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仪萱,你在哪?我去找你。”孤子风在电话另一头急坏了。

原来他看到了仪萱和启睿争吵的全过程,当他看到仪萱跑出去的时候,他刚想追过去就被周启睿拦住了,说让她静静。

可以转眼三个小时过去了殴仪萱依旧没回来。

宿舍里的人也都全无睡意,满脸担心。(除了严洁)

而电话另一头很乱,这是在打N个电话唯一通的一次。

“海...洋...酒吧...我在这儿...喝酒。”嘟嘟嘟...

孤子风慌张的打开导航,走到海洋酒吧,看到了全醉的殴仪萱。

当孤子风到的时候,殴仪萱红着脸趴在桌子上,几乎快不省人事了,不过幸好海洋酒吧一般当地的混混进不来,相对来说殴仪萱十分安全。

孤子风结了账,抱起半醉半梦的殴仪萱就上了车。

孤子风没有带殴仪萱去学校,因为宿舍早已经关门了,又怕去宾馆影响不好,所以便殴仪萱去了一个他们四个哥们儿的秘密基地。

那个秘密基地是周启睿的别墅,周家的财产没有人敢偷,所以除了定期去打扫的阿姨一般没人,那个别墅是他们四个人的休闲场所,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在这里打游戏,游泳,却从来不开派对,不带女生来,这是周启睿定的规矩,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孤子风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客房的床上,欲起身给她倒杯水,却被她用手抓住,嘴里喃喃的道:“别走,别离开我,子风哥,别走,启睿不要我了,你别走。”

孤子风回握着她的左手,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她通红的脸,一脸心疼的回忆起以前。

“哎哟,好痛!”欧怡萱十二岁的时候和孤子风、周启睿去山上玩,不小心摔倒了。

孤子风紧张的跑过去:“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别扶右边,别扶左边。”

“为什么?”

“因为爱情在左,友情在右,左边是留给启睿牵的。”

孤子风失望地将她扶起。

想到这儿他又握紧了她的左手,仿佛一松开她就会跑掉一样。

他又想起了更多:

六岁那年:“子风哥哥,我长大做你的新娘子好吗?你对我太好了,我很喜欢你。”

十二岁那年:“子风哥,我觉得启睿好高好帅呀,又冷又酷,真喜欢他。”

十五岁那年:“子风哥,我好像喜欢上启睿了。”

十八岁那年:“子风哥,我考上了你们上的大学,能和启睿光明正大的进出了。”

十九岁那年:“子风哥,我要追启睿,你帮我。”

二十岁那年:“子风哥,我觉得启睿真难追,不过他一直都没谈恋爱,我还有机会。”

今年:她为他喝醉:“子风哥,启睿他不要我了,你别走。”

从殴仪萱六岁说要做他的新娘时,他就一直期待着直到现在。

“别怕,仪萱我不走,所有人都离开你,我也不会走的,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会默默守护你,但愿你能幸福。我会做你隐形的王子,默默守候只为你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