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怎么办!?”李浣此刻正满脸焦急的看着自己身前的男人。

“浣儿,你不是喜欢吃酥饼吗。妈妈已经在家特意为你做好了,先回去吧。”男人却未如李浣一样失态,只见他一脸的微笑,语气与瑞信说话时的冷傲截然相反,十分的温柔。

“李家都到这时候了,我要和李氏共存亡!”李浣执拗的说道。

闻言男人笑了声,笑声爽朗且自豪。

“浣儿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男人打趣的说道,弄得李浣白净的两腮处微微泛红。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这样说好难为情的......”李浣神情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声音羸弱如蚊蝇。

“哈哈哈哈-------既然不是小孩子了,就别任性了。快回家,不然你妈妈要担心了。

放心吧,李氏有爸爸在,没人能把李氏怎么样,爸爸像你保证。”男人语气温柔的说道。

“那你要保证,会按时回家。”李浣有些犹豫踌铸的说道。

“爸爸保证!”男人微笑着坚定的回答道。

李浣还是有些不放心,快步走上男人身前,张开双臂抱了上去。

“约定好了,会按时回家。”

“恩!约定好了。”

男人张开双臂回应李浣的拥抱,声音轻柔低絮。

“那,我和妈妈在家等你吃晚饭。”李浣松开紧紧抱住父亲的双臂,开心的笑着说道,在听闻父亲坚定的回答后神情略有开心的跟着保镖走了出去。

一位一直守在门外的中年男人彼时看着已渐渐走远的李浣,脸上的神情从起先的平淡很快转变为焦急。

他快步走进办公室对着身前的男人急切的说道“李总,我们公司的资金链快耗光了。再这样下去,李氏集团的股价可能要面临崩盘了。”

“朴秘书,目前我们手上还剩多少可用资金?”男人沉声问道,脸上虽然没有焦急,但同样见不着丝毫的轻松。

“2亿......可能还不足。”

“那我们短时间内能筹集多少资金?”

朴秘书闻言有些苦笑的说道“这两亿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了。”

“所有资金筹措渠道你都试过了吗?”男人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是的,当赵氏服装股价涨到15块钱的时候。我就试图开始动用公司所有资金进行清仓,可最后发现这根本不够。赵氏服装的涨势实在太过凶猛,清仓所需的资金完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为了尽快彻底清除我们公司账面上的有关赵氏服装的股票,我不得以只好擅自主张通过一切渠道筹集资金去进行账面清除工作。

虽然最后成功把赵氏服装从我们的账面与资产中彻底清除,可是......”朴秘书说到最后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又或是有些心虚没能继续说下去。

“可是你只顾着清除我们账面上的赵氏服装,却忽略了正在被赵氏服装悄然吃进的李氏集团股票。

最终当你以为终于从李氏的账面上扫清了赵氏服装这颗肿瘤万事大吉的时候。李氏集团的股价却随着赵氏服装的巨额抛售开始出现暴跌了。”

“李总,我......”朴秘书低垂着头颅,一脸的懊恼。如果自己能再心细一些,如果自己能再聪明些,如果自己能再坚持一些结局或许就不会如此的难堪!

赵寒雪,此仇我朴金仁记下了。总有一天定当奉还,而且加倍奉还!

“看来只能卖身抵债咯。”男人没有理会在一旁自责悔恨的朴秘书。只是独身扬天叹息喊道。

“李总,你要卖掉李氏?”朴金仁满脸吃惊,无法相信,李总居然会想要卖掉李氏。李氏他可是视如生命,每一步的经营都是小心翼翼的。

“总部当然不可能卖,只能变卖子公司了。恐怕以后,咱们这个集团两个字要拿掉咯。”

“万万不可啊,李总!这些可都是摇钱树级别的优质资产,更是李氏的根基所在啊。卖掉了,李氏真的从此就落寞了。”朴金仁的情绪有些激动,自己倾心付出二十载的李氏真的就要这么毁了吗?想到这,朴金仁的愧疚感如洪水巨浪席卷而来,他狠狠的举起右手扇像自己的脸颊,顿时他的半边脸颊红肿无比。

“李氏的根基一直都在我的脚下。”男人叹气有些难受的说道,看着低垂着眼帘的朴金仁与其脸庞上的红色印记微微摇了摇头。

“自责过后的自残是最为懦弱的行径。只要李氏根基尚存,咱们还能有重新翻盘的机会。为了保住这份机会,我们不得不付出相当的必要代价。”

“可是李总,我不甘心!都是因为我,李氏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听信奸人谗言,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李氏。”

“说的那么悲情干嘛,只是变卖一些子公司,又不是变卖李氏。”男人故作轻松的说道,朴金仁这些年的努力他是一眼一眼的看在心里的。虽然某些时候思想固执、行为不近人情,但他能倾心为李氏付出,对李氏绝对忠诚。

而且,他跟了自己二十年。对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极其了解。有他帮助自己,李氏也能早点恢复元气。

“对,李氏还没结束。总有一天,我要让李氏重回巅峰,不我要让李氏更上一层楼!”

“去联系贝格尔登吧。”男人无奈的对朴金仁吩咐道。

“李总要把李氏的子公司卖给贝格尔登?”朴金仁疑惑的询问道,卖给其它公司不可以吗?为什么偏偏的是贝格尔登呢。

“贝格尔登财大气粗,出价更高。”男人无奈的回应道。作为商业上的老手,他的选择岂会如此浅薄?选择贝格尔登是因为目前的处境,让他除了选择贝格尔登之外别无他法。

“对!贝格尔登这么有钱,咱们就狠狠的撬它一笔!”朴金仁笃定的说道。

男人听闻朴金仁的话也是有些无奈,因为他们都知道和贝格尔登谈生意,是需要极度小心的。朴金仁这么说无非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谁让贝格尔登在这个世界上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绝对存在,与它谈判无异于虎口拔牙。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被伤筋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