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干什么?” 莱卡尝试模仿着说道。

——这样做很危险,面具男可能直接杀了他让他和那群尸体为伴,但却是目前唯一能够突破现状的方法。

面具男仿佛被那副面孔迷惑了,那张面孔太相似了,比他之前搜罗到的任何“娃娃”都要相似,就像是真正的源神莱卡从壁画中走出来一般。

于是他忍不住喃喃地说。

“源神·莱卡·安都因,我想要得到你的力量。”

莱卡皱眉,周围的人偶的装束让他想到在黑暗中遇见的自称自己弟弟的安卡——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妖兽王迦楼罗和原住民的神共用一部分名字的?

如果他真的是原住民神话中的莱卡,那么他被植入妖兽王之心也是命中注定?

无论是命运的嘲讽还是宿命的因缘,现在的莱卡都体会不到。

莱卡没有回答。

首先,他并不认为自己是面具男口中的源神。

其次,他也不认为对方口中想要得到力量会通过什么和平友善的方式,所有故事里获得另一个人的方式都充满了血腥和暴力。

所以他只是微微收拢操纵黑光的指尖,拼命地想要聚集黑光的力量。

然而面具男似乎因为猎物已经被关在笼子中而被激起了谈性,他自说自话滔滔不绝地在莱卡冷漠的眼中演着独角戏。

“三位源神之中,拥有最强战斗能力的莱卡·安都因为了人类令他的姐姐陷入沉睡,因此被母神惩罚而死去。他的神体和神格被西路恩雅禁锢在神域,没有母神的应允,无法复生。”

面具男来回走动着,语气越发的急促而渴求。

“然而异神来到这个世界,与母神发生了冲突!”

他突然将脸凑到莱卡面前,面具后的眼睛疯狂闪烁着!

莱卡看过这种目光,在伊甸之中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口口声声是为了科学研究而献身,但涉及到自己的性命的时候就变成一群连实验品都不如的家伙。

——当年有多少这样的人死在自己的黑光下?伪装的眼中闪过冷酷的光芒。

“你能想象神的战争吗?那就是大灾变!西路恩雅除了对她创造的源神有绝对的审判权利之外,力量早已分散给这个世界,她根本不是异神的对手!”

“于是她在儿女战败的同时想到了自己最为善战的孩子,结果她发现被禁锢在神域的莱卡·安都因的神格和神体早已被破坏,破碎的神格不知去向,神体则四分五裂落入了世界,化为了妖兽和气的存在!”

“神体的核心不会消失,那是莱卡·安都因的本源,你认为他的神体在哪里呢?是不是已经重新化为他愿意为之奉献一切的人类,行走在这片土地上了呢?”

面具男轻柔而不详的语气令莱卡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然后他意识到——黑鸦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黑鸦成了他的情绪控制装置,当黑鸦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的情绪就像个正常人一样,而当黑鸦远离他的时候……他就又回到了伊甸实验室的那片黑暗之中。

“轰!!!”

一声巨响之后,整个地下抖了三抖,面具男从兴奋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气急败坏地冲出门去。

莱卡眸光一闪。

——那家伙来的还真是时候!

红毛狐狸不悦地眯起眼睛,指尖的黑光若隐若现,似乎随时能刺入面具男的身体之中!

※※※

诺亚看着凯恩面不改色地拿出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微型液态炸药、面不改色地放在厚重的大门口、面不改色的开着魔法防具启动炸药的时候,脸色都是黑的。

“……你知道我们这是在地下吧?”你竟然用炸药?

神殿骑士团的团长大人皱眉,在诺亚终于换下那身不是很方便行动的女装之后,他也终于能够重新直视天敌的存在了。

——虽然诺亚觉得他每说一句话就会在眼睛里写上“人妖”两个字。

——实在非常让人恼火。

“那又怎样?”

凯恩用一种正大光明的目光看着诺亚,但是诺亚就是觉得对方在说——我们神殿装备精良补给充分有钱任□□怎么就怎么用。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破开那道门?”

——方法多了去了,光是用地火之刃就可以直接割开那道门了,不对重点不在这里!

“你不怕我们被活埋吗?”

“会被活埋的只有你。”

凯恩拍了拍腰间各式各样的魔法道具,尝试着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虽然诺亚想说做不像就别做了好奇怪。

“到时候我会非常高兴地看着你被埋起来然后抓走那个罪子回神殿复命的。”

——等一会儿找到那只红毛狐狸,他也一定会非常高兴地看着莱卡是怎么坑你的。

诺亚默默地在心中腹诽。

火药爆破这种程度的破坏行为毫不意外地惊动了这座地下城寨的主人,警报声响起后,是一队队装束统一的私人雇佣兵。

诺亚抽出地火之刃,蓝色的长鞭瞬间在人群中飞舞,带起一片的鬼哭狼嚎。

与之相比,没有带黄金之剑在身上的凯恩则是直接用拳头开揍,一拳下去……敌人也基本上站不起来了。

他们一直下到最底层,才看到一条摆满了展示柜的宽阔走廊。

“这是什么?人偶?”凯恩看着眼前被打扮的一模一样的人形,左侧一溜儿的金红,右侧一水儿的黑,究竟是怎样的恶趣味?

诺亚的回应是一鞭子抽碎了其中一个展柜,密闭的展柜被打碎之后,里面的人偶也掉了出来,一股防腐药剂的味道弥散在两人口鼻之间。

不用继续分辨,他们也知道这是什么了!

“喂,你觉不觉得他们有点像……”凯恩没有继续说,虽然在神殿长期洗脑之下,他是认为罪子就应该受到惩罚,但如果真的要被做成尸体娃娃——他的任务不就完不成了吗?!

“……往这边走吗?”诺亚低低地说,隐隐散发着怒意。

“我还没有下到这么深过,但这里也只有一条路吧。”凯恩皱了皱眉。

——这家伙连杀气都放出来了。

凯恩印象中的诺亚是对什么事情都不太在意,顺其自然,别人喜欢他也好讨厌他也好都一脸无所谓的家伙。

被人说闲话——无视。

被人找麻烦——打了就是。

有人想和他交朋友——这个好像还没有过……

即使是他们这种从小打到大的关系,他相信诺亚听到自己的死讯也估计就“哦”一下了事,连“这家伙终于死了”的感想都不会有。

诺亚对莱卡的态度却不同。

虽然让他多了点人气,但可说不上是什么好事……神殿绝不会放过罪子。

而那个罪子看样子没什么选择隐姓埋名的生活方式的兴趣。

“喂……”凯恩转头刚想要对诺亚说些什么,就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欸?你等等我啊!”

竟然扔下他一个跑这么快!

放着那面壁画的房间里,面具男看着画面里的诺亚和凯恩,脸上布满阴云。

他用指尖敲了敲扶手,突然阴森森地笑了起来。

“呵呵……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这里……”

※※※

——小乌鸦和神殿的傻大个在一块儿所以也变蠢了么?

莱卡在心里颇为恶意地猜测。

他转了转手腕,让指尖贴在冰冷的锁链上黑色的光芒一闪即逝,铁链无声而断。

——大概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了,作为长期实验品的莱卡对禁石的感觉再熟悉不过,神恩·黑光在这种程度的压制下甚至飞不出半米。

他将手指贴在另一侧的铁链上,如法炮制地释放了自己的双手,然后站起来查看了一番周围的环境。

各种珍惜的宝物被主人随意扔在一旁,反而一些在莱卡看起来跟破布废纸差不多的东西被主人当做宝贝般放置着。

仔细看去,都是记载了一些原住民神话传说的文本和资料,还有一些像是面具男自己的手记或研究结果。

看来这里就是拍卖会主人的私人储藏室。

禁石应该就被放在这个空间内,但莱卡已经看过一圈,没有放置在外,说不定是被主人嵌在了墙壁里面。

不过禁石这种东西离开一定距离作用就会减弱很多,莱卡完全没打算为它费心。

他在周围的尸体娃娃中找了个跟自己身形相当的家伙,故技重施用黑光切开密闭的罩子,脱下尸体上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总算摆脱了床单。

接着他摘掉了黑色的伪装镜片,露出那双金色的兽瞳。

就在他打算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响动声。

莱卡皱了皱眉,侧身贴在门边,手中黑光蓄势待发。

“乓——!”

随着门飞出去的声音响起,莱卡的手也被抓住了。

诺亚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就知道! = =

刚刚如果不是他拦着凯恩冲门的行为,凯恩身上就要多一个血窟窿了……

——咦?这么说起来好像有点后悔拦着他了!= =

“莱卡?”诺亚扫了一圈房间内的场景。

——怎么哪里都有尸体娃娃?这个男人究竟杀了多少面孔相似的“莱卡”?

“你也太慢了吧,小乌鸦?珈蓝之珠拿到了吗?”

诺亚头上掉下几条黑线——他就知道红毛狐狸第一个要问的肯定是这个。

“哼,有人来救你就应该感恩,罪子!他怎么可能有时间——”

凯恩的话在诺亚掏出蓝色珠子的同时被咽了回去。

“你什么时候——?偷窃是可耻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