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她这么说,霍青心顿时噤了声,刚才她只顾着离开,并未过多留意看清自己走的路。

原本她想要趁入夜时,赶到附近的镇上再找个地方投宿,眼下却因为这个不期而遇的女人,打乱了她的所有计划。

霍青心想到这,也不想再拒绝,再这么推三阻四下去,到显得她很可疑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可想到温玲珑会撇下那些就诊的村民,特意跑过来找她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提醒她前面无路,还有这山中有狼群吗。

霍青心感到有些疑惑。

再难不成,温玲珑认识她?!

转念一想,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不由得无奈嗤笑一声。。。

她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个温玲珑么,至于让她这么反常吗。

当霍青心在那嘲笑自己胡思乱想时,一直注视着她的温玲珑,也将她所有的变化都看在眼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与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尽然生出一丝亲切感来。

而且这种感觉,还在慢慢渗透她的所有感官。

温玲珑迟疑了半晌后,突然开口说道。

“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越看她,觉得越熟悉。

这话,问的霍青心脸色一顿,她当即明白过来,温玲珑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看来,这是跟她体内的药王丹有所关联。

浅浅一笑反问道,“我们见过吗?”

温玲珑闻言,一时有些尴尬起来。

“呵呵,许是我记错了,姑娘莫要见怪,之前我生过一场大病,将许多事都给忘了,所以才会这般疑神疑鬼。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上路吧,这里离附近的小镇还有些路,我们得走的快一些。”

“你也要去那小镇上?”

“是啊,我最近一直在这附近几处村庄义诊,晚上就住在这镇上的一家客栈中。”

听到这,霍青心已是不再搭话,想着自己不要与这人同住一家客栈。

两人赶着路,温玲珑见她不说话,不由得再次交谈起来。

“说来也是奇怪,从方才见到你,我就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不知姑娘尊姓大名,我叫温玲珑,是药王宗的弟子,姑娘是哪里人士?”

径自赶路的霍青心,听着身旁传来的话,心底一片冰凉。

温玲珑。。。

这个名字,就像是被烙进心底的印记一般深刻的存在,她怎么会忘记。

她问她是谁。。。

霍青心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凉凉的笑意,云淡风轻的回道。

“我姓萧,叫萧无尘。”

“萧,无,尘。。。”

温玲珑不禁喃喃自语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随即赞叹道。

“无尘。。。真是个好名字。”

话落,接着便是一路的沉默,夕阳西下,黄昏已沉沦,天边是归巢的飞鸟,路上是赶着回家的人,夜色正在悄悄来临。

在离姑苏不远地界的这座小镇上,夜晚来临,到处都被灯火点亮。

一个个红色的灯笼,挂满了整条大街的每家每户,街上不比白天,大街上依旧有许多人走动。

在小镇东大街的拐角处,此时那里的人气和气氛,更为热闹和欢腾。

这里,是这镇上有名的青楼,漪兰院。

此刻,在这座挂满灯笼,被衬的灯火辉煌的两层小楼上,不管是楼上楼下,还是店内店外。。。

到处都是衣着单薄,穿着大胆,手持圆扇招揽客人的女子,以及沉浸在酒池肉林里戏笑打闹的恩客。

为了能够在天色全部黑下来之前赶回小镇,温玲珑带着霍青心特意走了一条近道。

等到霍青心有些心绪不定的,赶到小镇的大街上,还未来得及多喘上一口气时,便被眼前的阵仗给吓了一跳。

那漪兰院的青楼女子,一见到有人出现,都争先恐后的贴了上来。

霍青心本就是一身男子的装扮,那些青楼女子一见到有陌生面孔的男子出现,都跟着过来招揽。

这将与她一起的温玲珑给挤到了人群之外。。。

温玲珑也有些措手不及,她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性别,那些青楼女子自是不会为难她。

可是眼看霍青心被一众人推搡着进了青楼的大厅,温玲珑急的大喊着她的名字。

“无尘!无尘!”

而霍青心只得眼巴巴的回望着,落在人群之外的人,心里是既懊恼,又无语!

看着身旁一边两三个架着她的胭脂俗粉们,她暗骂道。

‘我可是个女人!你们看清楚好不好!’

不管她内心里如何哀嚎,人已经是被推到了大厅里,一个用屏风隔开的包间里。

霍青心瞬时,无语抚额,心想这些女人是有多寂寞难耐,尽然将她一个女人家给当成嫖客抓了进来。

这时,一杯倒好的酒水已经递到了霍青心的跟前。。。

面对这左拥右抱,霍青心再次无奈叹息一声,这妓院,她并不陌生,以前在扬州时,她好打抱不平,曾经也大闹过扬州城里的妓院。

如今再回想起以前,却觉得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此刻,在这样的场合下,霍青心却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而在一左一右伺候的两个女子,贴着身子娇滴滴的说着。

“这位小哥是哪里人士,以前没见过呀。”

“就是呀,快喝杯酒吧,等下奴家会好好服侍客官的。。。”

见那有如魔爪一般的手指,拉扯着她的衣服,霍青心在翻了一个白眼之后,“嚯”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接着,在两个有些错愕的眼神注视下,霍青心直接开门见山道。

“多谢两位姑娘抬爱,只可以在下爱莫能助,有心摘花却不能摘。。。。”

霍青心后面的话,淹没在了嘈杂喧闹的大厅里,以及两个急着献殷勤,此刻却一脸错愕的女人眼神注视之下。。。

另外一边,温玲珑正在想着法子,想要混进青楼里去找霍青心。

可是她一身女子装扮,还未走到门口,便被轰着赶出来。

而且周边已经有一些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眼色正在看着她。

温玲珑不怕别人挑事,毕竟她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自从醒来之后,她一直都在调理身子,也未荒废自己的法术和武功。

想到那萧无尘,那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她便有些担心。

当她这边焦急的张望着那进进出出的大厅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大堂里传来。

接着,便见到一脸慌张的霍青心,从里面跑了出来,后面还追着几个大汉。

这骚动,立马引起了大街上其他人的注意,温玲珑趁此赶紧上前去接应跑出来的人。

“无尘!这里!快!”

霍青心听到温玲珑的声音,便寻着她方向跑去,两人手牵着手,顺着刚才走的近道方向离开,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黑夜里。

这让几个追着喊打喊杀得几个大汉,都只得无功而返。

这一阵骚动,随着霍青心和温玲珑的离开,很快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喧闹。

而就在霍青心从那漪兰院的大堂里逃窜出来之后,随之有一个一直隐身在人群里的青衣男子,也跟着离开了。

温玲珑拉着霍青心一路跑了一段距离后,发现身后没有人追上来,这才停了下来。

夜里,黑黑的,只有远处的大街上有隐隐的灯光。

霍青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睨了一眼身旁同样在喘着粗气的女人,说道。

“你不是药王宗的弟子吗,你不会武功吗!”

刚才那种情况,她想着要是真的动起手来,至少这个温玲珑应该能应付的了吧。

但是没想到,她居然拉着她跑了一路。

温玲珑听出她语气里的抱怨,缓和好自己心绪后回道。

“我是会一些武术,可他们人多势众,况且又是在闹市口,要真的动起手来,只怕吃亏的是我们。”

听她这么说,霍青心也没再继续抱怨,只是想到刚才慌乱跑出来,将自己随身的行李给落在那漪兰院里了,她便又有些烦躁起来。

那行李里,有她经常要吃的药,这下子,若是她再犯病,可怎么好。

温玲珑见她不说话,不禁好奇刚才在那大堂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被一群人追着出来。

“方才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被追着跑出来。”

此刻因为丢了行李,心情十分郁闷的霍青心,索性直接蹲到了路边,没好气道。

“我只是告诉那两个服侍我的姑娘说,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然后就被几个大汉追着要打要杀。”

温玲珑一听,直接笑出了声。

“呵呵。。。”

“你笑什么。”她又没有说错,她确实是喜欢男人的嘛!

温玲珑笑了一会后,走过来安抚道。

“还好是有惊无喜,我刚才还一直担心该如何救你出来,现在见你无恙出来,我也就放心了。”

“。。。。。。”

霍青心依旧蹲在一边,静静的不说话。

此刻,她心里正想的是,她这命里定是与这温家的人八字犯冲!

以前是温询,温含月,今日遇上这个温玲珑,尽然也这么的衰。

她前世,怕是欠他们温家的。

温玲珑见她一直不说话,气氛也变的有些古怪,不禁问道。

“你怎么了无尘?”

霍青心顿了顿,闷声回道。

“我随身带的包袱,没有带出来。”

“你的包袱?里面可是有什么十分贵重的东西?”

“贵重的东西倒是没有,就是我随时吃的药,在里面,没有那些药。。。”

说到这,霍青心停顿了下来,没有那些药,她极有可能会殒命在这次旅途中。

温玲珑听到这,也跟着缓缓蹲下身来,她明显察觉到霍青心身子有问题。

“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我来为你把脉看看,你不用担心,不管是是什么药我都会尽量为你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