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两天颜娇跟安彩云一起把花都全部都逛了一遍,虽然潜龙榜比赛已经结束,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并没有马上就离开,都抱着既然来了,不如就好好玩玩看看的想法在这座城市逗留了下来,所以这段时间的花都异常的热闹,人声鼎沸,歌舞升平,识海里的蓝一一和白落最为兴奋,吵着闹着什么都想要,颜娇对他们二人一向都是纵容的,所以这两天下来又买了不少东西,安彩云看的都有些目瞪口呆,实在是颜娇这种看中什么就买,花钱如流水的速度太吓人了,不过看着感觉很帅,安彩云看颜娇的眼神全是崇拜。

颜娇再见到沈一鸣是在三天后了,潜龙榜前五十名全都聚集在了一起,今天就是进入龙渊镜的日子了,原来定的时间是比赛完以后就马上进入龙渊镜的,可是当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突然就改了时间,让所有人三天后再来。颜娇虽然觉得有些蹊跷,不过觉得跟她关系不太大,她只要能进去就行,只不过是晚了两三天罢了,她又不赶时间,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去关心。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出发前,韩西子却告诉她这龙渊镜开启的时间突然更改,可能跟他们有关系,这让颜娇有些吃惊,还想再问仔细些,韩西子却是什么都不肯说了,只说到时候自会知道,这让她的心情十分郁闷。。

这次送他们进入龙渊镜的还是老熟人金龟子,一套老汉常谈的讲话后,就让他们这些人按照排名的顺序站好,颜娇就站在沈一鸣的身后,不过除了刚开始见面两人互相打了招呼后,就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颜娇一直在低头思索韩西子说的话的意思,什么叫进入龙渊镜的时间突然更改可能会跟他们有关系?他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啊,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到这,按理说不太可能啊,不过韩西子并不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她既然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如果真的跟他们有关系的话,她这次进入龙渊镜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不由得就有些紧张起来,也就没什么心情去找沈一鸣没话找话了。

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颜娇,沈一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不知道颜娇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却知道如果颜娇以这种状态进入龙渊镜的话,很可能会出意外,虽然龙渊镜是一个以奖励的身份出现的秘境,里面也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他曾经听进去过得前辈讲过,这龙渊镜里面确实没有什么阵法妖兽的袭击,也没有意想不到的陷阱,可是里面却有着人人都知道的空间裂缝,这裂缝一般情况下只要集中精神就都能通过,可只要是不小心掉进里面,要出来就会很困难了。不过颜娇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就算想要出声提醒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只能有些担心的看着一直在低着头想事情的颜娇。

他们二人都没发现,不远处有人把二人的动作,神态都一一看在了眼里,有的人的眼中充满了嫉妒和愤恨。

等所有人都乖乖排好队后,便有一群穿着一模一样服饰的少女手里各自端着一个托盘依次站在了他们对面,颜娇伸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一块玉制的玉牌,她随手拿了起来,发现这玉啊不仅是外表看着晶莹剔透,十分漂亮,就光是这抚摸的触感就让人觉得这玉一定是个好东西,入手冰凉且光滑,而且感觉只要一碰到他,人就会变得精神焕发,浑身上下充满力气。

接下来金龟子前辈详细解释了玉牌的用法,和龙渊镜里的一些基本情况,原来啊,这每块玉牌上都有编号,只要进入了龙渊镜内,这玉牌便会自动带她去她该去的位置,这位置是有阵法保护的,只有手持玉佩的人才能进入,这也算是一种保护吧,避免了这里面有人心术不正,进入龙渊镜后想要抢夺其他人的座位的这种想法,而且还再次着重说明了这龙渊镜里面并没有其他危险,让这些人都放松一点,只要小心的避着那些空间裂缝就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

颜娇听的仔细,把金龟子说的注意事项一点一点的都认真记在了心里,不多时金龟子就轻轻咳嗽了两声,示意所有人都安静后,便拿出了一面精致小巧的镜子,然后先把镜子放在地上,双手翻飞对着那镜子连连打了好几个手势后才停了下来。接着众人便看到那镜子的镜面突然扭曲了起来,变成了一个漩涡,那漩涡不断的开始变大,到最后竟然扩大到一人之高。

也不给大家感叹的时间,金龟子就催促着众人赶紧进去,无奈,众人只好从沈一鸣开始一个一个的往里跳,而让颜娇有些惊讶的是,就在沈一鸣要进入的瞬间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手,她对沈一鸣一向是没有防备的,所以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她真的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被沈一鸣给拽了进去。

颜娇一进入龙渊镜就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而眼前的情况却是让她无比的惊讶,她本来以为啊,这龙渊镜既然是一个做为奖励的存在,而且只要从里面出来基本上所有人都能连升好几级,这样的地方不管怎么想,应该都是一个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再不济那也得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吧。

可真实的龙渊镜却让颜娇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险恶了,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色,看着就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而且这里面还狂风大作,她刚进入这里的时候,还被这些风给吹的踉跄了好几步,如果不是被沈一鸣给扶住了,她说不定刚才就已经被风给吹的摔倒在地了。

颜娇有些咋舌:“没想到龙渊镜里面竟然是这样的啊。”

对于颜娇的不敢相信,沈一鸣却像是早就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似得,根本就不太在意:“不然你以为呢?”

颜娇吐了吐舌头,没敢把自己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她怕会被沈一鸣给笑话死,接下来的一路,沈一鸣一直都在牵着颜娇得手一起走,两人都有些害羞,可是却谁都没有把手给收回来,双双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就这样一直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

颜娇和沈一鸣随便找了一处空间裂缝比较少的地方就坐下来开始休息,颜娇把她自己的那枚玉牌看着上面闪烁的红点,知道这应该是快到玉牌指示的地方了,颜娇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在这龙渊镜里面赶路实在是太累了,不说大风吹的人无法前进,就说这龙渊镜里大大小小无数的空间裂缝就让她无比的苦恼,在这里不能用任何的飞行法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些空间裂缝会在哪里出现,使用飞行法术一个来不及刹车,更容易致人死亡,而且在这里行走需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量,心里和生理上的双重压力,让人觉得身心疲惫。

二人坐在地上休息闲聊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再次出发,朝着玉牌上红点闪烁的地方走去,不过接下来的路程却比刚开始那段还要难的多,空间裂缝在这一段路上突然就多了许多,有好多地方甚至需要人踮起脚尖侧着身子一点一点的挪过去,也不知道这样的路走了有多长时间,总之这期间为了躲过空间裂缝,使出了无数奇怪诡异的姿势,颜娇只觉得整个人累的都要瘫软了,刚想喊着沈一鸣坐下休息一会儿,等会儿再赶路,异变突生。

颜娇本来坐在地上心上很是放松的在哼着小曲,她的身后不远处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裂缝,不过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颜娇也并没有太过在意,而就是这一个小小的疏忽,当她被突然冲出来的媚婉儿给直接推进了空间裂缝的时候,颜娇就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让你不听先人的告诫,因为自己一时的自大,才会让别人有机可趁的。

而在颜娇不远处的沈一鸣,看着颜娇的身子掉进了裂缝空间的时候,脸色就猛的一白,两步并做一步的到达了那个裂缝跟前,不过却还是慢了一步,伸进去的手也只来得及拽下了颜娇的一片衣角,看着颜娇的身体迅速消失在裂缝的黑暗之中,沈一鸣连想都没想,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一旁的媚婉儿吓了一跳,想去阻拦已经来不及了,那裂缝就像是一个吃人的怪兽,张着嘴等着猎物自动跳下去,然后彻底被黑暗吞没,媚婉儿看着消失的沈一鸣,不由得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最后竟也不管不顾的跟着沈一鸣跳了下去。

颜娇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过了差不多五六个小时了,昏睡的时间太久,脑子还有点不太能赚过来弯来,愣怔了好长时间,记忆才全部归拢,她记得她跟沈一鸣一起进入了龙渊镜,然后一路都走的惊险万分,记忆的最后定格在媚婉儿那张狰狞的面孔上,是了,她是被媚婉儿给推了下来的,然后可能掉落的过程中头部撞到了什么东西,才会昏迷这么长时间的,想着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拜媚婉儿那个疯女人所赐,她就后悔当初自己没有直接宰了她。

“娇娇你醒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一个很熟悉的男音在不远处响起,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那个男人正在快速跑过来的摩擦声,颜娇抬头看向那个男人,这一看之下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看到的,赶紧低头用手揉了揉后,才又重新抬起头,而那个男人此时也已经跑到了她的跟前,她这次看的是十分的清楚,这个男人真的是沈一鸣。

难倒沈一鸣也被那疯女人给推了下来?不对。那女人这么喜欢沈一鸣不可能出手害他的,而且沈一鸣修为高深,偷袭都不一定能成功,更别说是有了防范后,那就更加不可能了。这么说的话,那他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呢?颜娇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猛的看向了沈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