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历世间懂都懂】群内。

【我是高贵粉头:姐妹们!火了!火了!火了!】

【遍历is real:榷火了?!还是池爆了?!】

【我是高贵粉头:不,是→@皇家翻译←这位火了】

距离上次那句凶残的‘黎钧榷,你死了’已经过去三个月。

两个月内,因着皇家翻译的稳定发挥,脸博粉丝逐步增长。

【我是高贵粉头:热烈庆祝→@皇家翻译←脸博粉丝突破十万~】

【遍历is real:没意思】

【遍历is real:不想听】

【遍历is real:下一个】

【皇家翻译:TAT!!!本来还想把妹子发给我的遍历那啥图发给你们看的,现在看……o(╥﹏╥)o】

【遍历is real已被禁言十分钟】

【遍历is real已被禁言十分钟】

【遍历is real已被禁言十分钟】

【我是高贵粉头:译酱,我已经帮你禁言她们三个了。】

【皇家翻译:谢谢粉头\( o)/\(o )/】

【我是高贵粉头:小h图呢?搞快点搞快点=w=】

【皇家翻译:(⊙o⊙)……什么小h图?】

【我是高贵粉头:你不是说有遍历那啥图吗?\(≧w≦)/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可以私发给我,GKDGKD!】

【皇家翻译:……不是啊TAT!我说的那啥图是这个……】

皇家翻译发出来一张照片。

照片内,黎钧榷被边池糊了一脸番茄酱。

【我是高贵粉头:=_=差评,这张好古早了!】

遍历is real等人被放出小黑屋,纷纷对皇家翻译这种‘谎报军情’的行为进行谴责。

默默改回名的X突然发言。

【X:有好多人脸博私信我……】

【遍历is real:我也:)都是想要加这个群的。】

【遍历is real:+1……】

只要是在边池脸博底下发过言的,大多数都出来冒了泡。

粉头消失了一会,震惊发言。

【我是高贵粉头粉头:?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这么多人加群???】

【皇家翻译:ヾ(@^▽^@)ノ是我把群号放出去的!】

【我是高贵粉头:???砍头处理!】

【皇家翻译:不过我都严格筛选了她们的脸博,都是画画画的好看/文写的好的太太!ヽ( ̄▽ ̄)!我相信在群主的带领下一定可以将遍历世间发扬光大!】

【皇家翻译:别砍我头(;д;)】

【我是高贵粉头:译酱,干得好!!!遍历终于配拥有姓名了!!!】

【我是高贵粉头:@全体成员众爱卿!打起精神,接下来让我们开始欢迎各路神仙太太~\(≧▽≦)/~】

“阿嚏……谁背地骂我?”

夜已深,边池打了个喷嚏,拿过纸,抱怨了句。

电话那头的黎钧榷问:“是感冒了吗?”

“有一点点吧……不太严重。”边池将纸团吧团吧丢进垃圾桶:“林导是说要去哪开发布会?”

《心理罪》已经杀青,后期开始制作。

本来以为各回各家,各找各经纪人,等着网剧上线脸博一宣传,万事大吉。

但一切计划都被边大强随口问的一句“能在电视上看见吗”打乱了。

边池给的回复是不能。

边大强顿时心头一震。

自家闺女花了这么久才拍出来的剧,居然不能再电视上看?

在金钱攻势下,《心理罪》鲤鱼跃龙门,完美地从网剧化身为电视剧。

转变成电视剧,自然也就要有发布会。

后期已经开始加班加点制作,林静则每日在群内抽风思考发布会地点。

“选好了,就在银城,日期还没选好。”

边池有些无奈:“你给她提的主意吧?”

“骆编提的,原话是银城花开的挺好看。”

“大冬天的,银城也没梅花吧。”

“说这话的时候做了一些……嗯。”黎钧榷的停顿别有深意。

“英雄难过美人关。”边池看了眼时间:“不早了,睡吧。”

黎钧榷:“晚上盖好被子,别着凉了,晚安。”

“晚安。”道完晚安,边池挂断电话。

洗漱过后,躺回床。

微信提醒黎钧榷发来了一条消息。

点进去,是有关‘如何预防感冒’的注意事项。

【蜗牛边:知道啦=3=】

【抓藤蔓的榷:比心.jpg】

【抓藤蔓的榷:之前说要一起吃饭因为工作耽误了,发布会以后要来吗?】

【蜗牛边:你学会做满汉全席了?)Д(】

【抓藤蔓的榷:表情好可爱。】

经过三个月的相处,黎钧榷已经可以熟练应对边池。

【抓藤蔓的榷:满汉全席没有哦,有惊喜给你(*°ω°*)】

【蜗牛边:什么惊喜?】

【抓藤蔓的榷:要保密哦】

【蜗牛边:不说算了=A=!】

【抓藤蔓的榷:睡觉的时候盖好被子,以防着凉,晚安】

【蜗牛边:嗯嗯.jpg】

“她好可爱。”手机开始充电,边池用枕头盖在额头上:“她有那——么可爱。”

边池首次发现自己原来也有痴汉属性。

但……她并不抗拒这种感觉。

毕竟,黎钧榷非常优秀且迷人。

当她将展现给大众的‘冷漠’脱下,将所有的温柔与爱意放在一个人身上时,这种优秀无时无刻不在闪亮亮地自言自语——

“我这么优秀,你怎么还不喜欢我?”

边池认真想了想,给两人的关系定义为:

Level100的黎钧榷意外失去记忆,归零等级后进入新手村遇见Level1的她。

想起记忆后的黎钧榷恢复Level100,成功俘获小新人。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太羞耻了啊TAT!

——所以你什么时候表白?

“表什么啊。”边池正色道:“知道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吗?”

——是什么?

“是没有捅破的暧昧期。”

抢救换了种方式问。

——你什么时候结束暧昧期?

“快了。”

于边池而言,‘快了’可以代表很多东西,一段感情的推动以及《心理罪》发布会的到来。

这是黎钧榷首次真正意义上的与边池同台。

但,因为天气原因,黎钧榷并没有如边池预料般穿裙子,反倒是棉衣秋裤一件不落。

“不穿秋裤怕得老寒腿。”

发布会后台,黎钧榷是这样跟嘲笑她穿秋裤的边池解释的。

边池穿着宝蓝色长裙,边往手里哈气边说:“真正的女明星敢于面对寒流空气!”

“你不冷吗?”黎钧榷将大衣披在她身上,无奈问。

“真正的女明星……阿嚏……”边池抽了几张纸。

“穿着这个上吧。”

边池看了眼披在肩上保暖的土黄色大衣:“穿了它……我穿这身衣服的用意何在?”

“……给自己看。”黎钧榷想了想,这样回答。

“那我还不如跟你一样穿秋衣秋裤来了……”边池吁了口气:“知道宝蓝色象征着什么吗?”

黎钧榷:“希望。”

“没错!”边池疯狂抽纸:“希望我今天可以不感冒……”

黎钧榷满怀担忧地上台了。

但出乎意料的,边池并没有中途倒下,而是带着笑容完成了整场发布会。

脸博,#《心理罪》发布会#的话题中。

【池宝的翅膀:池宝太美了!!!】

【池池池池池:我在现场……已经快冻死了TAT……池宝穿那么少真的不冷吗?】

【亲爱的池:怎么可能不冷啊……拿话筒的手都在抖……】

【遍历is real:虽然我好心疼池宝,但是榷这个造型是认真的吗?大棉袄???】

【今天也在努力学习:宠溺攻X美丽受!池宝这个造型我可以!】

【吃瓜路人:黎钧榷这个造型……我服了,真就不比不知道哈,跟池一比池简直良心到爆炸。】

【无辜的我今天又挨骂了?:=_=自己要穿那么少怪谁?】

【我是一块砖:楼上就是带善人?女明星保暖说人家不敬业,穿的少又说人家自作自受,这么会建议进你家正主造型团队工作哈】

【皇家翻译:别的不重要,就是担心池宝感冒。】

皇家翻译一语成谶。

边池起初下台时精神很好,在穿羽绒服前还向担心她的黎钧榷展示了自己的‘麒麟臂’。

穿好羽绒服,戴好口罩,两个人并肩来到地下车库。

上车后,黎钧榷开车,目的地是她在银城的家。

途中,边池觉得有些晕,也只是以为昨晚没睡好,靠着窗开始睡觉。

黎钧榷则开着车,时不时偷看一眼边池。

到目的地后,边池下了车。

黎钧榷为她带路,她则时不时摸摸额头,迷迷糊糊。

开了门,黎钧榷笑着说:“惊喜来啦。”

边池打起精神,拍拍脸:“哪呢?”

细弱的‘汪汪’越离越近,一条小小的黑色阿拉斯加,晃动着小尾巴跑过来,在边池腿边绕,撒娇叫唤。

“他很喜欢……”黎钧榷说到一半的话停了。

她看着面前脸色通红的边池:“边池?”

边池没说话。

黎钧榷伸手覆上她的额头:!!!

家庭医生打完针,被幽怨边某盯得后背发凉、不敢多呆,无奈下迅速收拾东西,叮嘱了几句走了。

“喝点水就好了……”边池躺在床上,哼哼唧唧:“打针……很痛的!黎钧榷你这个王八蛋,咒你找不到对象……”

黎钧榷叹了口气:“边池。”

边池本来不想理黎钧榷,毕竟打针那么痛T_T。

但,黎钧榷又叫了几次,语气越来越凶。

“那么凶干嘛……”边池抬起眼皮,弱弱地看了眼黎钧榷。

你无法跟两种情况下的女人讲道理——

一是易怒的月经期、二是脆弱的病期。

边池已经开始盘算如果黎钧榷待会凶她,自己该怎么哭时,黎钧榷却突然俯下身。

女人的唇很凉,落在额头时边池手有些软。

“以后别再这样了。池宝,别让我担心,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