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害怕我?哦,不,你是宋裕,你可是当今丞相,你怎么会害怕,啊,对了,你害怕的是失去自己的权利,失去自己的财富,啧,我说的对吗?”宋无双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看着宋裕的脸色一点点的黑下去,她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突然的笑了起来,她就是喜欢宋裕这副模样,宋裕越是生气,她就越是开心,自己当初被宋裕折磨的样子,如今历历在目,不报复他,难不成自己还要做圣母白莲花不成?

当然,宋无双所想的,宋裕自然是一点也不会知道,宋裕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宋无双已经有了这般的能力,她的能力,早就已经超乎了自己所想象到的,可是这样宋无双就算是赢了吗?

不,怎么可能,就算她宋无双再怎么厉害,始终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就在宋无双大笑的时候,宋裕的手下突然接收到了宋裕的眼神,就在宋无双不经意的时候,点了宋无双的睡穴。

宋无双倒在了地上,没有人敢上前扶住她,毕竟刚刚的一切可还让他们清晰的记得,死去的那个人就是因为触碰到了宋无双。

宋裕见自己的人都不敢上前触碰宋无双,顿时气急的骂道:“这点都害怕,我要你们有什么用,一群废物!”

“可是......”一名站在面前的人低着自己的头,犹犹豫豫的说着,眼睛时不时的往宋无双的身上看。

谁也不敢上前,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低垂着自己的脑袋,宋裕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动手抓起了宋无双的衣服,扔在了一旁,看着自己的人终于动了之后,才开始慢慢的平复自己的心。

等到宋无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这里既不是侯府也不是宋府,知道是宋裕搞的鬼,宋无双也没有怎么害怕,反正在自己的眼中,宋裕玩来玩去,还不就是那几个小把戏吗?

然而这次她却错了,这个房间很是大,相当于她之前房间的三倍,而且装修的很是华丽,不过唯独有一点让宋无双很是不喜欢,就是里面的东西虽然很华丽,可是却都是红色的,就好像是成亲时才会装扮的那样。

宋无双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却也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被困住了,阴沉着一张脸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人换掉了。

一身红色的纱衣,隐隐约约还能够看见里面的两个肉-团,雪白的肌肤,再加上这一身衣服,看起来就好像是青楼里面的那些女人一样,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把将被子拉开,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一条裤子。

里面可是真空包装啊,宋无双满头黑线的看着自己的一身打扮,心里早早的就开始咒骂起了宋裕,这个死变态不知道将自己关在了什么地方,竟然成了这番模样。

幸好的是,自己是现代人,又不是没有穿过比基尼和裙子,对于这些倒是无所谓,从床上下来之后,她到处的翻着,看看有没有能够遮住自己的衣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无奈之下,只好坐回了那张能够睡下六七个人的大床上,宋无双觉得,自己这次若是没有被凌千夜与沐雪尘救出去,估计自己会死的很惨。

正在她满脑子想象着自己的死法的时候,屋外传来了几个脚步声,门外的锁被人打开了,宋无双紧紧的盯着自己的面前,见门打开后,走进来几个女子。

那些女人都长得及其好看,可是穿着都很是同意,青绿色的绿萝裙,让人看着着实清纯可爱,不过宋无双感觉得出来,这些女人,都是会武功的。

那几个人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搭理宋无双,反倒是在房中点燃了一支香烟,香烟的味道怪怪的,但是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感觉,随后,一名女人走到了宋无双的面前,像个没有灵魂的人偶般的开口说道:“主人后天到,你先适应适应这种感觉,主人只喜欢主动的女人。”

那个人说完话之后,便带着其余的人直接离开了,宋无双根本就不能理解她的最后一句话,什么叫做只喜欢‘主动的女人’,自己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见自己无法逃出去,宋无双也只好将自己的计划打乱了,毕竟现在自己的身上什么都没有,武功?呵呵,在古代,那些人可都是会飞檐走壁的,就算是会飞檐走壁,也只能算三脚猫的功夫,而她......也只能算是近身防御的了。

无聊的待在房中,宋无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梦里面,宋无双感觉很是燥热,自己很需要一种怀抱,很需要一种感觉,可是自己究竟需要的是什么,自己也不清楚,她只知道,现在的自己,特别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身体靠近了宋无双,宋无双觉得,这种感觉很是舒服,她还想要得到更多,所以便像是一个八爪鱼一样的缠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尽管她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始终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身体在触碰那个人之后,变得很是敏感,也很是渴望,所以不停的摩擦着那个人的身体,想要得到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那个人起初一直呆呆的任由她抱,可是到了后来,他却直接将宋无双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她迷迷糊糊的张开了自己的双眼,看着映入自己眼帘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软软的开口喊道:“白凌逍,你终于来了......嗯......好难受......”

白凌逍看着宋无双面色潮红的样子,便是知道了宋无双中招了,只是现在的这种情况,他并不能直接将宋无双带出去,最后阴沉着一张脸将房门关上,看着紧紧抱住自己不肯放手,还一直扭来扭曲的宋无双的时候,白凌逍的体内莫名的开始燥热了起来。

尽管知道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可是,不论是思念,还是一些欲望,甚至包括了宋无双现在对自己的态度,都已经让白凌逍忍受不住了,他将宋无双压在了床上,看着宋无双细腻的皮肤,若隐若现的双峰,最终伸手直接将她身上唯一一件可以遮挡的纱衣扯了下来。

低下头含住了宋无双的嘴唇,面对宋无双的索取,白凌逍没有丝毫的觉得恶心,反而有一种欢愉的感觉。

不知道时间过了有多久,白凌逍只记得,宋无双一直做到哭着求不要,睡着了之后,又被自己做醒......一直到最后,自己终于勉强的忍住了自己体内的躁动,看着躺在床上彻底昏睡过去的宋无双,白凌逍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衣服,给宋无双穿上之后,这才抱着宋无双离开了此地。

等到宋无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都没有丝毫的力气,不仅如此,自己的大腿、腰部都很是酸痛,根本就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她看着陌生的地方,脑子里乱糟糟的记忆,已经慢慢的想了起来。

自己在昏昏沉沉的时候,看见了白凌逍,白凌逍......她想了起来,自己似乎哭着求白凌逍不要了,不要......想到这里宋无双的脸色突然涨的通红,那个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的......

就在她感觉到疑惑的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走进来的人的确是她熟悉的白凌逍,只见白凌逍的手中端着一碗白粥走到了宋无双的面前,见宋无双红红的脸蛋,不由的笑道:“饿了吧?想要说什么等会儿再说,你已经睡了一天了,先吃些东西。”

宋无双见白凌逍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内心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第一,白凌逍一直以来基本对自己都是冷冰冰的态度,第二,白凌逍在这里,是不是就证明自己脑子里那些黄黄的记忆,都是真的了?此时,宋无双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凌逍见宋无双神游的状态之后,便知道了她究竟又在想什么了,不由的说道:“你又在想什么?我们已经成了真正的夫妻,以后我会待你好,不论因为什么事情,都会不离不弃的,乖,先吃些东西。”

面对白凌逍的温柔,宋无双顿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的好,是,没有错,她喜欢白凌逍,很喜欢白凌逍,可是真正的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她的心却有一点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就是感觉到一时的快乐会对自己的以后带来更多的伤害。

宋无双抬起了自己的头,看着一直面带笑容看着自己的白凌逍时,有些茫然的问道:“你说的,不离不弃,是不是就代表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嗯,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不会食言的。”白凌逍将手中的粥放在了桌子上,随后直接将宋无双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不要乱想了,我是不会丢下你的,你以前说的事情,我都明白,无双,难不成,你不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