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辰,你等一下。”

傅司辰听到这个声音身体僵硬,紧接着回头,看到方桐桐带着他最熟悉不过的笑容看着他。

“有什么事情吗。”

傅司辰的声音中透露着客气,只见方桐桐的脸上飘过一丝僵硬。

“没有,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司辰,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必要这样。”

傅司辰听着她莫名其妙的话,不禁笑了笑,这话说的好像是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事情一样。

“方小姐千万别说这种话,你这样会让不知情的人误会咱们之间还真的有什么关系呢?”

方桐桐露出一丝了然的表情,紧接着捏了捏衣角。

“你说的对,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关系了。”

傅司辰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不看她眼中包含的情愫,直接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方桐桐对着镜子中的人苦笑了一声,并没有发现女洗手间门口闪过一个衣衫,等到两个人都离开之后,李珊珊才出来,盯着两个人的身影看了 一眼,紧接着拿出来手机对着两个人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她看到清晰的两个人,不禁轻声笑了笑,将照片收藏起来。

傅司辰到达会场的时候,正好是晚会的高峰时期,何氏的总裁何致远和关书记的千金关卿一块出席了晚会,这无疑是当众坐实恋情,这确实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傅司辰看到很多人开始围着何致远,不禁轻声笑了笑,然后也像是落了一个清净,和蒋历坐在角落中说话,不过即使是这样,还是有不长眼睛的过来打扰他们。

两个人正在讨论丰城关于未来的部署,结果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两个人同时皱了皱眉头,抬头一看便看到了李珊珊坐在了他们旁边的沙发上。

李珊珊自然也看清楚了两个人的表情,她心底闪过一丝尴尬,不过仍旧是顺了顺头发,正准备找话题,却听到了旁边的男人冷冷的开口。

“滚。”

傅司辰看到好友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眼中带着一丝笑意。

李珊珊当场尴尬在沙发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看着两个人身边也没有带女伴,便想着过来打岔,谁知道刚坐下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她咬了咬牙,不管了,今天一定要豁出去。

“额……我是……”

“你听不懂吗?我说,滚。”

蒋历看到旁边的女人仍旧是不为所动,而且还想说点什么,顿时皱着眉头开口。

李珊珊的脸上飘过一丝恼怒,随后想到手机中的照片,抿了抿嘴,算了,先忍着,这件事以后慢慢算。

蒋历看着碍眼的人走了,抿了抿嘴,随后低声和旁边的人说话。

“你说何致远是不是不会再惦记着小嫂子了?”

傅司辰眼中看着人群中亲昵挽着女伴的人,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随后摇了摇头。

“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不管在哪一方面,我们都得防着他。”

蒋历点了点头,随后将杯子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便听到了身旁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他听到之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视线也落在停在了人群中的一个身影。

唐微微看着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特别是左丛,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可以说喝的眼神都涣散了。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红樱桃,然后低声叹息了一声,将她搀扶到了沙发上,她也不哭不闹的,只是一直盯着某处看,她见状,只好先让秘书看着,她则是去了晚会主场。

唐微微看着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回了左丛这,结果却发现人不见了,她四处打量了一下,果真看到了角落中纠缠的两个人。

远远的看过去,只能看到她在拉着红樱桃说什么,她看不清楚男人脸上的表情,但是明显能感觉的出来男人很阴郁,她抿了抿嘴,最终还是没有走过去,而是站在这里远远的看着。

左丛喝多了,其实她还是有一丝清醒的,不过是仗着这个喝醉的名义探一下男人的真实想法罢了,不过看到他眼中依旧带着冷意,顿时闪过一丝心灰意冷,她悲凉的笑了一声,然后踉踉跄跄的朝着门口的方向有去。

唐微微看到这里,连忙朝着她走过来,路过角落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某人,他依旧是身板僵硬的站在原地,好像是不能动了一样,眼神盯着电梯的方向。

左丛正靠在墙上等电梯,看到唐微微过来之后,挤出来一丝笑容,她看着还挺心疼的,这是得有多大的怨恨,才会做到这种程度。不过想到她和傅司辰分开的两年,便有些沉默了,她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所以没有资格去评价别人。

唐微微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人搀扶在了怀中,轻声说了一句。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她察觉到肩膀处的小脑袋在点头,然后便将人搀扶到了电梯,谁知道电梯门即将关上的一刻,门口便多了一个人,是红樱桃!

她感受到怀中的人身体僵硬了一下,紧接着看到他们走进了电梯角落,13楼到地下停车场只需要30秒钟,但是这个时间却格外的漫长,时间好像是停止在这一刻一样。

刚出电梯,唐微微正准备去开车,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冷清得声音。

“我送她回去吧。”

她好像没有听清楚,不由得回头看了他一眼,之间他神色之间仍旧保持着镇定,不禁低头看了一下搀扶着的女人,只见她此时昏睡过去了。

红樱桃看到她眼中的担忧,不禁皱了皱眉,随后说了一句。

“你放心,我不会对她做出来什么的,我和她住一个小区,顺带把她送回去而已。”

唐微微听着他将顺带两个字咬的很重,随后又想到了他平日里的为人,看了看喝醉的左丛,或许让他送她回去,她知道了应该会很高兴吧,想到这里,便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人交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