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萧羿总是躲在柳嫔的身后,不敢多说一句话,对锦妃更是望而却步,如今还敢主动跑来质问她,心中难免有几分波澜。可惜了,无忧城中没有了结了他,锦妃上下打量威风凛凛的萧羿, 不禁后背冒凉风。

她勉强打起精神问道:“羿王,何事要向本宫问个明白?”

萧羿瞥了她一眼,拱手道:“娘娘应该知道,前不久儿臣被人暗害,险些丢了性命,多亏宋大夫及时医治才有今日!”

“是嘛!那本宫真该好好奖赏她!”锦妃此时恨不得嚼烂凌嫣的骨头。

“儿臣听说娘娘今日召唤了她来……”

“你要是为那个医女而来,那就走错了地方!”锦妃冷冷的说道。

萧羿不禁眉头紧皱:“娘娘不会是想说没见过她吧!”

“本宫原本想请她为本宫瞧瞧,可惜啊,本宫没有羿王的面子大!”锦妃慵懒的伸出手臂扶住额头轻叹。

萧羿此刻满腔怒火,心中暗骂:这歹毒的妇人,居然敢不认账!很快,他稳了稳心神,平静的的说道:“既然娘娘没有见到宋大夫,那只好求父皇为儿臣找她了!”说着萧羿就要往外走。

“站住!”,锦妃赶紧阻止萧羿,并带着几分怒意骂道:“那不知抬举的东西,不仅不肯为本宫看病,还毒死了为她送饭的老嬷嬷,逃跑了!”

萧羿脸上透着冰冷的寒光,锦妃赶紧道:“跑了也罢,来路不明之人,不一定惹出什么麻烦!”

看着锦妃那张令人厌恶的脸,萧羿再也无心听她废话,上前走近锦妃身旁低声说道:“娘娘,她若有个三长两短,儿臣只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锦妃心中一颤,怒道:“萧羿,你敢拿本宫怎样?”

“那娘娘您就拭目以待吧!”说完,萧羿拂袖而去。

“这个贱人的儿子,竟然敢威胁本宫,本宫不会放过你的……”锦妃气的摔碎了茶盏,在锦兰殿疯了一般大骂萧羿,吓得宫人们不敢上前劝阻。

萧羿出了锦兰殿,就命人传唤御林军统领沈镇南。

惊慌失措的沈镇南来到羿王面前躬身施礼。

“是你带走了宋姑娘?”萧羿阴着脸问道。

“卑职奉了锦妃娘娘之命,请宋姑娘给娘娘诊治!”沈镇南小心翼翼的答道。

“那她现在人呢?”萧羿一把揪住沈镇南的衣领怒道。

“不知为何,宋姑娘惹恼了娘娘,关亲王命人将她关入偏殿,后来老嬷嬷死了,宋姑娘就不见了……”沈镇南不敢看萧羿的眼睛。

“不见了?”萧羿冷笑道。“如果宋姑娘有什么闪失,你就提头来见吧!”萧羿猛地一松手,跌坐在地上的沈镇南赶紧爬起来,战战兢兢道:“娘娘已命宫人们在各处寻找宋姑娘,却不见她的踪迹,就差惊动了皇上了!”

“再去找!宋姑娘平安无事便罢,若找不到宋姑娘,你就到阎王爷那里叫屈吧!”萧羿愤愤的说道。

沈镇南憋了一肚子委屈,真不知道各位主子们都是怎么想的,只好带着手下继续寻找。

凌嫣在皇宫里度过惊心动魄的一天,云妃娘娘简单准备几个素菜招待她。 饭后,凌嫣无意间看见屋内摆了一个书架,大多都是医学药理之类,这都是她平日里在姑姑那里读过的一些书,翻看起来,倍感亲切!

“姑娘还喜欢看医书?”云妃笑道。

“小女不才,略懂一二!”凌嫣还礼道:“这药草香弥漫的院子、雅致的房屋、还有夫人您,都让我想起慈爱的姑母来。”

见凌嫣满脸的惆怅,云妃赶紧过去拉着她的手说道:“好孩子,别难过了!我一定会让晋儿带你出宫的!”

“多谢夫人!”凌嫣慌忙道谢。

“孩子,你是怎么进宫的?”云妃关切的问道。

听到云妃问自己,凌嫣真是一言难尽,就将自己是怎样被骗进宫,怎样被捉,老嬷嬷之死一一告知。

“锦妃母子手段向来卑劣,没想到宫外你还能被他们算计,唉!”云妃叹道。

说起医学,知识之丰富,见识之广的凌嫣,还讲了很多云妃没有听过的人文趣事,云妃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遇到凌嫣让她倍感欣慰。

“嫣儿,可惜我学了一辈子的医,到头来却无人可医,只能在这里种些药草打发时光罢了!”

“夫人如果不嫌弃,那就教我吧!”凌嫣眨着眼睛说道。

云妃笑道:“你这丫头的医术可不见得比我这个老太婆差,我哪能教的了你?”

“夫人此言差矣!孔子云:三人行,必有我师,即使姑姑在,也有要向您学习的地方,更何况是我这个不经事的丫头呢?”

“你这丫头可真会说话,好,今天我就收你这个徒弟,也不枉我多年苦心研究的医学!”云妃说话间有几分激动。

“师父在上,凌嫣给师父磕头了!”凌嫣跪地行师礼。

“好,好哇!乖徒儿,快起来!”云妃眼中分明闪着泪光。

这一夜,这个药草芬芳的小院的烛光跳跃,师徒二人有说不完的话。

这一夜对萧羿来说是个无眠的夜,不停的派人打听寻找的结果,回来的人又一次报告:“王爷!还没有消息!”

“再找!再找!”萧羿疯狂的吼道,他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心里越来越没底。

林西赶紧宽慰道:“王爷,凭着宋姑娘的本事,能从锦妃娘娘手里逃脱,这会儿不一定在哪里躲着,唯恐被锦妃娘娘捉住!”

萧羿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叹了一口气,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想沈统领还是漏掉一些地方!”林西神秘的看了看萧羿。

“哦?什么地方?”萧羿一脸的疑惑。

“云妃娘娘的小院在宫中西南角,一个最容易让人遗忘的角落,不知他们可曾去过。”林西提醒道。

听林西这么说,萧羿赶紧叫来沈镇南。

“回禀王爷,云妃娘娘居住的芳草园,除了晋王,没有皇上的准许,其他人不得靠近。”沈镇南如实禀报。

萧羿松了一口气,或许,或许凌嫣就在那里。

云妃,在萧羿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与世无争,和母亲一样性格懦弱的女人,她的云香殿里总是种着各种草药,父皇是一个忌医讳医之人,很少召见她,更不愿到她的云香殿。没想到,这几年,竟然被父皇赶到芳草园那个偏僻的小地方。看来这宫中只有如锦妃般口蜜腹剑的小人才能光鲜荣耀。想到这里,萧羿不禁握紧了拳头。

“你们都下去吧!”萧羿平静的说道。

沈镇南赶紧抱拳说道:“王爷放心,卑职会继续派人找宋姑娘的!”

“不必了!”萧羿挥手示意。

沈镇南疑惑,实在不知这王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会儿着急的发疯,一会儿平静似水,哪敢多问,能保住小命就好,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林西,你去芳草园走一趟吧,不必惊动云妃娘娘,只要知道嫣儿在那就好!”萧羿想想还是派林西更为妥当。

林西领命出去。

不知是被萧羿吓到了,还是被气着了,锦妃心慌意乱,难以入眠,不断催促宫人去打探消息。

“这死丫头,真是神出鬼没,会躲到哪里去呢,连萧羿都找不到她!”锦妃感到胸闷气短,一旁的小宫女赶紧端来茶水。

“去,让人继续打探,一有消息,立刻禀报。”锦妃命令道。

“是!”小宫女应声出去。

在羿王府等候消息的薛子林、木子澈更是坐卧不安,夜已经深了,却迟迟不见萧羿回来,子澈着急的说道:“师兄,我们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不如皇宫里走一趟吧!”

“好,现在就去!”薛子林话说的干脆,迈腿就往外走。

原本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才能劝动谨小慎微的大师兄,没想到师兄如此干脆,却也是意料之外,子澈有些纳闷,凝望着子林。

“还不快走?”看着发愣的子澈,子林着急的催促道。

“走,现在就走!”子澈赶紧跟上。

“瞧,再不睡啊,天都亮了!”云妃笑道。

“徒儿不觉得困,还有很多问题要向师父请教呢?”凌嫣意犹未尽。

“我这个老太婆可熬不过你了。”云妃打着哈欠说道。

“师父总是说自己是个老太婆,哪有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太婆呢?”凌嫣调皮的说道。

“就你嘴甜,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晋儿虽说孝顺,却只会说些不疼不痒的话气我,哪里有你好?”云妃感叹道。

“师父,徒儿可以经常陪你啊!”

“这里是龙潭虎穴,出了宫,就不要回来了,哪里都比这儿好!”说着,云妃暗自垂泪。

“师父,那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吧!”凌嫣认真的说道。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这一辈子都被锁在这个牢笼里,这都是命!”

……

林西看到屋内的情景,为自己的傻王爷感叹一番,他在那里急的发疯,人家宋姑娘却在这里与云妃娘娘相谈甚欢,还拜了师父!赶快禀报王爷吧,让他别再瞎操心了,宋姑娘,能耐着呢,孤高冷傲的云妃娘娘也能被她哄得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