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荡心里在惊恐的同时,也转过无数的念头,只是,怎么看眼前这少年也不像是魔鬼附体,如果不是魔鬼附体,那会是什么情况呢?

也只有巫吧这样年纪轻轻的灵王强者,才能培养出灵师境中期就能抗压住大灵师中期十多倍攻击加成的轰击,还能屹立不倒,否则,哪里还能有这样的怪胎?

哪里?

曲荡心里忽然闪了一个念头,莫非是巫吧的师父,传说中无上修为——可以与天抗争,夺天地之灵气而提升修为,甚至寿元都无尽翻翻的灵皇境的强者…

想到这,曲荡不由得擦了擦冷汗,这一不小心就惹上了灵皇境强者,以后在这真武灵门这还怎么混?

可以直接去死了,不用混了...

心念到次,曲荡心里彻底的慌了,来回地走了几步。

但就是这来回的几步,暴露了曲荡内心的焦灼与惶恐,还有深深的畏惧。

展牧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偷偷直乐,暗忖道:“这老狐狸人老成精,疑神疑鬼,我正好颠而倒之,倒而颠之把他搞晕,趁机多吸一些光幕能量,我感觉就吸了这么一小会儿,已经快将我全身受损的地方全数修复。我就再忽悠他一下,多吸会儿…”

想到这里,展牧风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说道:“在我们真武灵门之中,那些大灵师境以上的强者,你这个做核心长老的,肯定都彼此熟悉。要说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小九九,估计你自己都不相信。所以,巫吧领袖才让我做他的领袖特使,前来探听虚实。还好巫吧领袖传了我一些防身功法,要不然,现在我可就真被你打成肉饼了。巫吧领袖可是知道我来了你这里的。”

曲荡一听什么“领袖特使”,估计又是巫吧兴致一起就随意起了个名字。

但阎王易见,小鬼难缠,特别是这个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般的灵师境中期的少年人,肯定比小鬼还要难缠。

当下,曲荡强忍住内心的怒火,尽量装出一副恭敬的表情,强笑道:“不知道是特使来了,我还以为是外敌入侵,才不得已自保的。”

展牧风嘻嘻一笑,说道:“外敌入侵?曲长老,你没病吧?你这是内门中的内门,入侵也入侵不到你这里啊。就算有外地入侵,也是我们这帮侠肝义胆不惧生死大义凌然傲骨长存少年英雄的外门弟子去抵御,哪能侵到您老人家这里?再说了,您老人家这把老骨头,估计已经给柳媚寒侵的差不多了吧…”

曲荡连死的心都有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暗骂道:“你个小兔崽子,真有外敌入侵你早跑了,巫吧手下全是贪生怕死之辈——啊呸,我怎么连自己都一起骂了…”

但是,面上曲荡却不能这么说,还得强笑道:“老朽真的是有眼无珠,没认出是特使您老人家大驾光临,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展牧风哈哈一笑,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道歉了,那我就去向巫吧领袖汇报了,走了。”

作势要走,却动也没动。

意图很明显,这是要敲竹杠。

曲荡哪里还能不明白,心里那个悔啊。

但是,如果现在不打点一下,恐怕是过不了关了,说不定这什么领袖特使回去一顿添油加醋,小命——哦,不——老命都没了。

只见曲荡伸手一挥,一排丹药从城堡之中某个不知名的地方飞了出来。

曲荡神色恭敬,一只真气大手将丹药整齐地排列在展牧风身前。

赫然竟是十二粒中品灵丹,不对,应该是上品灵丹,这丹药纯色极足,绝对不是普通的上品灵丹所能比拟。

展牧风感觉,这些上品灵丹一枚起码能顶一百枚普通的中品灵丹,心情大好,笑嘻嘻的说道:“既然曲长老这么客气,那我不接就是不给曲长老面子了。”

随手一挥,一十二枚极品灵丹收入展牧风囊中。

“虽然说,不要忽悠老人家,但是,曲荡这个老不死的就算了...”

但是,就这气息一动,触发了夺灵七星阵的阵势,只是,经过这么久的吸收,阵势的能量已经被展牧风吸收大半。

曲荡一愣,心下生疑,暗忖道:“这夺灵七星阵居然如此耗费能量,只是这么用了一次就能量消耗过半,这让我去哪里再寻找这么多能量。”

展牧风看能量吸收的差不多了,再吸可能会露馅,随意敷衍了曲荡几句,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曲荡。

展牧风施施然的走了出去,想到这一路收获竟然这么多,不由得心情大好,一路哼着小调。

这一走,就走到真武灵门有名的一路十里桃花池。

此时的一路十里桃花池,桃花朵朵盛开,争奇斗艳,粉红艳丽的不可方物。

“公子留步!”

一个妩媚的声音传来,那声音简直跟那啥似得,太不可描述了。

“恩?这声音咋这么熟悉?”

展牧风回头一看,心里暗骂:“靠,原来是这个贱货!”

但是,展牧风脸上神色丝毫不变,回头嘻嘻笑道:“原来是真武灵门第一美人儿媚寒姑娘,额,美人儿是在叫我吗?”

柳媚寒没想到这少年还自来熟,心道有戏,葱白细嫩的芊芊玉手轻柔的一挥,随手摘了朵桃花在手,鲜花相衬,秋波流动,更显动人妩媚。

只不过,此时的展牧风,脸上虽然笑嘻嘻的没个正经,心下却丝毫没有想要一亲芳泽的念想,甚至觉得有点恶心。

柳媚寒似乎丝毫不觉,看着展牧风,格格娇笑道:“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不是叫你还能叫谁呀?”

展牧风哈哈笑道:“好荣幸啊。你不怕我压坏你吗,哈哈,我年轻力壮,可不比那头老牛没用...”

柳媚寒一听,饶是她脸皮厚,也不由得一红,轻啐了一口,妩媚地看着展牧风,那勾人夺魄的眼神如电般射向展牧风。

这一望,隐隐中竟然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魔力,饶是展牧风早有准备,也不由得心神一荡。

但随即,展牧风就释然了,悠然地看着一株桃花,丝毫不理会柳媚寒的眼神,仿佛柳媚寒不存在似得。

柳媚寒一愣,暗忖:“这少年看似轻薄,其实很有城府,倒是不好下手。”

随即,柳媚寒格格一笑,上前用纤弱的胳膊挽住展牧风,软乎乎的胸*脯一个劲的往展牧风手上蹭,娇笑道:“这桃花有什么看的,走,去姐姐那里坐会儿吧。”

展牧风侧过头来,看着面如桃花般粉雕玉琢的真武灵门第一美女。

红扑扑的小嘴配上一头轻挽的发丝,吹弹即破的肌肤洁白无瑕,但就是没看她的眼——展牧风这厮很有自知之明,搞不好真把持不住。

随后,展牧风眼睛定格在自己的胳膊腕上,那里,两只芊芊玉手正挽着,两团肉扑扑不断地磨蹭着,远远看去,就像一对金童玉女般的小情人在打情骂俏的撒娇。

说血气方刚的展牧风一点都不为所动,那肯定是假的。

但展牧风只动了一点,马上就凛然了。

直到柳媚寒蹭了好久,见展牧风依旧无动于衷,也有些无趣,不由得很是好奇,暗忖道:“这少年定力居然这么好,倒是头一回见,该不会是不行吧,不像啊,年纪轻轻灵力修为就如此厉害,不可能不行啊...”

抬头一看,展牧风竟然真的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柳媚寒那个气啊,一记撩阴腿就朝展牧风的命.根.子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