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别装死阿。”

邬童微微咬唇,然后眉毛一挑便对大公屏来了个wink。

大公屏:……〃〃(害羞)

“如果我没推错的话,”

他轻笑,眼里满是跃跃欲试与不怀好意。

“你是林牧。”

大公屏微微颤抖。

“额,不该这么说,你应该是林牧的分/身之一。”

“从那俩家伙的日记中以及我自己的推测中可以得出:

1.我在因‘低血糖’而穿越时,遇到的那个自称‘哥’的人,是你。”

邬童舌尖舔了舔上齿,眼里的趣味更浓。

“原因嘛,呵,既然是你们搞出来的穿越游戏,那么那个‘哥’肯定是你们这些穿越者之一,而且这么中二……那只能是你喽。”

大公屏扭出了满屏的雪花,企图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然鹅并没有一丝丝用处:)

邬童漫不经心地戳了戳“它”,继续说道:

“2,那个‘一年之约’是不是……你们压根就没想过要实现?”

大公屏……大公屏假装自己已经死机了。

“而且按照我对那俩崽子的了解,他们现在……貌似被逼的准备把我锁那一辈子。”

邬童打了个寒颤,说这些……话还是有些不自然。

他顿了顿,脸上飘过莫名的绯红,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常色,他瞅了一眼假装自己死机的某公屏,飞快地跳过了这一段。

“不过我最疑惑的是,既然是王源和千玺穿成了小松和尹柯,那么为什么他们在开头时……不认识我?”

大公屏一听这话迅速地跳台准备播放邬童所需的视频。

谁知邬童一扣拳,“突然”就恍然大悟了:

“哦~我懂了,看来是时空机有什么问题~”

大公屏:……要不是看在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的份上,你就是个屎兔子了『微笑』『微笑』

邬童忍不住弯了弯眉,眼里莫名地波光粼粼——似湖水波澜,也似冰雪消融。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不同世界不同流速的问题~你的‘熊猫赛高’很棒~”

他笑着安抚,刚刚严肃的神色又在大公屏人性化地在屏幕上打出来个“哼╯^╰”时柔和了起来。

「·邬童,我给你看看就行了~」

大公屏扭着雪花打出了这些字。

明明是个大公屏却莫名地有些讨好的情绪。

邬童不禁有些哑然。

「·邬童我跟你嗦,那两个小崽子啊,啧啧啧,不得了啊!」

“嗦。”

邬童面无表情,然后又一脸严肃地歪了歪头看着大公屏。

似乎完全没有刚刚卖了萌的自觉。

被被萌了一脸血的大公屏:……~~~~~我已升仙:-D

(而此时正一脸茫然崩溃的两人:: ))

「·邬童你别不信啊,要知道我可是一直拿监视器偷窥……咳,不,调研的……!!」

「·比如说!王源他还没恢复记忆时就懂得和别人炫耀自己与你约会一天的事了!而且还居然懂得留证人!」

邬童有些不淡定了。

当年不是说好的「乖巧懂事的学生」吗……?

然而任何事都没有结束。

「·还有呢!如果说王源是被你逼得黑化的话……」

邬童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大佬就是天生的白切黑!!!!!!」

一串血红的惊叹号差点没把邬童晃晕,也显得这件事无比得惊叹。

「·哎你别不信啊!他就是爱故意示弱的!他前期只不过是还没喜欢上你而已!你看看他私下风格!!!」

邬童笑了——虽然还有些僵硬,但粗看起来还是个迷倒万千迷妹的苏苏苏苏炸天笑容。【够了!明明是粉丝滤镜太厚!

“哪有啊,我家的幺儿明明可爱死了,有那么多可爱的小动作哪里是什么白切黑?他可是有过婴儿肥的人!巨巨巨巨可爱!!!”

大公屏……大公屏再度无言。

呵呵,易烊千玺的那张酷帅到迷妹腿软的脸是用可爱形容的吗?!!你这一副老父亲的成就感是什么鬼啊!!易烊千玺真的会好好带你认识认识他的啊!!!

「·喂邬童他可是曾在你和班小松气氛最和谐的时候派过我来转移你们话题过!!他还故意在你面前出风采、吸引你注意力诶!!所以说他——」

“好了林牧。”

邬童无奈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企图严肃点然而笑意却依旧没止不住。

“我知道的啊。”

他的舌尖轻抵虎牙,这才止住了笑意。

“我和他们相处了几年,就算一些变化我原先没看出来,但是——现在可是互联网时代啊,粉丝们对于偶像一点的变化便恨不得化身名侦探来挖个底朝天。我再怎么蠢,也该看清了啊。”

“况且,我可是……爱着他们的啊。”

他微顿,但是下一秒就又笑开:

“怎么会,不了解他们。”

邬童没有再解析自己的感情——这东西解析多了就矫情了。他看着满屏雪花的“它”,终是忍不住软了软那颗心。

什么是爱?

爱就是见到你就忍不住欣喜。

而他,亦然如此,所以说他爱他们。

虽然这爱,还有些让他惶恐不安。

但是他想和他俩一起吃全世界的美食,看全世界的美景的心情,确是不变的。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些事要解决。

邬童再次戳了戳大公屏,眼里已再无一丝笑意。

反而严肃得很。

“林牧……我想请你把我送到现世。”

有些牵扯,该断了。

所以——

请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