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你完成最后的心愿,然后你……必须接替我的工作。”他看着对面的人道。

那人朝他伸出手,“好。”

他是冥界的鬼使,职责是将滞留在人间的灵魂带回冥界。

但总有些灵魂,因为身负执念,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人间,必须要完成他们生前的心愿。

他所选择的就是这样一个灵魂。

那人没有问过他的故事,但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白总想对他说得更多一些,“要成为冥界的鬼使,必须要抹去记忆。所以以往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但是……还是想尝试着寻找一下,总觉得记忆里应该有很重要的东西呢,还是想起来比较安心。如果你能接替我的工作,我那就太好了,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

“好。”

但是一年又一年,那个【最后的心愿】始终没有完成,而那人也就一直跟在他身边。

终于,鬼使白忍不住问他,“你的心愿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等它完成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了。”那人说,“等我的心愿达成,我会满足你的要求的。但在那之前,就先让我跟在你身边吧!”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鬼使白多出了一个同伴,他的名字叫做【鬼使黑】。

“黑和白本来就是一对。”那个家伙这样说。

随后就是漫长的岁月,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啊……不,如果说不同的话,还是有的。鬼使白按着额头,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跟鬼使黑相处的时候,看着这个人,他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苏醒,并且随时都会冲出来。

但是没有,每次他觉得无法忍耐,拿东西即将冲破自己的身体时,一切又平静下去了。

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鬼使白不安的想。

但是这种不安,他隐藏得很好,因为不想被身边的另一个人知道。

这样说的话,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好像无端的多了一种责任,要照顾他身边这个家伙。

性格冲动又火爆,仗着自己实力强大就总是无所顾忌……这样可是不行的呢!冥界也好,人间也好,都有着许多强大的存在,必须要小心了。

他鬼使白这样想着,但并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出现得这么快。

或者也不能这么说,但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时间好像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就过去了,有时候甚至快得让人忘记时间,总觉得很多事好像昨天才刚刚发生。

就像他身边这个带着执念的生灵,好像昨天才来到他身边,然后——

突然就在对敌之中倒下了。

这样可不行呢,他想,在我完成他的心愿之前,谁都不能伤害他。鬼使白挡在了敌人面前。

不知为什么变得躁动的妖怪已经性情大变,鬼使白应对得十分吃力,最后虽然成功的将之击败,但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他倒在鬼使黑身边,转过头看着这个家伙。

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那东西又来了,想要借助外力的帮助冲出他的身体。

啊——

一段记忆突然出现在了脑海里。

他想起来了,他忘记了的,一定要记起来的,很重要的人,和很重要的事。

“哥哥……”

这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一直以来他想要找到的,哥哥。

“弟弟……”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呼唤,鬼使黑终于挣开了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将他抱进怀里,“你怎么样;了?”

“我都想起来了,哥哥……”鬼使白看着他,“我想要找回的记忆里,很重要的人,我已经想起来了……那个人,就是你。”他在记忆里看到了过往的一切,甚至看到自己跟在失去了记忆的兄长身边,然后——

然后就是现在了。

鬼使白睁大了眼睛,用力的抓住鬼使黑的手,“哥哥,你的心愿到底是什么?”

鬼使黑说,“我的心愿啊……就是希望弟弟你能找回自己的记忆呢!真好,现在你的心愿达成了……”

“果然是这样……”鬼使白垂下了眼睛。

虽然【鬼使兄弟】存在冥界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或许连这冥界之主,拥有阎魔之眼,能够看破世间一切虚妄的那位大人都忘记了,其实鬼使黑并不是真正的鬼使。

他只是陪伴在鬼使白身边,渐渐地也就承担起了这份职责,然后就自然而然的被人称呼为【鬼使黑】。

但是他总有一天是会成为一位真正的鬼使的。

那就是他心愿达成的那一天。

也就是此刻。

当自己找回记忆的那一天,他的心愿完成,便会被抹去记忆,成为一位真正的鬼使大人。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鬼使白刚刚才找回的记忆之中,这一幕出现了很多很多次……他和鬼使黑之间像是有着一种魔咒,当其中一个恢复记忆,另一个就会遗忘一切,然后去追寻本来就在身边的人。

一个循环的魔咒。

但是啊……不论如何,他们始终都在一起的,对吧?

看着鬼使黑在自己面前失去知觉倒下,感受着自己的身体重新充满了力量,鬼使白坐起来,小心的搬动鬼使黑,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即使忘记了一切,也没有关系呢,哥哥……

因为我们始终都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这一次,我也会照顾好你的。

——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