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不客气,他们两个怎么会受伤呢。”王勇疑惑的问到。

“那个,他们,他们都是被人打了。”

“什么,天秀姑娘被人打了。”显然听到天秀被打了,王勇很震惊。毕竟能打天秀的人在他看来是没有的。

“喂,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天秀姑娘被人打了,我说的事他们,他们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他们代表的不是天秀一个人,是两个人你懂不懂。”玉儿看到王勇的反应,跳脚的说到。

皎洁月光的夜晚,银辉,森冷,犹如冰窖。

吴家的小院里,满院的兰香肆意。

玉儿刻画着她第一次的恶魔召唤阵。

灵石粉混合的自己的血,笔画猩红,纵横交错,构建成了一个五角星图案。

“第五次召唤你了,我的恶魔。”

“如果在失败,啊呸,什么失败,我是一定不会失败的。”

“我一定要变强,变得不收任何人欺负,变得可以保护吴浩。”

“我要变得再也不会受天秀的欺负了,我也可以解开自己和吴浩的身世之谜。”

王勇翻了个白眼。

心说,这丫头不知道是怎么了,受到什么刺激了,怎么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的,说什么可以召唤恶魔,用灵魂交换什么的。

说什么这是召唤师体系,与恶魔签订契约,共享力量,签约的恶魔力量越强大,反馈的力量也就越强大。

说什么是以前自己无聊的时候看的,以前只是当个消遣。现在必须变强大。所以不得不用了。

用献祭者的鲜血在夜间绘制出相应的图形,就可以召唤出恶魔。

“第五次失败,准备第六次召唤。”玉儿平静的说着。

弯腰双手按在五角星阵上。

茫茫的缥缈之地,五颗行星悄然连成一线。

王勇也感受到来自五角星阵剧烈的颤动,仿佛有什么强大的力量涌现一般。

“出来吧,我的恶魔。”

顿时,玉儿的耳边好像有无数恶魔在浅唱低吟,

混乱,疯狂,不了名状的声音吵的天秀头昏脑涨。这还不算完。灵魂深处好像也被什么敲击着一般。痛的玉儿肌肉抽搐。

吼……

一尊狰狞巨大的恶魔缓缓升起。

半人半兽,长这巨大的翅膀,牛角,蛇尾,岩浆般火红的身躯。仅仅是蹲坐着就有两三米高。

恶魔,这是什么恶魔,厉害吗,玉儿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

玉儿脸色煞白的摊坐在地上,这一次召唤给她的身心,还有灵魂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恐怕只有这一次机会可以召唤。

玉儿可不敢想象有下次,毕竟实在是太痛了,就算她有能力召唤第二次,她也会因为承受不了苦楚而放弃的。她可以确定这一点。

虽说不知道它厉不厉害吧,这是自己好歹一次的成功,有总比没有强。

有些兴奋的问着眼前的恶魔:“你可以把你的各项数据给我吗?”

“在很久以前,当时还是奴隶制时期,有个在老爷家做工的农人,做事勤劳吃苦,因此,老爷非常喜欢他。

有一次老爷对他说:“你若能给我两把银子,或是能把泥沼地里的魔鬼撵走,我就给你自由。”

农人心里寻思:“要银子难办,可是撵走魔鬼倒能行。”

他去找铁匠,求铁匠替他拿铁丝拧根短马鞭。铁匠替他做好了。他拿着这根马鞭到湖边去。到了那里,用烂泥捏成小柱子。忽然魔鬼从水里钻出来问他:“人哪,你在这儿做什么?”

农人回答:“哦,我打算在这儿造一座神庙,你瞧,柱子都做好了。”指指烂泥粘的柱子。

魔鬼对他说:“你决不会在这儿把神庙盖成功的,我们要掐死你!”

话一说完,马上钻到湖底,报告魔王。

魔王对长鬼说:“去对那个打算在此地盖神庙的农人说:要是他打得过你,我们就离开这个湖,如果你战胜他,他就该离开此地。”

长鬼钻出湖心,对农人说:“我们大王说了,咱俩较量较量,谁赢,这湖就属于谁。”

可是农人说:“我有把握,你比不过我,你还不如和我爷爷去比武呢,他已经老得全身长满青苔了,他正在林子里躺着呢。”湖边是一片树林。长鬼居然相信他的话。他俩走进树林,瞧见一只熊在灌木下面躺着。农人对长鬼说:“我的爷爷躺在那儿呢,你去跟他较量一下,你要是能比过他的话,再来和我比武好了。”

魔鬼走到熊身旁,用爪子碰碰他:“喂,起来,咱俩来较量较量!”

大熊跳起来,抓住长鬼又抓又咬,魔鬼好不容易才挣脱。他跳进湖心,对魔王说:“糟啦!怎么也打不过他呀——!我和他爷爷打了一架,他爷爷老得一身长满青苔,可是我还打不过呢,——要是我跟他比武的话,他决不会饶我活命!”

这时,魔王就派另一个驼背鬼,去找那个农人比武。驼背鬼走出湖来,对他说:“这么着吧,谁吹哨吹得响,湖就属于谁。”“好吧!”农人说,“不过你先吹,你吹了我再来。”魔鬼一吹口哨,吹得树叶籁籁落地。这时农人说:“喂,我要吹啦,不过你先用手绢把眼睛蒙上,要不然,我只要一吹,你的眼珠就怕要弹出来。”

驼背鬼用手绢把眼蒙上。农人举起马鞭对准他脖子一抽,抽得小鬼三滚两滚滚进湖心,然后对魔王说:“简直拿他没法办,我吹口哨的时候,他满不在乎;可是他一吹,我的眼珠差点没掉出来。”

魔王又派第三个鬼去,这是个胖得像只肥野猪的胖鬼,魔王还把自己五百斤重的铁锤给他,对他说:“跟他比比:谁丢锤丢得高。”

胖鬼举着铁锤走到农人跟前,说:“我们大王说啦:看谁把铁锤丢得高,谁就得到这座湖。”魔王把铁锤交给胖鬼的时候,叮嘱过他:“当心!别把铁锤掉了,铁锤一毁,咱们大家全完喽。”

胖鬼把铁锤朝天上丢去的时候正是清晨,可是直到傍晚它才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