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饭菜快要做好的时候,何父的电话响了,在两兄妹期待催促的目光中,何父擦了擦手上的汗水,才用温柔的声音接了电话:“喂,玉烟啊,你到了没有?”

“到小区门口了啊,你等着,我下去接你。”

说着何父连忙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急匆匆地穿鞋出门了,而刘景瑞和何婠好笑地对视一眼,然后默默地做收尾工作,何婠洗手炒了最后一份青菜,而还没有点亮厨艺技能的刘景瑞就收拾饭桌,并把菜一碟一碟地端到桌上。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刘景瑞瞥了一眼玄关处被遗忘的属于何父的钥匙,哑然失笑,原来心急的何父忘记拿钥匙了。

“哥,谁呀,怎么这个时候来?”厨房里传来何婠的声音。

刘景瑞轻咳了两声,忍住笑意应道:“应该是爸,他刚才没拿钥匙就下去了。”说着他人已经去开门了。

开门一看,果然是何父,他身旁站着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打扮得有些中性的二八年华的女生,那个妇女应该就是柳玉烟了,她长得挺漂亮的,有一股江南女子的韵味,乌黑的长发用一根玉簪盘起,穿着一身绣着紫玉兰的浅蓝色旗袍,很漂亮。

而旁边的女孩就是田梦,长得和她的名字一点儿都不相符,她留着像男生一样的短发,长得也很中性,穿着白色衬衫,蓝色破洞牛仔裤和一双运动鞋,浑身干净利落,手中提着一大袋的水果和饼干什么的。

“爸,这两位是……”刘景瑞收回打量的目光,然后故作疑惑地看向何父,等待他介绍人。

何父咳嗽了两声,有些扭捏地看向柳玉烟母女,顺着刘景瑞的话连忙介绍道:“这是你柳阿姨和田梦妹妹。”

  “原来是柳阿姨,田梦妹妹,你们好,我是何恒,我妹妹何婠正在煮饭呢!”刘景瑞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他让开了身子,“你们快进来吧!”说着他伸手接过田梦手中的东西。

柳玉烟看着这个有礼貌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跟着何父进了屋,而田梦则目光大胆坦荡地打量着这个以后可能是她哥哥的男生,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好。

这时候,何婠已经把最后的一道菜端上了饭桌,两方人相互介绍又寒暄之后,便入桌了,两个小姑娘都是性情豪爽类型的,她们年纪又差不多,一见如故,顿时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而何父和柳玉烟两人之间泛着粉红泡泡,让人羡慕又腮帮子发酸,刘景瑞时不时地插上几句话,饭桌上一片欢声笑语。

这顿饭大家吃得都很尽兴,直到夜幕降临时分才结束,何父把柳玉烟母女送回家了,刘景瑞和何婠留在家里收拾残羹剩饭,兄妹俩对柳玉烟母女的第一印象都很不错,一致认同柳玉烟做他们的后妈,当然,最重要的是何父喜欢她。

送完人回来的何父被儿女拉着坐在客厅,他们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了何父,何父很高兴有这么一对善解人意的儿女,要是小女儿何倩现在也在就好了。

何父也把他的决定告诉了两兄妹,他和柳玉烟决定四月中旬时结婚,不需要大办,扯了证后只请双方亲戚吃顿饭就好,对此,兄妹两个举双手赞成,于是第二天,何父和兄妹两把去了医院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何倩。

夜深人静时分,叶家。

刘芸淑再嫁后是全职太太,不用出去工作,小日子过得别提多美了,可是自从她和前任还没有扯离婚证的事情曝光之后,大家都知道她婚内出轨,现在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叶家因为她被人肉出来,街坊邻里都投来异样的目光,甚至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让好面子的叶父颇为羞耻,他气恼之下取笑了她的一切优待,直接让她跟保姆似的伺候一大家子,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省得出去丢人现眼。

累了一天的刘芸淑伺候完叶父和儿子洗脚后才能喘一口气,但她屁股还没坐热,洗完澡穿着一身可爱的睡衣的叶可莹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目光扫了一圈,秀气的眉头蹙了起来,语气不悦地问道:“妈,我的牛奶你热了没有?”

“我这就热上去!”刘芸淑连忙站起身来赔笑,从冰箱里面找出鲜牛奶,手上的动作很麻利,神情不见一丝恼怒,“莹莹你先去把头发吹干,热好了我给你端进房间里去啊!”

“那好吧!”叶可莹微微皱眉,有些不太满意,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房间,她的房间到处都是粉粉的,很梦幻唯美,这是她心中柔软的一角。

叶可莹做在书桌前,一边那吹风机吹着头发,一边看手机,这时候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她皱了皱眉头,点开了。

“小心周浅秋给你下药!”

见到这条信息,叶可莹第一反应就是那天的□□,那混乱的一天,她想着不由得胭脂色染上面颊,身体轻颤,眼睛染上些许迷离,哎呀,羞死人了!羞涩了一会儿,她眸中染上疑惑,这和浅秋有什么关系?

“你是谁?”叶可莹回过神来,放下吹风机,编辑三个字发了过去,可惜对方没有回话,这让她满腹的疑惑无从问起,而她又是个什么事情都可以从脸上看出来的人,而作为和叶可莹最为亲密的四个男主自然很快就得知叶可莹不高兴的原因。

于是,他们直接运用手中的人脉彻查了当初下药的事情,查来查去,最后牵扯出了周浅秋这个心上人的闺蜜,不由得有些震惊,周浅秋可是莹莹的闺蜜啊,不过,现在想一想,那何倩一直是一个乖乖女,她根本就没有买药的途径。

但是周浅秋就不同了,她认识很多的小混混,那些小混混有不少甚至□□之类的案底,四人找上那些小混混,经过一番威逼利诱之后从他们口中得知,周浅秋确实有过向他们□□药的事情,这下子,真正罪魁祸首找出来了。

虽然冤枉了何倩,但是从来高高在上的四个男主不约而同地忽视了这件事,对何倩没有任何的道歉或是补偿,而知道真相的叶可莹只是沉默了片刻后,便又和四个男人恩爱去了,很快就把这件事情遗忘在了脑后。

有一天,学校里忽然传出周浅秋差点儿被人□□的事情,虽然有好心人及时阻止并帮她报警救下了她,但是她在挣扎的时候被推倒,脑袋撞到了墙壁,流了一大滩血,醒来后神志有些不清楚,后来被周家送进了精神病院里。

刘景瑞面无表情地把一张电话卡折成了两半,扔进马桶里,然后看着它被水冲走,不留一丝痕迹,然后他买了一束茉莉花去医院,把周浅秋得报应的这件事告诉了何倩。

四月中旬,柳玉烟和何父领了结婚证,他们在酒店里摆了十五桌酒席,请了双方的亲戚,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结为夫妻,于是柳玉烟和田梦正式搬进何家,生活在了一起。

何家有了一个女主人之后生活有了很大的不同,何父每一天都精神饱满,整个人都感觉年轻了好几岁,何婠身后多了一个小尾巴总想要和她学跆拳道,刘景瑞总是一脸宠溺地看着两姐妹嬉戏打闹。

离高考还剩不到两个月了,所有高三学生都在为高考做最后的冲刺,刘景瑞也不例外,每天都沉浸在题海之中,他算是体验到高三狗的高压忙碌生活了,自我感觉还算不错。

五月十五这一天,医院传来了一个令何家人都无比振奋欢喜的消息:何倩醒了,消息传来时,何婠、田梦和刘景瑞正在上课,他们听到消息后,二话不说就请假朝医院赶去了。

到医院时,何父和柳玉烟已经守在何倩的身旁了。

何倩此时有些虚弱,她双手捧着碗,慢慢地喝着柳玉烟给她炖的老母鸡汤,何父笑容满面地看着醒来的女儿,何倩一见刘景瑞他们进来,便停下了喝汤,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刚才何父已经跟她说了柳玉烟母女的事,她并不反对何父再次结婚,她很高兴有了妈妈,还有一个妹妹。

何家人都聚齐了,他们对何倩嘘寒问暖,也讲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学习生活中遇到的趣事……冷清的病房一下子变得热闹极了,很是温馨。

傍晚,确定何倩的身体除了虚弱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毛病后,何父给何倩办了出院手续,然后收拾了些病房里的东西就出院了,何家三兄妹就到菜市场进行了大采购,何婠和田梦挑菜买菜,而刘景瑞在后面当苦力,拿东西。

回到家,柳玉烟掌勺,何父打下手,两人很快就倒腾出了一桌热腾腾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因为何倩长期不进食,所以柳玉烟特意给何倩单独做了一份流食,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晚饭。

晚上,田梦和何婠凑合睡一个床铺,何倩自己睡一屋,刘景瑞觉得他们家也该买一间大一点儿的房子了,否则都住不下人,他心里已经琢磨着该怎么赚大钱了。

大病初愈的何倩不适合上学,而且学校那边也申请了休学,所以只能留着家里,而家里其他人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并没有多大影响。

刘景瑞送何婠到班级里的时候,看着曾经坐在叶可莹四周的四个男主的座位已经空了出来,现在只剩下叶可莹孤零零地坐着,因为其他人根本就不敢坐在王子们的位置上。

教室里,叶可莹时不时望着她身边空旷的座位,脸上神情失落又难过,她不知道她的王子们为什么突然不再和她联系,而她的身份低微,就算是想找他们,也去不了他们生活的地方,打探不到一点关于他们的消息,此时的她忽然感觉到她和他们的差距那么大。

刘景瑞抬头看了一眼湛蓝透彻得仿佛一块蓝宝石的天空,眼底一片深沉,曾经作为一名律师,他很擅于运用法律维护权益,也擅于利用法律制裁犯罪……他轻笑一声,半点没有引人注目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