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芊芊不知道太子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反正她给了他毒药后不久秦翎就醒了,然后太子只进去片刻,就将她叫了进去,她一进去,就看到秦翎神情紧张的看着他们,那眼神似乎他们是什么极其恐怖的存在似的,明显看到他咬着牙想忍住,却依旧止不住颤抖。

这情景苏芊芊很是熟悉,和当初师兄见过钱成后,钱成的反应一样!

难道太子和师兄有什么关系?

说实话,太子爷偶尔的行为,真的令她经常想到师兄,曾经也怀疑过师兄和他是不是同一个人!毕竟年龄也相当,同样有时两个人的语气和动作也极其的相似,有很多次,她都想揭开师兄的面具看看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可经过之前的交谈,她此刻却觉得,师兄和太子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了,一个父母双全,一个无父无母,当初在师兄身上看到的那些思念和孤寂很是深刻,如果师兄是太子,他的父母都在身边,怎么会露出那种神情呢?

玄玉没有察觉苏芊芊的怀疑,而是望着秦翎沉声问道:“你可以说了!你是到底谁的人?!”

秦翎此刻的内心是极其的崩溃的,他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以及此刻自己应该怎么做,可是...

“我是大将军单于桀的人,但是,你们不要以为用毒药控制了我,我就能帮忙算计单于桀,倒不是我不肯,而是我不能!”

这话秦翎从未和别人说过,虽然对方不是能帮自己解决问题的帮手,但是至少现在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我的家人被单于桀控制了!这就是我不得不帮他忙成为暗子的原因!你们即使不给我解药,让我死了我也不可能帮你们,至少我死了,我的家人不会有事儿。”

这结果倒是出乎意料,苏芊芊顿时有些犯难了,不过玄玉却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那如果我们能帮你找回家人呢?”

自己手下可是有个擅长查探消息的百晓楼,对于这点儿消息,还不是手到擒来?

“帮我找到家人?真的吗?”秦翎有些激动,但随后却也冷静了下来,眼前这两个人虽然有些身份,其中一个还是太子,可毕竟一个九岁,另一个才六岁!都是孩子而已,怎么可能帮的了自己?

不过,想到自己如今是被两个孩子控制,他的心里还是觉得挺诡异的,这两个孩子确实不同于其他一般的孩子啊!

玄玉一看就知道,这货压根儿就不信自己,于是便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们不会逼迫你,这样吧!在你家人被找到之前,我们不会让你为我们做任何事情,只是临时的解药我还是会按时每月给你一次,你体内的毒,我们是不会彻底帮你解开的!”

“你觉得怎么样?”这句话是对苏芊芊说的。

苏芊芊点点头同意了,对于目前的状况来说,这是唯一的解决方式了,总不能真的弄死秦翎,或者解开毒,放任他继续在眼皮底下做奸细吧!其实直接杀了倒是个解决的办法,但是他这个目标太大,杀了不仅可惜,还会打草惊蛇。

如今苏芊芊正是藏的严严实实最好玩儿的时候,她可不会轻易将自己放到台面儿上来!

秦翎也接受了这个结果,能活着总比死了好,至于能不能找回家人,对于他来说,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虽然希望很是渺茫...

至此,秦翎这个人,虽然控制了,倒是也没什么用了!

第二天一大早赫连铭就回来了,对苏芊芊说,那些强盗已经全部被解决了!

苏芊芊也厌恶死亡,但是对于一些没必要存在的,她也觉得消失了好,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自己首次采药,却以失败告终了!

“那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玄玉一看如今几人的伤势也大好了,事情既然告一段落,也该回去了。

“可是...李贵怎么办?他的伤势才刚稳定下来,都还没有清醒,恐怕丢在这里早晚会没命的!要不带他回去?”

治病救人是医者本性,虽然学医没多久,可是因为神识的原因,娘亲医书被深深刻在脑海中,不仅仅是医术,还有医者仁心,也在读书的时候,彻底融入了苏芊芊的心底,对于放任一个受伤的人不管,她还真的做不到。

“不如将人交给我如何?”

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客栈小院儿里,苏芊芊诧异的看着他,觉得有些眼熟。

“少族长!”男子抱拳行礼,却是对着赫连铭!

“少族长?!怎么回事儿?”

苏芊芊一直以为赫连铭就只是师兄的一个手下而已,没想到竟然还是别人家的少主!

“姑娘不必在意,长老,您来这里是...”

“我是来见这位姑娘的!”男子说着话,却看着苏芊芊。

玄玉则是知道他为何来见师妹,冲着男子打个眼色,便示意其他人离开。

男子知道自己的新主子是不能暴露身份的,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向他行礼,此刻见他点头示意,也跟着行了个礼。

苏芊芊看着其他人都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顿时有些紧张,不过却不害怕,因为她总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眼熟,而且会给她一种安心的感受。

“芊儿,如今的伤势可大好了?”

芊儿!!!他知道我是谁!

苏芊芊万万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称呼自己!顿时惊的冷汗都出来了!

男子却微微一愣,不过瞬时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芊儿不必担心,我之所以知道你的身份,是因为我是你师公!”

“师公?”苏芊芊很奇怪,她从未听过自己有什么师公。

“是的!我是你娘亲的师父!”

“那你可知道我爹娘的事儿?!”

苏芊芊重生以来就一直想知道自己爹娘的事情,可是结果却很不理想!一个师父什么也不肯说!一个父亲说来说去也只是和爹娘相识,受过娘亲的救助和照顾,可是她最想知道的,是爹娘的身份!尤其是他们到底来自哪里,为何被追杀!以及,那所谓的为了自己设下封印又是什么意思!

赵修易听到苏芊芊的问话,表情瞬时间变得有些严肃,没有搭理苏芊芊,只是转身回去坐好,示意苏芊芊入座先喝茶。

“芊儿相必自己调查过,可查出了些什么?”

“并没有查出许多,关于娘亲的身份,我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只是爹爹的身份却不知道。”

以前一直以为娘亲的身份可疑,但随着越来越了解修炼界,苏芊芊才知道,自家爹爹的身份也不一般!

她前世虽然忘了,但自从看了炼器秘籍开篇娘亲的留言后,她一直断断续续总能想起儿时的事情,她清清楚楚的记得,爹爹的修为...似乎超越了元婴期!

这一点对于只能修炼到元婴期,绝不可能往上修炼的伤乾大陆,绝对是个异类!

只是这就让爹娘的死显得疑点重重,超越了伤乾大陆的最高修为,那么谁又能杀了他们呢!要知道,她想起儿时的事情时,记忆里爹爹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他的能力不如娘亲!

这样的两个人,谁能杀的了他们?!

“既然您说您是我娘亲的师父,芊儿想您可能会知道一些什么!请您一定要告诉我!”

赵修易听了苏芊芊的话,没有急着开口,只是一直喝茶,苏芊芊有些着急,可是没办法,只能跟着端起了茶杯,焦灼的等着。

片刻后,赵修易似乎是醒过来一般,开口道:“看我!老了啊!一时间回忆起往事,竟然都入神了!”

苏芊芊此刻已经镇静下来,听言也只是跟着笑笑喝了口茶,也不答话,师公究竟是在整理措辞骗她,还是在回忆过往,她心知肚明,只是对于爹娘的死因更加疑惑了,一个个知道真相都在隐瞒,到底当时发生了什么?

“此事说起来,还是在七八年前,那时我患上了疟疾,不同于今日,疟疾很容易医治,在那时,基本无药可医,得了就是必死!幸而遇到了你的娘亲,那时的她一身奇装异服,穿着和话语间都显得很是大胆,与这里的女子很不同,本来大千世界多有异人,谁也不知道她是哪儿来的,还以为是什么奇怪地方出来的怪人,没想到她看了我一眼,就看出我得了疟疾,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医者大多有这本事,可是谁知道她接下来随便在附近找了几颗草,砸碎弄了汁就要拿给我吃,见她不拿疟疾当回事儿,我也不知她是高人还是疯子,可是眼见自己因为疟疾命不久矣,我就赌了一把,没想到,吃下草汁后没多久,竟然明显好多了!”

“之后为了报答你娘亲,我便带着她一起来到了渭城定居,更是因为你娘亲高超的医术,成就了我的如今啊!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你娘亲将伤乾大陆问了个透!嘴里一直嘟囔着‘穿越’、‘地球’、‘唐门’之类的字眼,当时没有明白,只道她是一个脑子有些不灵光的天才,但后来却知道,她的话都有着其他意味,而且她聪明的很!比谁都聪明!所以,没多久我就收了她为徒,可实际上到最后,也没能教她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