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奇把头在秀秀的怀里蹭了蹭,这个小姑娘是除了主人以外对它最好的人类。可这个小姑娘再好,也不是它的主人,不会叫它阿奇,只会叫它大黄。可是,眼前的这两个人为什么知道它的名字?它可以确定自己没有闻过这两个人的味道。

李圭圭当然猜不到一条狗的心思,她看阿奇在秀秀的怀里安静了下来,就想要靠近它摸一摸它。可阿奇立刻夹起了尾巴发出了威胁的吼声,吓得李圭圭缩回了手。

“脏兮兮的小家伙,还不给人碰。”李圭圭对阿奇吐了吐舌头,又难免发愁,这种情况下,怎么才能把阿奇带回去啊。他们又没拿到带着邱丘气味的东西,也没拿到阿奇以前的玩具。

“这狗应该是这段时间被人欺负怕了,所以对人的戒心很强。”齐煜冷静的评价着阿奇的状态:“但对咱们叫它的名字还有反应,是条聪明的狗。”

“可别说一堆大道理了,快想想怎么把阿奇带去给邱丘吧。别好不容易找到狗了,却没办法给它带走。”李圭圭看着阿奇头痛到。因为阿奇对他们的敌意太明显了,一直紧挨在秀秀身边,多一步都不肯朝他们靠近,如果李圭圭和齐煜稍微有点动静,阿奇身上的毛都要立起来了。

就在李圭圭无比头大的时候,发现齐煜竟然掏出来摄像机对着阿奇感叹:“这倒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因为前期的准备不足,到后来实施的时候充满了困难。”

“喂,现在是说风凉话的时候妈?”李圭圭黑着脸看镜头,逗得齐煜没忍住笑了两声,又把镜头转到了阿奇身上。

阿奇依旧享受着秀秀的抚摸,把她的身上蹭的脏兮兮的,却十分抗拒李圭圭的靠近。

“大姐姐,我跟你们去一趟吧。”跟阿奇玩闹了一阵,秀秀抬起了头,看着李圭圭和齐煜:“我试试看,能不能带着阿奇一起走。”

“车在那边,先试着把阿奇带过去吧。”李圭圭点了点头,揉了揉秀秀的头发:“谢谢你啦。”

有秀秀的帮助,他们总算连哄带骗的把阿奇带到了车的附近。可下一步就完全实施不了,因为阿奇不肯靠近车子一步,更别说把它带上去了。齐煜还买了好几个火腿肠,可阿奇就算蹲在一边口水留了满地,也不愿意上车大快朵颐。要不是秀秀在一边哄着,估计阿奇已经掉头跑了。

“应该是当初把它卖给屠宰场的时候,就是开车把它拉走的,所以它对车子十分的抵触吧。”李圭圭看着阿奇又有点心疼它,阿奇的年纪在狗狗中也是个青年,被卖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如果不是当初那个心软的司机,阿奇估计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天都快黑了,秀秀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不要让你妈妈担心。”李圭圭拿出电话递给了秀秀。

秀秀顿了一下,才慢吞吞的拿起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口气又从小孩子变成了大人样的严肃:“我去朋友家写作业回去的晚,你不用担心我,不用给我留饭,不用接我,那我挂了。”

秀秀挂了电话以后,看到李圭圭不赞同的眼神,她瑟缩了一下,有些委屈道:“每次我妈妈都会问一堆话,可我要是答应了,让她来接我。她又会支支吾吾的,训我为什么不早早回家,我觉得她太虚伪了。所以,就不愿意跟她多说了……”

李圭圭叹了口气,抱了抱秀秀。她真的很喜欢又心疼这个小女孩,在她身上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可又不是很像,因为秀秀连一个能引导自己的好长辈都没有。所以李圭圭总想帮一下这个女孩,不希望她走错了路。

齐煜在一边蹲着跟阿奇对峙,一边想办法,李圭圭就跟秀秀一起聊天。

“你有手机吗?”李圭圭想留一个秀秀的电话:“以后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了,什么事都可以,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

秀秀眼睛先是一亮,又暗了下去,随后重新亮了起来:“家里是有一个电话,是妈妈的,周末的时候应该能找到机会可以跟你打电话。可是我这样,会不会打扰大姐姐,耽误你的时间?”

“不会耽误我的时间,是我让你打给我的啊。”李圭圭本来想给秀秀直接买个电话,可又觉得这样不好,对她好却也不能给她养成依赖别人的坏习惯。

“那你就在周末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如果我可以接电话的时候,一定会立刻接的。当时接不上的话,之后也会回给你。你可以跟我说任何想说的话,可以吐槽学校里的事,也可以问我不懂的问题。”李圭圭很认真的对秀秀说道。

“可以打电话说心事的,那咱们就是朋友了?”秀秀眼睛一亮。

李圭圭挑唇一笑:“没错,大你一轮的好朋友。”

“我想到了!”李圭圭正和秀秀说的开心,齐煜突然站了起来,一拍脑门,这世俗的动作一点都不符合他仙气逼人的人设。

“我给邱丘妈妈发个视频,让邱丘直接来叫阿奇上车。”齐煜赶快用手机给邱丘妈妈打了个视频电话,然后将这件事说清楚了,邱丘妈妈立刻把视频换给了邱丘。

“喂,笨狗。看好了,这是你的小主人。”齐煜把手机转向阿奇,确定它的小眼睛能看到他的手机屏幕。

“阿奇,阿奇!”邱丘在电话里一看到阿奇,就激动的喊了起来。他的病情最近越来越严重了,躺在病床上看起来十分瘦弱。

阿奇愣了一会,似乎没认出来视频里的人是谁。直到又听到邱丘喊了几句,才站了起来,大脑袋凑到了手机面前,用力的闻着。味道还是不对,但这个声音它记得,这个人它好像也认识。

阿奇开始变得躁动不安,不断的在手机前面乱走,还发出呜呜的叫声。

“阿奇,你听我说,我相信你一定听得懂。以前我说话,你都可以听得懂对吧。听我的,这个大哥哥和大姐姐是我拜托帮我带你回来的人,你要听他们的话。”邱丘对着手机,带着哭腔激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