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辰倒没觉得有什么,傅成龙如果能安安生生的,他可以保证他晚年无忧,但是就怕这人心中有了邪念和贪欲,他当然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怕偏偏不能随人愿。

傅司辰和唐微微在回家的路程中还商量着傅成龙一家人的事情,唐微微听了傅司辰的分析后,整个人都有些忧心忡忡,他们被逼急了该不会对宝宝们下手吧?

一家人到家的时候,两个宝宝已经睡了,安顿好宝宝之后,唐微微才猛然拍了拍脑门。

“司辰,奶奶生日我们需要准备什么礼物啊?奶奶比较喜欢玉,要不然咱们两个有时间去逛一下?”

傅司辰听到这话却笑了,他站起来拍了拍唐微微的脑门,单腿跳到了床上。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交给我,奶奶的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放心吧。”

傅司辰说了这话,唐微微便把心放在了肚子中,两个人各自洗了澡之后,倒也没有折腾,安安生生的睡觉。

另一边的傅家,却不得安生,傅追焦急的在客厅中走来走去,看着和他一样焦急的傅成龙,不禁有些急了。

“爸,你别瞎转了,快点想想办法吧,明天真让小野种查的话,铁定出事,到时候咱们该怎么办?不能让他把咱们踢出傅氏啊,爸,你要知道,如果咱们真的被提出来了,再进去恐怕就不容易了。”

傅成龙被说的心烦,儿子说的这些话不是没有道理,他也清楚,但是他刚才给何致远打了三个电话,他都没有接。

何氏最近也是绯闻缠身,根本抽不出来时间给傅氏添乱。

“妈的,我就不信那个小杂种真的能置咱们于死地,明天我跟着你一块去公司,大不了和小杂种撕破脸,有老爷子罩着,他也硬不起来。”

傅成龙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一个烟圈。

白殷伶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是一想傅成龙说的也有道理,便默默的不说话了。

傅司辰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派田旭带着财务部的人去查一下星辉娱乐的账,他人刚刚开完会,便看到了田旭的来电。

“总裁,您父亲也在,我们还没有进去就被赶了出来,现在在星辉娱乐楼下的咖啡馆,您看……”

田旭是试探的语气,傅司辰知道事实并不像他说的真这么简单,有些无奈的抚摸了一下额头。

“等我二十分钟,我马上到。”

星辉娱乐和傅氏集团只隔了一条商业街的距离,他到了之后直接进了星辉楼下的咖啡馆,田旭和财务部的人看到他来了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什么情况?”

傅司辰推着轮椅进了咖啡厅,看到员工们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不禁问了一句。

“总裁,傅先生带着安保部的人堵在星辉的大门口,咱们的人都进不去,财务部的小张还被打了一拳,您说……”

田旭没有任何告状的意思,但是他们确实受到了这种待遇。

傅司辰的脸瞬间冷了下来,真的有能耐了啊?连他的人都敢动。

“走吧,过去看看。”

田旭推着轮椅,一行人直接进了星辉娱乐,一进去便看到楼下摆着十几张凳子,上边全部坐着保安,十几个人将电梯口堵的严严实实。

傅司辰示意田旭继续走路,直到他们距离堵电梯的保安只有三四步的距离,才停下来。

傅成龙上楼喝了一口水的功夫,再次下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傅司辰,他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保安中有人是认识傅司辰的,看到傅氏的总裁来了顿时对着身边不知情的人悄悄地说了一句,再加上傅成龙的反应这么大,整个保安队顿时有些人心涣散。

“知道我是谁吗?”

傅司辰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便看到保安中有不少人自觉的然让路。

傅成龙见状,连忙吼了一句。

“继续给我堵,这个月我给涨工资。”

保安们听了这话面面相觑,还真的有五六个人不怕死的搬了凳子继续堵着门口。

傅司辰冷笑了一声,也不再继续追问保安的事情,反而将视线停留在了傅成龙身上。

“你弄这么大的阵势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看来这星辉娱乐亏损的应该不少,爷爷不让你接管公司是对的,傅氏反了你手中迟早被你给败坏了。”

傅成龙听到这话变了脸色,傅司辰的话无非是戳中了他的痛处。

“傅司辰,你得意什么,你本事再大,我也事你老子,你这样处处针对我,小心我去媒体那里举报你。”

傅司辰听到这话简直是被气笑了,他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恶人先告状。

“你们如果还想在星辉娱乐呆下去,赶紧给我让开,你们要知道,我才是星辉娱乐的总裁,你们确定要接着坐在这里吗?”

保安们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无表情,说出来的话丝毫没有温度,不禁犹豫了,最后纷纷站在了电梯两侧。

傅司辰无视傅成龙站在原地干着急,示意田旭推着他进电梯。

傅成龙看到事情已经到了他控制不了的地步,烦躁的的抓了抓头发,想要上电梯,却发现电梯门被关上了,他骂骂咧咧的踹了一下电梯门。

傅司辰带领着田旭一行人直接到了星辉娱乐的财务部,星辉娱乐的财务部总监倒不像是楼下那些保安眼皮子浅,看到是总公司的人,老老实实的出了财务报表和近阶段的财务状况。

傅追和傅成龙看到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纷纷的锤了锤拳头。

“爸,该怎么办?傅司辰应该已经知道了。”

傅成龙看到傅追在原地走来走去,顿时觉得心烦意乱,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转的我头晕,不是还有老爷子吗?慌什么慌?不行就跟着我回家找老爷子去,我就不信他傅司辰还真的就六亲不认。”

傅成龙狠狠的吐了口吐沫,脸色阴沉的盯着财务室,这小子自从娶了那个女人之后,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