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溪心里一跳,不着痕迹的侧身,语气依旧平静:“有什么事吗?”

莲姨对简溪这副寡言冷淡的样子早已经习以为常,闻言也没有动怒,站在门口没有进去,而是出声叮嘱道:“我今天接到了新的教导主任的电话,催你学习进度呢,你有多久没去学校了?”

简溪眉头一紧,故作满不禁道:“我明天回去上学。”

这孩子……

莲姨见状不禁有些无奈,故作搵怒的板着脸,冷声道:“你辅导员也和我说了,你的成绩根本不理想,按照你现在这一副样子,别说211,985,大学你都考不上。”

莲姨生怕简溪走她的老路,可是简溪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她无可奈何,长叹一声,忍不住规劝道:“我已经和新的主任沟通过,主任说明天有一场考试,你今晚上熬夜看书。”

熬夜看书?

简溪忍不住嘴角一抽。

这种事情就算是前世也没有经历过,可是看莲姨坚决的态度,她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又默默的咽了下去,眸色一凛,皱眉道:“我会拿个第一回来,不过我不需要看书。”

“不行。”

果然,得到是莲姨干脆的拒绝。

莲姨太清楚简溪的根基,自己虽然也不是读书的料,可是却也知道平日考试十分二十分的,想要上大学,根本比登天还难。

想到这里,莲姨太阳穴不禁突突的疼,下一秒,冷着脸道:“我陪你。”

饶是淡定如简溪,听到莲姨的话也不禁哭笑不得,可是反驳无果,最后她真的做了一件前世今生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通宵看书……

晨曦微露。

简溪刚出家门便感觉不对劲。

她被跟踪了。

简溪没想到贺承泽竟然这么快就开始怀疑他,不着痕迹巡了一圈,不自觉放下了戒备,视若未闻的走进学校。

——

“简溪,你来干什么?”

临近考试,简溪才悠悠走进教室,林燕燕见状不禁嗤之以鼻,简溪的成绩在学校可是众所周知的差,居然还有脸来考试。

可是简溪却充耳不闻,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眸色一冷,语气陡沉:“把我的笔拿出来。”

简溪习惯将文具放在学校,可是临近考试却发现文具不翼而飞,寒着眸子朝林燕燕看去,那目光里透着刺骨的冰冷。

林燕燕本就心虚,被这么一瞪,顿时口干舌燥,梗着脖子否认道:“我怎么知道,你的文具难不成还在我的手里?”

简溪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双黑眸里没有任何温度,仿佛洞悉一切。

就在此时,监考老师肃着脸从门外走来,看到站在位置上的简溪脸色微荏:“简溪,你在干什么!”

所有老师都不喜欢简溪这个孩子。

长得娘娘腔不说,平日里还阴阳怪气,成绩也颇让人头疼,闹出顶撞教导主任差点被退学的事情,更是对她不屑一顾,没等理清楚原委,便认为是简溪的问题:“不想考试就出去,别在这里碍眼!”

简溪脸色冷若冰霜,怒极反笑,在老师冷漠的目光里,不紧不慢的走到林燕燕的桌前,直接将她的文具放在自己的桌上,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坐了下来。

全程林燕燕面无血色,明明想要阻止,可是所有的动作都停在了简溪阴鸷的目光里,一个字,都不敢吐。

一场考试顺利进行,可是三天后,结果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这一次我们班竟然出了一个近乎满分的成绩,那就是简溪同学的成绩,简直是我们班级的荣誉之星和进步之星,所以,有进者事竟成,咱们都不要小瞧默默努力的人。”

一句话,全班哗然。

简溪什么人?

垃圾败类,九流出来的小子。

居然能拿第一?

“老师,我觉得这次的考试成绩有问题!简溪的成绩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为首不服气的就是尖子生莫宇阳,从始至终都是他是第一,简溪的存在就是班级的笑话。

可是现在这个笑话竟然踩在他的头上,这件事对他简直是奇耻大辱!

“胡说什么呢!我们考试都是有监控的!”老师闻言不住拧眉,第一次对爱徒冷了脸:“你以为考试是儿戏吗?”

所有人顿时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