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云浅不敢轻举妄动,还没等到下一句话,她突然感觉控制她的手一松,只听匕首“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或许死过一次,胆子比较大,慕云浅燃着一只烛台,小心凑近摔倒在地的黑衣男子。

来人带着一副黑色金丝面具,冰冷的薄铁遮住了半张脸,她小心翼翼的将面具拿开,待看清来人的面孔,惊得差点把烛台丢了!

“怎么是他?!”

此刻,在她面前躺着的人,居然是当今梁朝的厉王——厉长风。

他此时一身黑衣,眉头因为痛苦而紧皱,那双潋滟充满邪气的桃花眼此时微微闭着,性感的唇瓣苍白的毫无血色,平日那张轻佻不羁的脸庞,此刻略带疲惫。

慕云浅用尽全身力气,才控制住想要掐死他的心情,毕竟她根本不想再见到他!

为何重活一世,她还是遇见了他?

她刻意没出门,还加强了看守,怎么他还偏偏闯进了她的房间?

慕云浅来回踱步,心中烦躁异常,不管这是偶然,还是有人谋划,她都不能让厉王死在自己家中。

她记得,厉王虽然荒唐不羁,风月之事传遍大小街巷,可直到她死,这位王爷仍能安然无恙活着,实力不容小觑。

现在来看,只能救下他。

慕云浅深吸一口气,弯下身将地上的男子用力拖到榻上。

一凑近,她就闻到厉王身上的血腥味。犹豫片刻,慕云浅伸手,将他身上的黑色夜行衣脱了下来,里面的伤口流出了黑色的脓血,看来是中毒了。

慕云浅上世被药物所害不浅,所以自学了些医术,可惜仍只懂皮毛。

她辨别不出厉长风中了什么毒,只能仔细的清理伤口,再洒上些金疮药包扎起来。

见男人并没有起色,慕云浅从怀里拿出一颗“百毒清”。

“厉王爷,你就祈祷这丸药不是那游医骗我的吧。”慕云浅说完,拿出一床薄被给他盖上。

翌日清晨。

“呼……”慕云浅猛地惊醒,有些怔忡,她居然就这样趴在桌前睡着了?

向榻上看去,那早已没有了人,屋里没有任何痕迹证明昨晚有一个重伤的人来过。

正欲起身,慕云浅却触到手边一个冰凉之物,低头看去,是一枚快有她手掌大小的圆形玉佩,玉佩通体雪白,刻着繁杂的花纹,纹路之间隐隐泛着红色。

她拿起玉佩,刚入手的冰凉,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可是稍倾过后,便再也感受不到一点寒意,反而变得温润和暖。

她将玉佩举起,对着阳光仔细看去,花纹之间的红色似有生命在游动。

“这是他留下的?”慕云浅琢磨厉王到底什么意思,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外面便传来了墨兰的声音。

“小姐,小姐,不好了……”

“什么事,慢慢说。”慕云浅收了玉佩,柔声道。

待墨兰将事情说完,慕云浅嘴边不禁泛起了冷笑。

原来,昨夜慕云浅未出府,便有了大小姐一夜未出房门,是在闺房中私会情郎的传言。

流言蜚语似长了翅膀般,一夜间就飞遍了慕府。

慕云浅不用想,便知道这流言从何而来。慕柔急的都不惜用这么低劣的手法了吗?

她唇角一勾,低声吩咐墨兰几句,随后说道:“去吧,多带几个人……”

有些事,她要亲手去做,不能再让爹娘替她担心了。

墨兰去办事了,慕云浅便独自前往前厅。

刚走到门口,便已听见慕柔义愤填膺的声音:“这些嚼舌根子的人真是太可恶了,竟然这么诋辱姐姐。义父,您可一定要好好查清楚,这件事是谁在背后造谣,今日宋公子也在此,一定要还姐姐一个清白。”

宋辰也在?他来做什么,看戏吗?那可真的是要好好满足他了。

慕云浅迈进大厅,便见屋内跪了足有三四十名下人,她走过去,给上座的慕征行礼。

“云浅,你……”慕征有些迟疑的开口。

“父亲,我都知道了,既然事关女儿,那就让女儿来处理吧。”她的话音坚定,慕征也不好再说什么,儿女总归是要长大的。

慕云浅坐下后,宋辰便道:“云浅,今日我只是想来给你送一些昨日买的小玩意儿,却不想听说府里发生了这些事……”

宋辰有些懊恼,话没说完,叹了口气。

“宋公子,还是叫我慕小姐吧,我们毕竟只是有婚约,还没有到那么亲近的地步。”慕云浅却淡淡的飘出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