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库斯,拥有弑神的力量,怒族族长。反叛并把创世神召唤而来的强者,与创世神的代理人战斗时以一打七,是不折不扣的战神。

现今,马库斯沉睡于某个人身上,桃瑞丝也变成了千棠纪,有点实力的黑洞也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寄宿者,这场凹凸大赛着实无聊枯燥透顶。

——————旧设嘉德罗斯。

黑夜密布于丛林,万籁俱寂,繁星点点,动物全都沉睡,夜晚似乎不需要说,强者还是弱者纷纷加入休憩的队伍,为了明天的生死,弱肉强食之战奋斗。

在丛林里,一缕青烟缓缓升起,如果弱者点火生烟那是找死。

可是篝火照耀于嘉德罗斯冷厉的面容上,只把他的金色眉宇间的傲气变得更加狂,白嫩的包子脸肥嘟嘟的谈不上可爱,只有唯我独尊的霸气侧漏。

坐在篝火附近,背脊倚靠树根,嘉德罗斯金发被跳跃的火焰照得闪闪发光,他额头的金箍十分耀眼。左手弯曲放在直腿上,右脚曲起,右手握着大罗神通棍支撑自己的下巴。

金色的眸子冷冷地凝视着邪魅狂娟的旧设嘉德罗斯,瞧着对方一举一动比自己优雅,思考着自己的实力到底与他的差距多大。

一模一样的脸,露出的白皙纤细的腰肢,金眸流转着的是看不透的深邃辰漠,近似妖邪的魅惑地斜靠于王座上,右手撑着脸时的舒适自然,沉淀的平稳左手握书自动翻页的偶尔眨眼。

黑红色的衣服,还有从未见过的太阳纹路,这个嘉德罗斯全身散发着无限危险的诱惑气息,他脖子围着我的金色围巾,怎么看都不太搭配,却不影响他镇住一方地域。

他的威压很强,是与我生来俱有的气场,他与我第一次见面时,与我一般,目空一切,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自从他可笑的说爱我,变了。

他的目空一切

到眼中只有一个我。

旧设嘉德罗斯坐在王座上,合起无聊的鬼狐家族的情报,带着试探意味的笑容回应着注视自己的嘉德罗斯,果然对方只有一个“哼”。

旧设悠闲漫步一步一步走到嘉德罗斯坐的地方,在他冷死人的眼神里坐下来,并毫无压力的把脑袋靠着嘉德罗斯的胸口上,闭眼休息。

“一直盯着我,太直白的欣赏虽然失礼可我不介意。。”

“同一张脸赏什么。”

旧设嘉德罗斯自顾自的无言,不要脸的拉着兑换的被子盖好他和嘉德罗斯,睡在嘉德罗斯的怀里,在嘉德罗斯脑袋突突冒怒气的时还说一句“晚安”。

旧设嘉德罗斯霸道的靠近自己,全是信任的休息同时在与性命相交,嘉德罗斯之前拎着旧设丢出来,旧设嘉德罗斯就有直接抱着他自己睡的更加霸道行为。

“哼╯^╰离我远点。”低头凝视着旧设嘉德罗斯闭目养神脸,嘉德罗斯傲慢的偏头,一手拦着旧设嘉德罗斯的腰,把他拉紧自己一点,离火篝近一点。

雷德在树上瞧着老大们撒狗粮,不禁思考自己如果追到祖玛时,能不能用这一招拉近他们的距离。“嘿嘿,祖玛,我们待会……”

祖玛举起的刀贼亮,在篝火中闪闪发光。

雷德默然无语,望天叹息。

……

时间回到某天,冰封千里的寒冰地图。冰狼兽云集的地方,是参赛者的葬送之地,也是刷高积分的副本。

旧设神近耀捂住自己的下巴,神色自若,屹立于绝崖上,俯瞰很远的战场。那里是一个女孩子战斗的地方,冰狼死亡的修罗场。

那是脸上有圣女泪点纹路的女孩,她水蓝色的头发飘逸于冰晶中,水手服让她看起来更加青春靓丽。而她手掌凝晶着锋利坚韧的冰剑和护盾,一次次收割着冰狼的生命。

“Σ(っ°Д °;)っΣ(°Д°;可怕,恭喜参赛者安莉洁获得冰狼积分5000,升级35段,排名三十五,再接再厉! (′д` )…彡…彡溜了溜了”报分的机器人非常速度离开,害怕这个美丽可爱外表的女性兵器。

歪头思考一下安莉洁的目的,旧设神近耀表示自己或许真的老了,居然有不愿意当圣女而参加凹凸大赛的理由。

一旦参加凹凸大赛,除了第一名,其余都是陪葬,是否能愉悦到创世神,身为代理人(七神使)的傀儡与杀手,神近耀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愿望实现的代价本身就是血腥的,祈求创世神的怜悯,更不可能,因为创世神根本不是完整的。

是啊,哪怕在怒族反叛时,驾临的创世神依旧是残次的。

旧设神近耀摸摸额头的一抹红发,一个月步,临空飞起冲过去,在地面上翻滚三周,半跪冲散重力,淡淡的站起来平视呆愣一秒疑惑不解的安莉洁。

可爱软萌的甜音响起,安莉洁戳着自己小酒窝呆萌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神近耀,用通透灵魂目光凝视着旧设神近耀:

“死而复生的灵魂,您降临新世界的目的为何,是新生还是毁灭?”安莉洁说完之后,也很意外自己没有占卜出来者的目的。

旧设神近耀静静的看着安莉洁,在对方搞不清情况的基础下,他选择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莉洁:???

“圣女候选人,安莉洁,感谢你,好了,下次见面我们便是敌人。”旧设神近耀才不会告诉安莉洁,他在以前便喜欢她。

也是因为旧设安莉洁的反抗逃离,推了他一把走上凹凸大赛。

那个酷酷的御姐安莉洁一去不复返了,他也不再是话痨,新设的神近耀,他旧设神近耀看过了,新设神近耀一如背叛创世神的决绝和憎恨。

创世神是个无情无义无心无我,强大的无法接受的神明。

看来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我神近耀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神之死侍。

安莉洁感受着那短暂的温暖,不明白这个蓝色头发的男子与她有什么瓜葛。可是神明的指引,终将把我们送到相对的路。

“希望我们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不知名的先生。”安莉洁挥挥手,冰霜依附她的指尖。

冰漫森林地图很宽,旧设神近耀一个跳跃便在又一场大雪里失去痕迹。安莉洁不太想追踪,旧设神近耀很强大,她没必要去探寻有危险的人。

……

夜深人静,枯藤老树盘根错节,斑驳的岁月痕迹覆盖于这个副本,黑暗的影子遮挡住参赛者的视线,各色各样的野兽血迹斑斑点点,一道剑光劈过来。

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附带原力腐蚀性毒液,那是一头五米高的巨兽,它的皮非常厚,还有魔法的庇护,是这个副本的大boss。

安迷修快速分析形式,右手反握着凝晶,蓄原力于剑气,他的另一把流焱早就狠狠地插在巨兽的眼球下火焰燃烧。

“抱歉,在下今天必取你的性命。”用着所剩无几的原力,安迷修皱眉,一个蹬腿跳跃起来,落在巨兽嘶吼时的脖子附近。

蓝色的流动剑气狠狠的渗透切开了巨兽的脑袋,血溅三尺,流焱的火光燃烧着巨兽的皮毛,惨叫一声声哀嚎。

不过,安迷修很人道给它一个了结,让它走得很快。

“嘤嘤〒▽〒∑( ̄□ ̄;)恭喜……恭喜嗷,参赛者安迷修获得翎锯奥兽的地图副本积分136000,恭喜您提升排名大赛第五。嗷嗷,溜了——嘤嘤嘤~”机器人自动跑路,那速度简直有恶鬼追着它。

然而,机器人跑到石头后面时,一脚被踩碎了。

扛着雷神之锤,冷冷的邪笑,恣意的一脚踢飞机器人残片,他跳到安迷修面前,一如既往的打招呼:“好久不见,安迷修。”

沉默了几秒,安迷修翠绿色的眼眸抬起,一字眉立即皱起,他手中的双剑散发着剑气,他本人也是打起十二万精神,敌意比以往爆满。

“出手吧!”

雷狮嗜血地舔舔唇,紫红色的眸光充斥了对猎物的占有欲。至于猎物是谁,眼前站着的人不就是嘛。

之前遇到受重伤的安迷修,雷狮超级恶意爆发,或许又是想彻彻底底侮辱安迷修,又或者是最后见鬼的感兴趣了,他就很愉快的把安迷修洗干净睡了。

睡了一个倔强,眼里充满厌恶与恶心,对自己抱着绝对杀意又没办法的安迷修,他雷狮就这样看着自诩维护正义为骄傲的骑士成为自己的□□情人。

怎么说呢,他是我雷狮要得到的人。

(ps安迷修被谁重伤,想知道吗?没错,就是旧设嘉德罗斯。因为所以,科学道理,下章继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