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黎沫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甚至怀疑医生是在欺骗她。

“我父亲的病情不是正在好转,为什么会突然恶化?”黎沫情绪有些不稳。

电话那端医生并没有怎么解释,只是要求黎沫尽快出现签字。

挂断电话之后,黎沫二话不说起身就要离开。

“怎么了?”林承浩觉察到她的不对劲连忙询问道、

黎沫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走去,说道:“我父亲出事,我要去医院。”

闻言,林承浩立刻跟了上去,对黎沫说道:“我送你。”

黎沫点头。

很快,两人就出现在了地下车库里面。

林承浩替黎沫打开车门,然后迅速做进驾驶位,发动车子,脚下一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出来地下停车场。

“现在这个时候,你说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凌辰声音冰冷,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陈凯一样。

陈凯低低咳嗽了一声,小声地回答道:“凌总,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凌辰垂下眼眸,紧紧地抿着唇,冷声说道:“跟上他们。”

陈凯一愣,随即在凌辰冷漠的视线之下忙不迭地点头,开车迅速跟上黎沫两人的车子。

途中,凌辰发现这是去往市中心医院的路,心中猜想应该是黎沫的父亲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所以他们才着急赶过去的。至于为什么林承浩会跟着一起,凌辰现在不想去想这个问题。

到了医院之后,黎沫打开车门急急忙忙地询问了父亲现在的情况之后,就朝着手术室跑去。

林承浩停好车之后,也跟着跑了过去。

签完字之后,黎沫站在手术室门外,神情焦急,额头上面渗出虚汗,心里面担忧不已。

“放心吧,伯父不会有事的。”林承浩走到黎沫身边,拿出手帕递给黎沫,轻声安慰道。

黎沫接过手帕紧紧地握在手里面,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手术室,什么话都没有说。

自从母亲离世之后,她就只剩下了父亲,即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但是黎沫依旧深爱父亲。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黎沫口中呢喃着,一双眼睛通红却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掉出。

林承浩在一旁看着心疼,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才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黎沫的情绪变得焦躁起来,不停地在走廊上来回走动,时不时地蹲下身子捂着脸颊,看上去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

很快,手术室的门打开,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黎沫眼前一亮,连忙上前询问父亲的情况。

“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暂时脱离危险。”医生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离开。

得知父亲转危为安后,黎沫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黎沫对林承浩说道。

林承浩笑了笑,摇头道:“没什么。”

简单地和林承浩说了几句话之后,林承浩就被一通电话给叫走了,黎沫抿着唇,站在走廊里面低头沉思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医生一直都表示她父亲的病情在好转,没有道理就突然病情恶化,出现这样的事情实在让她忍不住怀疑起来。

黎沫询问主治医生,却被医生狠狠地说了一顿,让他们以后一定要注意病人的健康安全,不要随意给他们使用非医生开出的药。

那不成……

黎沫心里面有了怀疑,立刻朝着父亲的病房跑去。

前段时间为了防止许瑛母女使用阴谋诡计,她特意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在病房里面,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只要她拿到摄像头查看里面的视频就一定会发现事情真相究竟如何。

到达病房的时候,黎沫发现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上,而且隐隐感觉到一丝冷意。抬眼看去,发现病房里面的空调没有关上。

黎沫心里面纳闷,虽然现在是夏季,但是病房里面温度并不怎么高,不到需要开空调的时候。

目光落在打开的窗户上面,黎沫脸色一变,迅速拿到摄像头之后就朝着门外跑去。

她可以确定,这件病房里面有其他人的存在,而且是来者不善。

黎沫刚跑到病房门口,窗户外面就突然翻进来两个人,迅速朝着黎沫追去,企图将她打晕带走。

黎沫反应及时,加快速度跑出房门,反手将房门关上,然后朝着走廊外面跑去。

医院里面,黎沫在前面费力地跑着,身后两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奋力地追着,一时间让安静的医院变得热闹起来。

黎沫打算乘坐电梯躲避他们的追踪,但是身后的两人紧追不舍,她一咬牙,放弃电梯该走楼梯。

医院里面的楼梯很少有人走,角落里面还堆放着一些杂物,黎沫心思一转,连忙躲进杂物堆里面,屏住呼吸希望自己不要被发现。

目标跟丢,两个人互相埋怨了一下,就继续朝着楼道下方追去。

听着脚步声逐渐远去直到消失,黎沫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起身从杂物堆里面出来,迅速离开了医院。

医院那边有她请的陪护,一时间她倒是并不怎么担心。

打开房门,黎沫刚准备调出视频查看,就听到房门处发出了些许轻微的响声。

神色一凛,想到刚才在医院遭遇的事情,黎沫立刻悄悄地跑到厨房里面拿了菜刀,目光警惕地看着房门。

咔嚓!

一声轻响过后,房门被人推开,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

黎沫躲在角落里面,看着他来回地走动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

不是小偷!

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黎沫觉得对方的目标应该和之前在医院遇到的人一样,是自己。

屏住呼吸,黎沫紧紧地握住菜刀,感觉神经崩得紧紧的,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

这时,舒缓的音乐声响起,黎沫的手机在这个时候收到了来电显示。

心头一颤,黎沫手忙脚乱地挂断电话,然后趁着那人还没有发现她的时候迅速转移阵地。

凌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脸色阴沉得像要滴出墨汁一样。

陈凯在一旁看着心惊胆战的,小声地说道:“或许,黎小姐现在很忙没有空?”

凌辰没有说话,紧紧地抿着嘴唇,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见状,陈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原本凌辰是打算去医院见黎沫的,但是没有想到在林承浩离开之后,黎沫也跟着离开了。现在打电话过去,还被毫不留情地挂断。

凌辰很气,心里面积蓄着怒火十分想要发泄出来。

紧紧地捏着手机,凌辰正打算回家的时候,却受到了黎沫发来的求救信息。

脸色一变,凌辰迈开大长腿二话不说就抛下了自己忠心耿耿的助理,迅速找到自己的车子就朝着黎沫家赶去。

“等我,别怕。”

黎沫躲在衣柜里面,呼吸急促,握着菜刀的手微微颤抖,心里面很是害怕,却始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凌辰的回复她看到了,信任他的同时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

房间就那么大,过去几分钟的时间之后,黎沫能够很清楚地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最后听到了衣柜面前。

黎沫呼吸以滞,握紧了菜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衣柜前方。

当衣柜被打开的瞬间,白光一闪而过,黎沫尖叫了一声猛地挥出菜刀,然而下一瞬间,她就感觉自己扑了个空,整个人从衣柜里面滚出来摔倒在了地上。

一双黑色的皮鞋映入了黎沫的眼帘,紧接着是一张无比陌生的面孔。

“黎小姐,有人想要见你,行个方便吧。”男人笑嘻嘻地说道。

黎沫脸色一沉,伸手去抓落在地上的菜刀,手腕却被人紧紧地抓住。

“你是谁派来的?”黎沫咬牙问道。

男人淡淡说道:“重要吗?你去见了不就知道了。”

黎沫想要反抗,可是敌不过男人的力气。

就在黎沫即将被人带走的时候,凌辰突然出现,对着男人就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男人脸色变了变,推开黎沫开始和凌辰交起手来。

两个人打得难舍难分,最终却还是凌辰技高一筹,将男人狠狠一脚踹翻在地。

见自己遇到了硬茬子,男人不再恋战,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门外跑去。

凌辰打算去追,可是有担心黎沫,犹豫瞬间之后,男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有事没有?”凌辰伸手把黎沫从地上拉起来,语气关切。

黎沫摇头,忍着手肘上面的疼痛,低声说道:“谢谢你。”

凌辰没有多问她什么,说道:“医药箱在哪里?”

黎沫一愣,随即大惊失色,上下打量凌辰,“你受伤了?什么地方?严重吗?走,我们赶紧去医院里面检查一下。”

看黎沫着急的样子,凌辰唇角上扬,露出淡淡的笑容。

“医药箱在哪里?”凌辰重复了一遍,阻止了黎沫想要拉着他去医院的举动。

黎沫眨了眨眼睛,小跑着到电视机前面的柜子里面捣鼓了两下,拿出医药箱。

凌辰接过后,却是握住了黎沫的手腕,拉起她的衣袖,慢慢地抠出一坨药膏敷在她手肘的淤青上面。

冰凉的感觉袭来,黎沫身体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别动!”凌辰冷声说道。

黎沫咬着唇,抬眼看着认真给自己敷药的男人,不自觉地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