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楚凌家小区出来,是一条老街,楚凌从小在这里长大,眼前都是看惯了的风景。楚凌随着徐沅澧的目光也看向街上,街的两旁是一家挨着一家的小店,卖水果的,买手机,卖衣服的还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都有,路上行人往来,有的悠闲,有的急促,人生熙熙。其间还夹杂着汽车喇叭的声音,因为是一直没有扩路的老街,所以经常会堵上一连串的车,上下班的高峰更是寸步难行。而在人行道与车道之间的护栏上挂着大红色的条幅‘禁止开墙打洞’,这是市里的新政策。再过几个小时,就会有推着三轮车的小贩在路边售卖煎饼凉皮肉夹馍,然后和城管你追我跑。反正就是这么一副司空见惯的景色。

但是,也许看在徐沅澧的眼里,却是另一番的感触。

楚凌上前一步,与徐沅澧肩并肩的站着的,他看到那个人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他在他身旁轻声道“欢迎来到,2017年。”

徐沅澧转头看向他,对他笑了笑,楚凌看到了他微红的眼眶。

“转眼沧海桑田,真好。这里,比我那个年代热闹多了。” 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样多的人了,这样多鲜活快乐的国人。

楚凌想说人多了其实也不是件好事,会造成很多其他的问题。但是却比那个战火纷飞朝不保夕的年代,好上太多了。

“谢谢。”楚凌对徐沅澧道。

他没有说为什么道谢,徐沅澧也没有问。他只是摇了摇头:“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他们。”

小学时候有一篇课文,楚凌以为自己早就忘了,但这时候却忽然想了起来,每个字都清晰可见。

——比如蹲防空洞吧,多憋闷得慌哩,眼看着外面好好的太阳不能晒,光光的马路不能走。可是我在这里蹲防空洞,老百姓就可以不蹲防空洞啊,他们就可以在马路上不慌不忙地走啊。他们想骑车子也行,想走路也行,边遛达边说话也行。只要能使老百姓得到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正是如此。

那些不知名的,我们会深深铭记。

俩人在街口沉默的站了一会儿,之后徐沅澧指着一辆即将进站的公交车问:“那是电车?”

“那是公交车。”楚凌回答,之后想了想补充道,“就和你们那个时代的电车差不多,现在也有电车,可是不需要轨了。啊,有一辆有轨的,在前门,可是那是用来招揽旅游的,模样应该和你那个年代的差不多吧。”

“前门还在?”

“嗯。重新修正了,现在是旅游区。” 楚凌点了点头,然后他见到徐沅澧扬起嘴角微微笑了下。

之后徐沅澧又指着连着开过来的颜色模样明显与其他车不同的三辆车问,“那是?”

“那是出租车,大概就相当于你们那个年代的洋车。” 楚凌回答。

徐沅澧很是惊讶的样子,显然对于现在连汽车都可以租用表示很惊讶。大概他们那个年代的汽车只有很有钱的人才能够拥有。

“好多的车。” 徐沅澧感叹。

“现在车不是那么贵了,嗯……虽然也挺贵的,但是平常家庭攒一攒还是负担的起的。”

“这样。”徐沅澧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之后有个女孩自言自语说说笑笑的拿着个东西从他们面前走过,那样子像是在讲电话。他看向四周,还有另外的几个人也同样拿着大同小异的东西。

“那是手机?” 徐沅澧记得楚凌说过的,他们这个年代和电话类似但是比电话先进得多的设备,不用线,只需要电台一样的电波就可以拿到任何地方。

楚凌点了点头,没想到他还记得。

“手机在这个时代很普遍吗?” 就算是电话和收音机在他那个时代也不是每家都有的。

“几乎每个人都有。”

徐沅澧沉默了稍许,像是在思考,之后他又开口问道:“靠电波传递信息吗?”

这问题问住了楚凌,“大概是……信号?” 他掏出手机查询了下,照着上面的内容念“红外线电磁波,是900到1800兆的高频信号,而广播电波,只有九十几到一百来兆。”于是他总结道“大概就是手机的信号比电台的高级?”

徐沅澧看着他的手机问道:“可否借我一看?”

楚凌将手机递送过去,“不用那么客气啦。”

徐沅澧接过手机,乍一看到手机上的文字,有些惊讶。

“这是?”

“什么?”

“这文字……”

“怎么了?” 楚凌也探头去看,手机上还是搜索出来的那些字,没有看出什么奇特之处。

“与我们那时很是不同。”

“啊!”楚凌忽然灵光乍闪,他都忘记了,他们用的是简化字,不是繁体字。“要不……我给你读一遍?”怕徐沅澧不认识,楚凌建议。

“倒是不用。”徐沅澧道,“虽有些不适,倒还认得。”

徐沅澧低下头细细的看,手机上的解释是一般网友回复的,只有短短两三句话,并不专业,但徐沅澧还是花费了时间细细通读了一遍。

读完后,他慢慢组织语言试探着问出了一个与手机上的内容不太相关的问题,“这个时代……有没有可以……影响信号传递的东西?”

没有想到徐沅澧会这样问的楚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模糊之中有点明白徐沅澧的意思,但是又说不出来具体的。“有信号干扰器之类的,可以屏蔽信号。” 高考的时候就会开启用来防止考生作弊。

徐沅澧点了点头,接着问“很贵吗?”

楚凌其实不太清除价格,平常人谁也不会没事去买这些,但楚凌还是立刻摇头:“不贵,很便宜。”他想他有一点明白徐沅澧的意思了,战争除了武器很重要,信息也很重要,有一部电影就叫做永不消逝的电波讲的就是围绕那时候信息和情报展开的。“我……”他想说他明天给能买回来,但忽然想到自己现在还没钱,只能改口“你需要用之前,肯定会送到你手中。”

“谢谢。”徐沅澧将手机还给楚凌,“抱歉耽误了时间。我们快走吧。” 这么说着他就走到路旁抬起手做出了一个保准打车的姿势。

楚凌震惊了,他一个饿虎扑食,就把徐沅澧的手按了下去,获得了徐沅澧不解的表情一枚。

“怎么了?”徐沅澧看了看被楚凌抱在怀里的手臂,眼神晃了晃,略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你在做什么?”

“招……嗯……出租车。” 徐沅澧皱眉回忆了下那个虽然没有听过但是很容易懂的名字。他很是诧异的回看楚凌,不懂他突然怎么了。莫非招出租车与招洋车不同,不是招手即停,还需要特殊的预定或是手续不成?看这孩子严肃的表情,莫非违反规定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吗?看来是他莽撞了,徐沅澧将抬起的手收回,回视楚凌。

楚凌瞪大眼睛看着徐沅澧,

徐沅澧也不解的望向楚凌。

一瞬间空气有些尴尬。

看……那……理所当然的样子……

楚凌颤巍巍的抬起手,有气无力的指着对面的公交车站,“对面……就是公交车站……可……可以吗……” 对不起,是他的错。他兜里只有五十块不到,万一遇到点堵车就完全不够付车费了,而且他手机关联的卡里也没钱了,车上又不能刷徐沅澧的卡。

徐沅澧也愣了愣,看向对面的公交车站,才恍然大悟似的点头,“也可。”

人家根本就没有把坐公交车放进选项里。~~~~(>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