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因为受伤被勒令在家休息的晴雅,很欣然的接受这个命令,反正她本来也要旷课去找库洛里多,现在到有好理由了。

下午月很准时地出现在了晴雅房间的阳台外,让晴雅跟他走。

晴雅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带着红莲跟着月的后面出发了。

借助红莲的力量,晴雅勉强的跟上了飞在前头带路的月,不一会,一大片绿色的草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而月也停了下来,降落在草地上。

晴雅跟着停下,还没来得及问月什么,就看他抬脚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就听到月那依然冰冻的声音平平的道:“就是这里,进去吧。”

晴雅抬起头,映入她眼帘的是一栋古老的欧式大宅。

一走近刚要敲门,大门便自动打开了。晴雅啧啧赞道“真方便。”心想,魔法果然是很不错的东西。改天回去也得研究一下做一个自动门。

走了进去,就看到了大厅中央的那一把金色边椅子,库洛里多正端坐在他的椅子上,翻阅着手里的书本,静静的读着。在他一旁的金黄色

身影是蜷着身体睡觉的可鲁贝洛斯。听到了脚步声,它微微掀开了眼帘,看了晴雅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又趴了回去。

此时库洛里多也将书本合上,放到一边的桌上,微笑的看着晴雅道:“你来了。”

“请问你找我有事吗?”晴雅听库洛里多的口气,就像认识自己很久了似的,可是她的记忆里绝对没有这样的人出现?

库洛里多依然微笑,认真地打量了一下晴雅,然后略显揶揄的喃喃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月的头发是银色了?”

晴雅对库洛里多突然冒出的话不明所以然,什么叫月的头发为什么是银色,月不是他创造的吗,晴雅也有点疑惑的看着月,才发现月也正看着她,看得她心底发毛,赶紧转回去看着库洛里多,再次问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库洛里多微眯着眼睛,笑道:“我是没什么事,不过有人找你有事。”看着晴雅十分迷惑的样子,库洛里多接着道“不用着急,一会你就明白了。”

接着他转头看向月和不知何时已站起来的可鲁贝洛斯,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安藤小姐有事情要说。”

可鲁贝洛斯率先走了出去,月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出去了。

而此时库洛里多也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眼睛不知落到了窗外的何处,好一会,才听到他开口道:“在我说明今天为什么找你过来时,

我得让一个很久没见的故人出来和你打个招呼。”

说完,库洛里多的身边突然起了一阵雾气,在里头隐隐若若地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不容她错辨的身影,黑色的披风,黑色的头发,黑色

的眼睛,以及那熟悉的微笑....

“好”晴雅微弱的声音喊出了心底思过念过几百遍的名字。

“妻子大人,很久不见了。”在那熟悉的脸上有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让晴雅真正的感到了,好终于回来了。

没有让晴雅感伤太久,库洛里多就打断了她的思绪,告诉了她此行的目的:“从我记事以来,我就知道我与别人不同,不止是法术上的差异,而是身体里有着的另一个‘我’。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好,好告诉了我他的事情,你看到了,好他没有实体,因为那时他把身体留

在了这个时空。我们一直在寻找解决办法,直到有一天有个人出现告诉我,只有掌握穿梭时空之术,找到原来的时空,找回原来的身体,才有可能把灵魂分离。”

“那现在需要的是找到好的身体吗?”晴雅急切的问出自己的疑惑。

“不是,好的身体我们已经找到。在施术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不能被打断,不允许有任何差错,所以我请好最信任的你来给我们当护法。”

说着,库洛里多又看了晴雅一眼:“而且好的身份不是比较特殊,也要防止有人破坏。”

“确实,这一点应该注意,而且地点也是个问题。”听了库洛里多的要求,晴雅陷入了苦思:“啊,有了,爱丽丝学园,在那么多灵力者的掩盖下,反而不会引人注目。”

“爱丽丝学园?/那是什么?”库洛里多有点疑惑的问道。

“爱丽丝学园是一所灵力者就读的学校,我觉得挺适合的,请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相信你的判断。”

“那好,我们明天就过去爱丽丝学园。我要先去准备一下就先离开了。”

库洛里多微笑着点点头,送晴雅离开,去准备即将到来的‘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