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该起床了。”佣人小心翼翼的敲开了房门,走到床边的时候又温柔的唤着她。

“还不想起来,不要管我了。”她的声音淡淡的,重新闭上了眼睛,不想理会任何人。

佣人站在旁边有些为难,想了一会儿之后又轻声地解释道:“少爷临走的时候嘱托我们一定要叫您起床吃早饭,说是吃完之后再回来继续睡也可以的。”

曲宁宁 想起了这几日都一直没有去上班,公司的事情全部都靠林菱一个人。她也是该回去看看的时候了。

佣人把一碗鸡汤端到曲宁宁 的面前,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以后每天只给我准备一些粥就好了。”

“可是少爷说那些没有营养。”

“这些东西我再喝就要喝吐了。”曲宁宁 将碗往前面推了推,看起来根本不想喝的样子。

佣人还是有些为难,继续说道:“少爷他……”

“不要总是少爷少爷了,我在这个家里就一点地位都没有吗?”曲宁宁 忽然间大吼起来,把佣人都吓了得一怔。

其他人的目光都纷纷小心翼翼地飘过来,毕竟这位夫人平日里面温柔体贴,从来都没有哒声讲过话,只有和少爷吵架的时候才会这样激动。

曲宁宁 知道自己刚才的情绪又有点激烈,看到佣人的眼神,立刻调整了一下呼吸,声音平稳的说道:“我是说……我真的喝腻了。”

“好了,既然夫人不喜欢,以后你们就不要再做鸡汤了,做一些清淡的菜给夫人。”管家这个时候走过来调节,用人端着鸡汤离开,随即换了一碗白粥端上来。

曲宁宁 心中有些愧疚,自己的情绪不应该这样随意的牵连别人。

她抬起头看了看管家,咬了咬嘴唇缓缓地开口:“刚才真的是对不起,你一会儿帮我向她道个歉。”

“好,其实怀孕的女孩子情绪都是这样不稳定的,我们也都能理解。夫人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他尽力的安抚着曲宁宁 的那颗愧疚的心,曲宁宁 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

果然白粥要比那些补汤更加美味,至少喝起来的时候不会觉得腻。

“对了,我一会儿需要回公司一趟。你找一个司机送我过去吧。”

“好。”管家微笑着点了点头。

曲宁宁 忽然又想到了昨天她强行出去,容厉行肯定找了自己很久。

放下勺子,曲宁宁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你和容厉行报告的时候,可以告诉他,我现在一切都好,不要担心。”

“嗯。”管家的情绪很是平淡。

回到公司的曲宁宁 ,刚刚走进去就见到了很多打招呼的人。

“宁姐好。”

“老板回来了!”

她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像平时一样温柔的回应他们。

可是心里却总是不舒服,她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直到走进去看到了林菱正在给手底下的员工们吩咐任务,抬头就看到了穿着厚厚的风衣的曲宁宁 。

“咦,我以为你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呢。”她微微蹙着眉头,走过来赶紧扶着她。

“哪里有那么矫情,我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

林菱却一边把她送到办公室,一边抱怨着说道:“才几天而已,那天我可是在医院里面听到医生的嘱托,让你在床上躺一个月呢。”

“那可真的是发霉了…”曲宁宁 抿着嘴唇苦笑着摇了摇头。

走到办公室里面,这里的环境依旧是一尘不染。看来保洁阿姨每天都会进来打扫,她走到床边把窗子打开,清新的空气流淌进来,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林菱坐到她的对面,盯着她好一会儿才问到:“和容厉行的关系有没有要变得好一点。”

曲宁宁 耸了耸肩膀,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秒钟,随即摇了摇头。

林菱看到她一副失落的样子,心里既心疼又着急。

她又继续说道:“那天在医院的时候,我已经把他臭骂了一顿,他也知道错了。其实你们之间不用这样一直冷战的,毕竟现在都已经快要当爸爸妈妈了。”

林菱一番苦口婆心之后,曲宁宁 只是抬起头笑着问道:“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

林菱听到这个问题,双颊不自觉地变得有些微微红晕,点了点头:“下个月在一家小教堂举行,既然你之前一直不想当伴娘,大概是怕肚子会大了吧。”

“如果是下个月的话应该还不太明显。”曲宁宁 挑了挑眉毛。

林菱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笑着说道:“那我把伴娘服到时候送到你家里,你试一下,我好让设计师调整一下尺寸。”

“就这样结婚了?”曲宁宁 又一次不放心的继续试探。

林菱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结婚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为什么你会一直这样在意?”

曲宁宁 被这个问题问的一愣,想了一会儿之后,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因为自己这段婚姻如今并不幸福。

她不得不承认容厉行是真的爱她,曲宁宁 也能理解那天容厉行随手的一堆,绝对不是故意的。

她这些天一直用那件事情做引子生气,其实真实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总觉得容厉行有事情瞒着自己。

林菱知道了她的顾虑之后,忽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激动地说道:“既然容厉行不愿意说,楚之翰和他十多年的朋友,而且关系这么好,应该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曲宁宁 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于是笑着说道:“那我晚上和你一起回家。”

“好,在我家吃晚饭吧。”林菱笑嘻嘻的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的都是即将步入婚姻的幸福。

“喂,这个菜叶你都没有洗干净,上面还有泥土呢。”

“你知道什么叫做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吗?”楚之翰一脸不在意的模样,继续手里揉搓着剩下的几片叶子。

林菱直接在他的头上打了一个暴栗,气呼呼的说道:“让你在家里做几个菜,结果你就做一个火锅,也不知道孕妇可不可以吃火锅。”

“我这不是觉得又省力又经济实惠?”楚之翰自从现在被断了经济来源之后,几乎所有的花费都是在从林菱的身上扣除。

他身为一个男人自然不想要这样继续压榨林菱,想着等婚礼结束之后就赶紧去找一份工作。

“好了,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我的工资这么高,养活我们两个根本就不成问题。以后还是希望你能够大方一点吧。”

林菱笑着在他的头上拍了拍,像是在抚摸一个宠物似的。

曲宁宁 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听着他们在厨房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忽然间嘴角就勾起了一抹弧度。

或许这样子的相处方式才是情侣之间正常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自己和容厉行总是那种相敬如宾的感觉。

她又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感受着里面有一条生命的存在。

“宝宝,妈妈向你保证,你出生以后一定会是最幸福的孩子。”她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菱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看着一脸愁容满面的曲宁宁 ,她当然也跟着心疼又无奈。

“开饭了。”林菱微笑着对她说道。

曲宁宁 点了点头,站起身一起走到了饭厅。

锅里面的水还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楚之翰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来我们这里吃饭怎么没带着容厉行那个臭小子。”

“他…他工作很忙。现在应该还没有下班呢。”曲宁宁 故意的随便找出了一个理由敷衍楚之翰。

楚之翰点了点头,又在锅里面放了许多的肉卷,然后转过头又加了菜放到林菱的碗里。

曲宁宁 静静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虽然之前一直为林菱担心,但是不得不说,楚之翰满心满眼心里想着的都是林菱,就算是家庭的原因暂时有些困难,日后一定会对她好的吧。

想到这里,曲宁宁 似乎也放心了许多。不再像以前一样担心林菱会受到伤害。

她抬起头的时候和林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双眸之中都闪过了一丝的精光。

“之翰,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喝过酒了哈。”林菱忽然之间站起身朝着身,后的酒柜走过去。

楚之翰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只不过是吃个火锅而已,还至于去拿一瓶红酒吗?”

“还是要喝的,我现在怀了孕不方便喝,要不然今日一定不醉不休。”曲宁宁 礼貌性的微笑着,楚之翰却总觉得她的笑容里面带着深深的漩涡。

说话间,林菱你就拿着一瓶昂贵的红酒,还有两个杯子走了过来。

“宁宁今天以茶代酒和我们一起喝。”

“可是……”楚之翰皱着眉头看着林菱给他的酒杯里面倒满了红酒,就已经感受到了深深的仇怨。

林菱却笑嘻嘻的打断他:“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应该庆祝一下吗?”

楚之翰这回更懵了,他磕磕巴巴的说道:“今天难道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林菱撇了撇嘴,又继续讲到:“什么特殊的日子都不是,我们只是庆祝一下妞妞马上就要当母亲了,而我们马上也要结婚成为合法的夫妻,难道些都不该庆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