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爸不见了,我要去找他,等找到他,我们一起回来给你过生日。”

“什么?你爸不见了,怎么会这样?”霜姨原以为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谁知又发生这种事,“亚瑟,我和你一起去。”

“我们也去。”大东、小雨还有断肠人,说着都往外冲。

“等一下!”蕊儿一把拽住亚瑟,依依拦住霜姨,“大家别急,辰叔没事。”

“依依,你怎么知道?”霜姨知道依依绝对不会随便说说的。

“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大家还是先进屋吧,进去就知道了。”依依拉着霜姨,蕊儿拽着亚瑟,领着大家走进客厅。客厅里,寒叔、田欣正陪着三位客人聊天。

“老爸、老妈,你们怎么来了?”面对门口而坐的正是风龙夫妇,“是你寒叔接我们来的,小雨、亚瑟,你们都来了,秋霜,你也回来了。”风龙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可是眼睛却是看着坐在他们夫妇对面的那位客人。

霜姨没有回应风龙,从进门,她的双眼就紧紧盯着那位背对着大家的客人,而当听到霜姨回来了,那位客人缓缓地站起身来,慢慢转过身……

“爸,”亚瑟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原来第三位客人就是王亚瑟的爸爸———北辰堂堂主辰龙,“爸,怎么过来的?为什么帮里的兄弟说你被人绑架,失踪了?”

辰龙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亚瑟,更别说听见亚瑟说什么,他只是痴痴地看着霜姨,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慢慢的向对方走去,直至面对面,霜姨抬起手轻轻抚上辰龙的脸……周围的一切仿佛不存在,世界只有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好像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此时的泪不代表悲伤,有的是重逢的喜悦。众人轻手轻脚的移师餐厅,把客厅留给这对久别夫妻。

走出客厅,大家不约而同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原来怕惊扰到那就恩爱夫妻,每个人都屏住呼吸了,大家相视一笑,“自恋狂,你爸妈不要你咯!”大东拍了拍亚瑟的肩,一副怜悯的表情。

“自大狂,我看你是眼红了吧,怎么?羡慕我爸妈恩爱吗?”亚瑟不客气的回敬大东,一家团聚的喜悦,让他心情非常好。

雪儿悄悄走到餐厅门口,伸出头往外看,小雨发现了这个‘偷窥’的‘小贼’,一把把她拉了回来,端起做哥哥的架势,板着脸看着这个小丫头。面对哥哥责怪的眼神,雪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拉着哥哥的手臂,摇啊摇,要哥哥别生气,小雨看着也是久别才重逢妹妹,又怎会真的生气呢。

相对孩子们轻松喜悦的心情,风龙和云龙的重逢,难免悲伤,“云龙,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这些年你还好吗?”

“我还好,只是当年……对不起,风哥,风嫂,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害得大家受了这么多苦,对不起,对不起……”

“云龙,别这样,当年的事我们并不怪你,你不用愧疚,其实,真正受苦的是那几个孩子。”风嫂指了指小雨、田欣他们。

断肠人走到小雨、田欣、亚瑟面前,“雨沫,我没记错的话,这才是你的名字,对吧?雨沫、田欣、亚瑟,对不起,是我的错,让你们受了那么多的苦,尤其是雨沫,如果不是我,你爸妈也不会……”说着就要跪下去,被小雨和亚瑟一把扶住,怎么能让长辈给他们这些小辈下跪呢。

“呵,云叔,你别这样,哎呀,不要这样吗?我很好,没什么嘛。”田欣被下了一跳,连连摇手。

“断肠人,我们没有怪过你,你不要再自责了,我爸妈也不会怪你的,我相信他们更希望我们同心协力重振圣龙盟,共同抵抗黑龙,维护时空安全,所以,你不要再对我们说抱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未来。”

“是啊!云龙,就像雨儿说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更要的是未来。”不知何时,辰龙搂着霜姨站在了亚瑟身边,两人眼睛都红红的,但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辰龙、秋霜,我……”

“云龙,什么都别说了,最有资格怨你恨你的是田欣、雨儿和……”霜姨刚想说出梅儿,只觉腰里一紧,连忙住口,“他们都不怪你了,我们就更没理由怪你了。”原来,梅儿抢在霜姨他们回来之前,已经和辰龙见过面了,并告诉他和风龙夫妇,在小雨面前千万不要提她,以免‘情咒’的反噬,所以刚才辰龙听见霜姨差点说出梅儿,急忙提醒她,想想,真是难为梅儿这个孩子了。

“可是,我……”断肠人还想说什么。

“云龙,你烦不烦,跟你说了,过去的让它过去,你还想怎样?你再啰嗦,我就不再认你这个朋友了。”霜姨厌烦的瞪了断肠人一眼。

“是啊,云龙,不要再烦了。”风龙也劝说着。

“好,我知道了,我们一起面对未来。”

“这次对么。”五个大人,十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恩怨都过去了。“哈哈……”大家真心的笑了。

“诶,老爸,有了老婆就不要儿子了?”难得有机会可以捉弄老爸,亚瑟当然不会放过咯。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辰龙嘴上骂着,抬手作势要打亚瑟,可脸却红红的。

亚瑟连忙躲到妈妈身后,“妈,你看老爸要打我。”

一声‘妈’让霜姨心里热热的,这可是她的宝贝儿子呵,“好了,好了,孩子只是开个玩笑,你何必当真嘛。”

“自恋狂,你羞不羞,这么大的人还跟老妈撒娇?要是让金宝三看见了,大概眼珠都会掉下来。”

“自大狂,你是不是也想学苏武牧羊啊?”亚瑟慢慢的向大东走过去。

“这个什么意思?”大东一头雾水,没听明白,只好向小雨求救。

其实小雨已经笑得快抽筋了,看到大东求救的眼神,只好代为说明,“大东,‘苏武牧羊’意思是被海扁(北海边)。”

“啊!”大东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好了好了,大家入席吧。”依依阻止了亚瑟和大东的嬉闹,招呼大家入席开宴,为霜姨庆祝生日。

趁着大家都入座,霜姨低声地问依依:“梅儿呢?”

“她在房间里,霜姨,你不用担心她,都已经安排好了。”

“可是,这也太委屈她了。”

“霜姨,这也是没有方法啊,你我都明白现在只能这样。”

“唉……真是苦了她了。”

“霜姨,梅儿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定要开心噢,否则你老是担心她而不开心,她会难过的。”

“好,好,我知道了,我们吃饭吧。”

其实,梅儿正躲在厨房,为霜姨的生日蛋糕做着最后的修饰,这个蛋糕是她亲手做的,不能当面向霜姨表示庆贺,她只能将满心的祝福,融在这个蛋糕里。不过,梅儿的脑海里一再浮现着安琪疯狂的样子,只怕她的心魔会给她带来无边的祸害。但是梅儿不知道,她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

安琪发生了什么事?对她、对终极一班,是福?是祸?亚瑟一家团聚了,但是石中剑又会引起什么祸端吗?敬请关注下文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