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大嫂没有记错?玉镯是何时丢的?在什么地方丢的?大可是能说一下?”

面对这种情况,白凌逍对付的绰绰有余,甚至是宋无双都有些对他刮目相看。

宋月娇本就没有打算放过宋无双,自是早就设定好了一切,她对着白凌逍一字一句的说道“昨日与姐姐见过之后就不见了,除了与姐姐接触过,我便没有跟别人接触了。”

这句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宋无双是谁?曾经能够自由行走在法律边缘的人,她阻止了白凌逍,走到了宋月娇的面前轻笑道:“哦?我怎么不知道你昨日有佩戴什么玉镯子,若是我拿了,应该怎么拿?被你戴在手腕上的镯子,我还能悄然无息的拿走吗?”

几个询问下来让宋月娇一时竟然无话可说,见她如此,宋无双又继续说道:“妹妹的东西若是丢了,当时定会着急,为何会在今日才找上门?还是说妹妹其实在说谎,根本就没有丢所谓的玉镯,只不过是为了来对付我呢?”

“你……你胡说,我才没有说话,我就是丢了手镯,肯定是你拿的。”

宋无双的话一针见血,没有给她丝毫能够反驳的机会,林氏在旁边见到后暗骂宋月娇是个蠢货,但是她表面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白凌逍见到时机成熟,直接出言道:“昨日我们出了宋府后便一直在外面,大嫂这么说是何意?莫非我的妻子还会分身乏术不成?”

宋月娇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会被宋无双躲过,但是她却仍旧不服气,连忙看向林氏寻求帮助,哪晓得林氏这时竟然没有打算继续帮助自己。

“好了,月娇,那玉镯丢了便丢了,我白府上还不缺这个,宋无双,既然没有做过我便放了你,不过你要记住,你在白府算不得什么,最好不要搞出什么事情倒好。”

林氏这句话可不仅仅是提醒宋无双,还是在提醒白凌逍,让他最好安分守己的当自己的二公子,可惜她说的话却并不算什么,白凌逍可没有想过自己会听取谁的话。

白凌逍黑色的眼眸看了一眼告诫他的林氏,淡淡的说道:“二娘还是少听取传言倒好,省的私底下被人传闲话。”

“你……哼,月娇,我们走。”

林氏被他这句话彻底凤惹火了,转身就带着宋月娇离开,等到他们走了之后,宋无双这才捧腹大笑起来,等到笑够了之后,拍了拍白凌逍的肩膀无奈道:“委屈你了,竟然有这么极品的家人,不过今儿更要谢谢你,虽然你没有帮到多少忙,也是算可以的了。”

白凌逍不知所以的看了她一眼,冷峻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笑容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了下去,而这些宋月娇自是没有看见,不然肯定又得咋咋呼呼了。

在一处密室中,白凌宇背着双手站在着,只见地上跪着一名黑衣人,黑衣人沉声道:“世子,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白凌逍的资料。”

“哦?看来他做的倒是挺干净的,不过再怎么干净也会有漏洞的,你继续跟踪,我就不信他露不出狐狸尾巴。”

白凌宇摸了摸下巴,待身后的黑衣人退了出去后,他在面前的墙上敲打了几下,只见后面的围墙已经消失了,白凌宇大步的走了进去,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若非他身怀武功,不然在这里还真的就是寸步难行,“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白凌逍的声音回荡在四周,眨眼间的功夫,周围便明亮了起来,只见他的面前多了一名美妙的女子。

女子扭着自己的腰肢走到了白凌宇的面前款款说道:“还未处理好,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世子想要查宋无双的资料,她不过是个废人罢了。”

此话一出口,白凌宇冷笑了一声:“呵,查她自是有我的原因,你切尽快得到她所有的消息,这个女人不简单,防备心中,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属下明白。”

女子说完话后,屋中又恢复了一片黑暗,白凌宇出了密室之后便回到了走出了自己的房中,这个密室是白毅交给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躲避皇宫中的眼线,而特地改造出来的。

身为世子,自然做的事情有许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靠着自己的努力以及天分慢慢的获取白毅所有的信任,尽管这个位置本就以及属于他了,但是他不甘心,凭什么白凌逍什么都没有做还要受到白毅的重视?

为了这个原因,多年来他掩饰了自己的性格,在外人面前装作一副和善的模样,这一期而都怪白凌逍,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成为现在这副模样。

白凌宇的身后出现了一名暗卫,只见暗卫沉闷的说道:“世子,二公子出去了。”

“嗯,知道了,继续监视。”

白凌宇淡淡的说道,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等到他身后的暗卫消失以后,白凌宇这才出了白府,如今他也属于在被皇帝监控的范围中,自是不可能推脱一切的邀请。

而在另一边,白凌逍则是与宋无双一同走在路上,原本他们是计划出了白府后便各自分散,但是一出白府就感受到了有人跟踪,而且不仅仅只有一人,所以当下二人决定不用分开,就当是逛逛街也好。

宋无双因为不会武功,自是不知道他们的后面跟了多少人,而白凌逍虽然会武功,但是却从未在人前暴露过,所以只能表现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宋无双想要去城外看看,她可是听说城外的风景可是很好的,古代的空气以及风景都是现代所没有的,在以前她最喜欢的就是爬山,可是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自己就没有去过,现在也是让她充满了玩乐之心。

随着她的要求,白凌逍没有拒绝,反正今天想要做的事情是做不成了,倒不如多出去走走,也好缓缓心思。

“白凌逍,这里的人好少啊,我们坐了这么久的马车都还没有到你说的地方,路上也基本没有什么人,到底好不好看啊?

因为路程比较远,白凌逍直接租了一辆马车出来的,宋无双从来都没有坐过古代的代步工具,因此这一路上还真的就没少折腾。

腰酸腿疼的她抱怨的看了一眼白凌逍,见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悔意反倒是在笑,顿时心中就不爽快了,心想:‘明明老娘这么辛苦,你居然还笑得出来,真是欠揍。’

想归想,但是她也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白凌逍露出笑颜,还挺帅气的,若是放在现代,肯定有一大堆粉丝。

“你撑着脑袋在想什么?就快到了,也不差这一时。”

白凌逍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她怒视的瞪了一眼白凌逍,没有说话,‘哼’了一声就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果不其然的是白凌逍并=没有骗她,这里的风景真的很美,“喂,你说他们会不会还跟在咱们后面啊?”

白凌逍淡淡道:“自然会,怎么?让你觉得烦恼了?”

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觉得什么烦恼的,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白凌逍:“只是觉得你太辛苦了,出个门都会被跟踪查探,你说你一个二公子怎么会受到这种情况?”

白凌逍没有说话,只是周围的气息变得更加冷冰冰了,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很懂这些豪门贵族的事情,白凌逍以及对外宣布是个将死之人了,怎么那个白凌宇还会对他出手?

许是想到了什么,白凌逍突然说道:“或许这就是权贵游戏吧,你是不会明白的。”

“你才不会明白,我在关心你好不好?”宋无双说完话后感觉到不对,立马改口道:“你可不要想错了,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合作伙伴突然死了,那样我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白凌逍但笑不语的看着她,直到她羞愧的脸都红了这才放了她一马,白凌逍是个冷心肠的人,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对着宋无双时想要多笑。

这个问题他一直都看不透,索性这一次依旧是这个结局他也只好放弃了继续看透这个问题的想法。

马车停了下来,外面马夫的人的声音响了:“二位,凤羽山已经到了。”

宋无双赶紧起身就往外走,下去时还不忘对着他催促道:“走吧走吧,天色都不早了,再慢一步到时候只能露宿荒野了。”

白凌逍下了马车后递给马夫一锭银子,让他就在这里等候便好,马夫见到跑一趟有这么多钱,自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了。

一路上宋无双都喋喋不休的说着话,生怕自己少说一句话白凌逍会听不懂一样,若是换做别人,白凌逍定是不会搭理,但是现在他对着的是宋无双,自是只能安静的做个听众。

周围的风景是很不错,竟然还有许多宋无双没有见过的花花草草,她兴奋的到处眺望着,找寻哪里还有更多没有见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