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确定是珊儿拿了你的东西,总要拿出点证据吧,不然,光凭你刚刚的言辞我就有足够的理由说你诬陷我。……的婢女。”

“证据?”影舞咽了口口水,眯了眯眼睛,镇定了一下,眼眸里偷着那算计的光芒,勾了勾嘴角,朝后面摆了一下手,一副撒网捞到鱼的有胸有成竹的表情。

看来这鹦鹉凭一个小小侍妾,就有如此猖狂的举动,这心性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想我也快三十的老妖精了,竟然没镇得住这小皮崽子,看来以后这府里我还真的小心应付这个女人,光凭他刚刚假装淡定的神情,在场就没几个比得过他的了。筱蔓在影舞身上来回打量着。

被点名的丫鬟显然没有影舞的本事,哆哆嗦嗦到“清晨,清晨奴婢去……去厨房,发现珊儿……珊儿偷东西,从舞小姐……房间出……出来的,还急急忙忙……的……往袖子里踹。”说完便趴跪在地上,连头也贴在地面上。

“你撒谎,奴婢没有偷”

“噢,偷了东西不回我这边,要去厨房才塞进袖子?难道鹦鹉住厨房里?我还以为是侍妾呢,原来是管烧火的丫鬟。”筱蔓到时不慌不忙,有点想笑这个帮了倒忙的丫鬟,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啊。还是说古代小丫头片子其实手段都很低级,这些烂理由还真跟小时候给老师的请假条有的一拼:老师我今天头婚(头昏)不能去上学。听得让人是又气又好笑。

“奴婢是说从厨房回舞小姐的房间的时候,看到珊儿正好走出来,手里拿着珍珠耳环,正好王袖子里揣。”

小丫头太可爱啦,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说错话了,急忙修正。还算是中心户主的家伙,就是不知道人家会不会领你情哦。不过看他反应还算快,假以时日必定可以独当一面,不错,不错,好苗子!筱蔓看着眼前的一群小丫头片子,感觉自己就是幼儿园阿姨,看着小朋友淘气,是又生气,又好笑。

“没有,奴婢,没有偷。”珊儿不知道筱蔓根本没把这个当回事儿,还以为他的小姐会跟以前一样不管他呢。

“珊儿今天只是路过,根本没有进去,更不可能偷东西了。”珊儿真的急了。

“狗奴才,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我亲眼看到你进来的,等你走了,它就不见了,不是你还有谁,难道变成鸟儿飞走了?”最后一句还是咬牙切齿的吼出来,让人不得不佩服小鹦鹉的演技还真不错。画风一变,“那个耳环可是王爷送我的第一件礼物呢,请姐姐看在多年情分上让您手下的丫头还给我,让我也有个念想。”说完还假惺惺的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演技……这……变脸也太快了吧,如果放回现代,这演技绝对赛过什么赵丽颖、郑爽这类当家小花旦,说不定还能去奥斯卡走一圈呢。这帮小丫头片子,还真玩的不亦乐乎的。姐姐今天心情好,陪你玩玩,让你也长长见识。

“呦,鹦鹉妹妹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呢,我怎么可能不秉公处理呢,今天我惹你掉了泪,心里着不舒服,这样,”边说边把头上的两根白玉簪子的一根取了下来,递过去“这个簪子本是一对儿,是王爷给的定亲信物,如今,我与你一人一根,你看可好啊?”

“就算有这个簪子,珍珠耳环也是要还给我的,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还没说完)”……影舞鄙视地看着筱蔓说到,一脸,我就知道会给我道歉的小人得志的样子。手缺很诚实的伸了出去,暴露了他此时真的就是想要这个簪子的心情。

“啪”地一声,簪子掉在了地上,还摔成了两节。筱蔓嗖的一下收回了手,而影舞却没反应过来,愣愣的伸着手臂。

“呀,你就算不喜欢我是王爷妃子,也不能拿这个簪子出气啊…要知道,这个可是王爷给的。还是定亲的信物。”

“我根本没碰到这个簪子。”

顿了一下,影舞也想明白了,递簪子就是给自己下的一个套。,凶狠的看向筱蔓“你在算计我?!”

“鹦鹉不仅会学舌,还挺聪明的,这都看出来了?”筱蔓笑嘻嘻的“知道有一句俗语吗?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

“算了算了,姐姐我们去别的地方再找找你的耳环吧,说不定丢别的地方了”黄衣服的小丫头识趣的打岔道。也给了影舞一个台阶下。

“姐姐,今日多有打扰,我们姐妹几个心急要去找耳环,不在姐姐这边耽搁了,改日,再请姐姐饮茶叙旧,切身先告辞了。”说罢,也没等筱蔓同意,便拉着影舞就要离开。

左右 也没想对他们怎么样,筱蔓的世界里很和平,没有杀戮,更别提杀人了,顶多就是斗斗嘴了。所以,也没有想过穿过来的这个世界是个吃人的世界。这样放人走,是认怂的表现。

离开的众人,顶多就是被筱蔓突如其来的改变诧异到了。

“我怎么感觉,今日那贱人……怎么……像是……像是换了个人似得?”黄衣小丫头片子摇了摇头,嘀咕道。

“难道是被刺激过头了?听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自从上次落水……上来就变得十分奇怪”

  “话说正常人怎么可能在水里呆那么久。”

“不会是身上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仔细看,他们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众人对筱蔓的态度让影舞更生气了,恶狠狠的说“不管他是人是鬼!这笔账本夫人记下来,以后定加倍奉还!!”

话分两头,这边筱蔓见众人走了,搂着珊儿回房“珊儿,我饿了。”

“饭菜已经安排妥当,我们回去吃吧。”珊儿激动的本来想流泪,看到筱蔓故意岔开话题,瞬间觉得小姐的形象高大起来。

减小桌子上又是加了糠皮的白粥,筱蔓真的觉得再也咽不下去了,垂丧着脸问道

“你们这里每天都吃这种东西?”

“不是的,这些是富人才吃的起的,穷人都吃野菜和脯肉。”

“腐肉?腐烂的肉?”

“是脯肉就是用盐腌的肉,就是这个东西啊!”珊儿对着一盘应不知道是正还是煮的肉说到。

“哦,就是肉脯啊”筱蔓翻了个白眼,这玩意咸死了。

“那你们皇帝吃什么啊?”筱蔓真的不想吃。

“皇帝,吃烤肉,或新鲜肉,偶尔也吃点嫩叶子,也会吃米粥,还会让人把米磨碎了,做成糊糊。听说那味道可香!”珊儿一脸的羡慕。

“就这些?”本以为珊儿会跟以前一样滔滔不绝地将个没完呢,结果,就一句话。

“小姐,怎么叫就这些啊,你看啊,肉就有鱼啊、鸡鸟儿、鹿、狼……”

“打住,我知道了。”

  这感觉有些酸爽啊。

“算了吃点牛肉干吧”说罢筱蔓从书包里拿出两包所剩无几的牛肉干,扔给珊儿一半。

“牛……肉……牛肉?小姐,你……竟然……吃牛肉,这要被杀头的。”

“你也吃了,昨天。”

“这可如何是好,小姐”珊儿急出了一头汗。

“你不说没人知道。”说罢,撕开包装,直接怼到珊儿嘴里。

“是哦,呵呵,不过小姐,这牛肉的味道还真好吃,又咸,又有点甜,还有点特殊的清草味儿,怪不得不让人宰杀呢,这味道让别人知道了,估计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没有牛了。”

“……”筱蔓想说那是调料的味道好吗,想想算了,说了他也不懂。

算了,不吃了,咱们去厨房看看有啥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