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今天是12月31日,跨年夜。下班后邱宇开车载着敬珠向江边驶去。

“邱宇,你说蒲安若会很快放出来的,可这都几天了,怎么还不见他的人影,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敬珠一直心神不宁。

“我干嘛要骗你,放人又不是一句话的事,是需要很多流程的,你以为公安局是你家开的啊!”邱宇大言不惭。

“可是,可是我总觉得不放心!”敬珠眉头微蹙,白玉般的面庞上闪着莹润的光。

“你就别担心了,今天是跨年夜,蒲安若嘱咐我好好陪你的,你不要辜负我的一片好心好不好!你要知道我可是做出了巨大牺牲的,我本来说好了要陪杨琳的……”

江边的霓虹远比奔腾的江水更加璀璨夺目,敬珠痴痴看着江中的游船,看着游船上肆意摇摆的大红灯笼和被风刮得高高飘扬的翡翠色纱幔,内心浮想联翩。夜色静美,江枫渔火,如果能和相爱的人依偎在一起,该是多么温馨惬意的画面啊!

“小姐,要买桂花松糕吗?刚出炉的,还热乎着呢,买一个吧!”

突然被小贩的声音打破了美好的遐想,心中有些愠怒。但转念一想这些在寒风中做生意的人也不容易,神色很快平静下来。

“给我来两个吧,多少钱?”敬珠低头从包里拿钱。

“小姐胃口还挺大,你一个人吃两块不怕撑着啊?”

“谁说我一个人吃,我们是两个人好不好!”敬珠抬起头,却发现邱宇不知何时已不见踪影。

“邱宇,邱宇……”敬珠大叫。

“小姐到底要不要啊?”身材高大、头戴黑色圆形礼帽和黑色口罩的小贩好像脾气不大好。

“那就先给我来一块吧。”

“……可是,我忘记拿袋子了。”小贩语气有些尴尬。

“什么意思啊,你不会是想让我把你篮子里的桂花松糕全都买了吧?”敬珠俊俏的眉宇不自觉地隆起。

“怎么可能,你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我怎么会讹你呢?我有办法。”小贩低头从篮子里拿出一块洁白的松糕径直送到敬珠嘴边:“张嘴!”

一股桂花和糯米混合的清甜味道袭来,敬珠下意识地张嘴,那片糕的一半已经被塞进口腔。虽然桂花松糕的味道非常香浓,虽然小贩的眼睛几乎被大大的帽檐全部遮挡,但还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穿过桂花松糕层次分明的香味缭绕在敬珠鼻尖。淡淡的、清新的、诱惑的、水薄荷的味道。

“蒲安若,蒲安若,蒲安若……”敬珠惊喜的大叫,一双昕秀的眼眸在夜色里闪闪发亮。只可惜,她嘴里含着东西,不管叫的再大声也是含糊不清的。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楚!”蒲安若摘下帽子和口罩,笑意盈盈地看着急不可耐的敬珠。

“蒲安若,蒲安若……”依然是含糊不清的,而且那片松糕一半含在敬珠嘴里,另一半颤悠悠的裸露在清凉的空气当中,看上去相当滑稽。

“让我猜猜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好东西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对吗?”蒲安若的双手自然而然搂上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一张性感温润的唇慢慢的,慢慢的咬上那片裸露在外的松糕。

一张糕已经全部含在嘴里,只不过一半在敬珠嘴里,另一半在蒲安若嘴里。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抵着她的鼻尖,睫毛抵着她的睫毛,他的气息里浸入了她的味道。

敬珠已然不能呼吸,如果不是蒲安若紧紧搂着她,她这会儿估计早已软绵绵地倒下。倒是蒲安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直微笑着不紧不慢地咀嚼那片松糕,松糕的味道虽然香甜,可直到他咽下去的那一刻也没有感觉到松糕本身的味道。他的眼里,他的心里,全是敬珠,全是她呆若木鸡傻傻的表情,她汹涌澎湃绵软的胸口,以及她炙热如火纤细的身体。

当那半块松糕终于被蒲安若细嚼慢咽吃完,他的唇依然紧紧贴着她清冷微颤的唇。可怜的敬珠、迟钝的敬珠,照旧是一副后知后觉好像咀嚼肌突然丧失功能的样子。

“你怎么还不吃?我知道了,你还想和我分享,你怎么能这么大公无私呢!”蒲安若在她耳边低吟之后,又照着原来的样子,一张温润的唇从耳边紧贴着下颌骨滑到她嘴边。

“我知道了,你想减肥是不是?那我成全你啊,我再帮你吃一半。”说完他的舌头便长驱直入如探囊取物般轻松进入她口腔。好温暖啊,而且甜蜜!忍不住流连了一会儿,无奈空间太小,没有施展的舞台。他只好把她嘴里的那块糕吸到自己嘴里,然后轻轻咬下来一半,慢慢咽下去。可是她嘴里剩下的那四分之一,竟然还完好无损的没有减少半分。

“你傻掉了吗?……哎!”他深深叹口气,再次探入那个熟悉的空间里。这次好像宽敞了很多,但是他目的明确,不再贪玩,而是径直把她嘴里的糕完完全全吸过来迅速吃掉。

“小姐,你不用付钱了,因为你一口都没吃,完全就是一个义务传送工啊!”他邪笑。

“蒲安若,蒲安若,我好想你!”她终于清晰无比的叫出了他的名字。于此同时,她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咆哮着汹涌而下。

他抱紧她,声音突然变得沙哑无比:“傻姑娘,哭什么,我出来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我当然高兴了!”敬珠捶打他结实的胸膛,破涕为笑。

“听说你很勇敢,而且机智,其实你一点都不傻对不对?”

“我当然不傻了,我如果傻能看上你!”

“我可不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变相夸我!”蒲安若又忍不住吻上她。

这次吻的彻底、而且缠绵,她的嘴里还有松糕的芳香,而他深深的捋取和舔舐,仿佛想把这些天无尽的思念和牵挂全部释放掉。辗转反侧、缠绕纠结,每一下都是从心底发出的渴望和疼惜。他爱她,她也是,永远不想分离!就这样一直紧紧相拥,吻下去吧,只要嘴巴不累,即使吻到天亮又有什么关系!

四面八方突然亮起璀璨的光,如同白昼,将这阑珊夜色和寂寥的风迅速装扮成温馨和悦的城。原来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四台车同时点亮了大灯。炫目的强光下,瞬间蹦出来一群充满活力的人。是邱宇、杨琳、杜薇、小方、阿桑、青青、小妍,竟然还有很久没有见面的安江。

每个人手里都挥舞着长长的烟花棒,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甜蜜无比的笑容。他们已慢慢围上来,依然靠在蒲安若怀里的敬珠突然感到害羞,她挣扎了一下想脱离他的怀抱,可没想到他右手一紧,又把她拉了回来。

“你干嘛,没看到这么多人吗?”敬珠小声提醒他。

“怎么了,我搂我女朋友又不犯法。从现在开始,你一刻都别想逃离,我就要粘着你!”

“可是,你这么人高马大的,怎么还粘人呢?你又不是孩子!”

“谁规定的只有孩子可以粘人,从现在开始,我规定的,我可以随时粘你。当然了,如果你想粘我,我也是绝对没意见的!”蒲安若一脸无赖样,只是一双深邃的眸子竟然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

“蒲总,你要请客哦!我们大家商量好了,‘云城海鲜大酒楼’,不醉不归,一醉方休!”邱宇大喊。

“请客是没问题,不过为了你们的健康考虑,还是吃点素的比较好。这里有一篮子桂花松糕,你们拿去吃吧,不够我车里还有……”

“蒲安若,你怎么能这么抠呢,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

“桂花松糕的味道真得很好,不信你可以问问敬珠,她刚才已经吃了一个了!”蒲安若搂紧敬珠,在她嘴上轻轻啄了一下:“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刚才到底吃了没吃啊?”

敬珠把脸深深埋在他怀里,只听见头顶上“砰砰砰”的巨响。

已经午夜12点,静墨天空上突然盛开出鳞次栉比的浩瀚烟花,无比绚烂、无比辉煌,犹如童话世界。

新的一年来了,一切都是崭新的!你可以重头开始,也可以继往开来。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努力,只要你付出,只要你真心,奇迹和硕果,随时都会和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