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被高新赶出来了?”

林满月知道高新已经不会轻收拾孟亭瑄,只是没有想到那家伙这么沉不住气,这几天就将孟亭瑄赶出来了,都不怕他和艾薇儿染上嫌疑的吗?

“是的,除了吴梦曦之外,全票否决的那种。”

林满月对于孟亭瑄的事情,几乎是了如指掌,若是他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不错啊!这么快就动手了,那我就送给他一份大礼好了。”

想到自己即将有很重要,而且让自己很痛快的事情要做,林满月忍不住摩拳擦掌了。

“大礼?你要送给高新吗?”

“当然不止是他。你忘了参与这件事情的人还有谁吗?这两个人,我一个都不能放过。”

林满月最看不起背后捅刀子的人,就什么话当面说,背后搞鬼算什么英雄好汉?

“满月,我劝你最好还是想清楚。毕竟那个人在公司的地位比我要高得多,在纪总面前还得脸。”

经过孟亭瑄这一提醒,林满月这才恍然大悟。

艾薇儿……真是件麻烦事儿。如果自己将艾薇儿拖下水,公司的业绩毕竟遭到损失,然后纪昊辰就又有的忙了。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再想想。首先你需要将录音笔给我。”

录音笔里面的录音很重要。是扳倒高新和艾薇儿的重要证据。当时她因为纪昊辰没打电话的事情心情不好,直接给孟亭瑄拿去听了。

“好。你现在在哪里,我去给你送?”

林满月想着当初孟亭瑄的新闻上头条之后,公司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画面,脸上一黑。

“不用了,你现在应该不方便出门,还是我去找你吧。”

其实林满月也受到影响的,但是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片场了,所以在媒体记者那边应该是没有参与孟亭瑄被拒演的事情,影响力没有那么大。

“我在蓝星酒店。”

孟亭瑄很有自知之明的直接报告了位置。

这件事情一出,再加上上次的经验,孟亭瑄很是自觉的找了个酒店住。如果衡水澜庭的房子被媒体曝光了,他可就真是体无完肤了,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

“等我,我马上过去。”

林满月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孟亭瑄赶紧惊呼一声。

“不要啊,录音笔没和我在一起,在衡水澜庭呢。不过你那天晚上走的匆匆忙忙,应该没有带钥匙。算了算了,来我这里取钥匙。”

两个人将行程商量好,林满月这才挂断了电话。

因为即将发生的事情会让她觉得很爽快,所以她颇有些激动的拿着手机,想像自己该如何将高新拖下水。

导演收受贿赂恶意抹黑演员,并且将其逐出剧组,这样的名声一旦传出,就算是多有技术水平的导演,都会因为人品被质疑而造成终身性的封杀。

到时候,高新可就真是追悔莫及了。

可是艾薇儿呢?录音曝光势必要曝光出有其他人参与这件事情的真相。因为那录音是两个人的,而且有心人士还可能拿着录音去对音色。

要知道,一个人的音色是天生的,绝对不会变的,艾薇儿被曝光的几率就非常大。

这件事情,她还是和纪昊辰商量一下吧。

打定了注意,林满月放下手机刚要转身,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之后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纪昊辰。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纪昊辰单手一揽,很是自然的将林满月搂进怀里。

“没想什么。”

林满月强压下心头的颤动,心里却在埋怨自己的不争气。

明明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亲密接触了,如今身体再被他碰到,还是会心跳加速。

“是么?”

纪昊辰的眸色深深,意味深长的看着林满月。

小女人明明就是有事,竟然还不告诉自己,这种情况怎么办?

自然是他最喜欢的床法侍候了!

不过为了避免耽误正经事,他决定给林满月一个机会。如果她还不坦白的话,就别怪他了。

“那个,纪昊辰,我想问你个问题。”

“说。”

“如果我们公司的艾薇儿陷入绯闻,你会不会很苦恼?”

林满月不知道艾薇儿在纪昊辰的心中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也不知道自己的。而艾薇儿喜欢纪昊辰,是公司里面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当然会。”

纪昊辰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会?”

林满月怎么也想不到这纪昊辰会回答的这么痛快。

难道他在自己面前夸奖别的女人,都不怕自己会吃醋发脾气的 吗?

“是啊,她可是我公司的当红女明星,如果她的名誉受损,公司的受益自然会受到影响。你说公司要是不赚钱,你老公会不会很苦恼?”

纪昊辰给林满月解释的头头是道,条理分明。最后还朝着林满月挑挑眉,唇边的笑意更加惹眼了。

“会的。”

林满月想也不想的附和道。

纪昊辰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他背负着整个公司,所有员工养家糊口的责任。如果不赚钱,他一定会很难受.

“如果艾薇儿做了她不该做的事情,就比如恶意中伤别人,就不能惩罚她吗?”

她这样恶意伤害孟亭瑄,林满月作为孟亭瑄的经纪人加朋友,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她根本做不到。可是如果因此惹得纪昊辰苦恼,她又该如何选择呢?

谁想到下一秒纪昊辰就给了她答案。

“不是能不能,而是一定要。只不过不能太过急躁,要学会一步一步来。”

自己的小妻子自从五年后归来,性子就变的有点急躁。

纪昊辰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顶,看着她像小猫一样不反抗,反而是享受被自己抚摸的模样,就觉得十分窝心。

“可是要扳倒一个人,还有了充足的证据,不应该是很快的吗?”

从来没有人教过林满月要一步一步来。她一向嫉恶如仇,伤害自己利益的人直接斗个鱼死网破。

“有了充足的证据当然快啊。但是你能保证你手中掌握了她全部的证据吗?”

纪昊辰没想到小女人对这个问题这么好奇,不过现在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好好给她讲讲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