张大人既如此说,那本王妃便做上一件妖女该做的事情!折宁,送客!”

“那就别怪老臣以下犯上,翻脸不认人了!”

听完林眉的话,张幼武沉声冷哼,带着众大臣拂袖而去,却是去往东景苑的方向!

见此,林眉也知阻拦不住,袖底的玉手却是捏出了几根银针,紧锁眉头,犹豫不决。

“且慢!”

正当张幼武等人堪堪跨出一步门槛时,林眉又是一声厉喝。

她美目一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既然众位大人执意要见王爷,那本王妃就带大人们去东景苑看看,只是,若各位大人冤枉了本王妃,这事,可没那么好收场。”

拢了拢衣袖,林眉看似淡然,却是一直紧盯着几人的动作,不敢有丝毫松懈。

众位大臣因着林眉的话都脚步一顿,齐齐看向领头的张幼武。

张幼武却只当林眉是威胁,想借此吓走他们,更想去东景苑一探究竟了。

“侧王妃早如此便好了!若是冤枉了侧王妃,老臣自是会向侧王妃赔礼道歉,但若是……”冷笑一声,张幼武带着众位大臣直接走向东景苑。

林眉也缓步跟上。

即便林眉心里紧张的要死,心脏也提到了嗓子眼,仿佛下一刻便会跳出来。

但林眉仍然不疾不徐,装成胸有成竹的样子。

从正厅到东景苑时间很短,林眉却像是走了良久,步步沉重。

“各位大人先在此等候,本王妃去通禀王爷。”

东景苑院门口,微微一笑,林眉神色淡然,不慌不忙走在了张幼武等人前面。

几人对视一眼,虽心有疑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反正已经到了东景苑门口,禀告王爷又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们倒要看看林眉这个妖女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淡然走进厢房,林眉落落大方,看不出丝毫破绽。

是生是死,就看这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