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祁小忧同学大早起的就被自家二哥连拉带拽的带回了自家大宅。

祁沐泽看着她那样,就想笑。

……为什么有种单刀赴宴,英勇就义的气势……

莫名感觉深入虎穴,一去不复返啊……

祁忧回头瞪他:“ 笑什么笑!”

祁沐泽赶忙挥手:“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

她捂脸,如果可以,她打死也不要回来的说。

回来的头等大事肯定是亘古不变的……催婚催婚催婚的啊啊啊……

刚刚坐到沙发上,沙发上的祁父立马坐直,挺起腰板。

笑话,他可要在孩子们面前树立威严。

虽然他们几个都知道自己是个妻管严来着。

但这并不妨碍他严肃发言。

祁父道:“ 小小祁同学,你说说你…… ”

话还没说完,祁忧毫不留情的怼道:“我说啥?你自己生出来的孩子自己都不了解?”

“ …… 废话,你是你妈生出来的。”

祁小忧鄙视道:“ 呦呵,我妈自己一个人能生的出来?”

……有道是,女大不由爹。

祁父瞪眼:“ 好好给我说话!”

“ 我讲话挺好的,你听见了嘛?”

“…… 你居然说我聋!”

“ 呦,我可没说你这个糟老头子。”祁忧怼人技术一流。

“ 你才是糟老头子!”祁父真想把她扔出去。

这闺女一点都不孝顺啊!

“ 好了,糟老头子你消消气。”

“ …… ”

一旁的祁沐泽整理好姿势,然后……开启看戏模式。

“ …… ” 被自己亲女儿怼成这样,他还能说些什么?

下一秒,祁父怒拍桌子:“ 没出息!”

“ 随你啊。”

祁母瞄了一眼道:“ 轻点拍,这桌子可贵得很。”

“ 好的,老婆大人。”

祁忧只翻白眼,看吧,妻奴本性暴露无遗。

祁沐泽趁着这空挡,赶忙给她使眼色。

差不多行了,怼的太过可不好,狗急了还会跳墙呢。

祁母道:“ 小小祁同学,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什么时候能嫁出去啊?”

“ 我正值二八年华,不着急的说。”祁小忧同学淡定的讲起了歪道理。

“ 怕不是还惦记你的初恋?那个孙什么犊子的。” 祁父冷哼一声。

她淡淡的摇了摇头:“ 没有啦,早就忘记了。”

祁母突然道:“ 我要不给你安排一场相亲?”

“ …… 不不不,不用了。那个时间差不多了哈,我要去写书了。”她飞似的逃离现场。

相亲什么的想都不要想好吧!

“ 哎哎哎?”祁沐泽笑着摇头,这跑的也太快了点啊。

祁母抿抿嘴角:“ 小祁同学,我们现在来谈一谈你的终身大事吧。”

祁沐泽顿时苦笑不得:“ 妈,我不用了吧,大哥还没找媳妇呢,我急啥呀?”

“ 就怕你两打一辈子光棍。” 祁父叹息。

……你佬对自己的孩子也忒没信心了点。

“ 哈?不可能的,不要瞎担心了。”

祁小忧同学待在在大宅外面纠结。

她是被祁沐泽开车拉过来的。现在她要怎么回去啊?坐公交车?

自己长的这么好看万一遇见咸猪手怎么办?遇见流氓怎么办?遇见劫色的怎么办?

祁忧从包里掏出一枚硬币,要不就抛硬币决定吧。

一切随缘嘛。

刚打算扔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 祁忧?”

她扭头看去,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 顾先生?!”祁忧赶忙走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

“ 路过。”

“ 那顾先生可以载我一程嘛?”祁忧面上笑的可爱,心里早已激动去了。

顾止宸略一沉吟:“ 上来吧。”

“ 那就谢谢顾先生了。”她毫不犹豫的坐到车上。

“ 啧啧,顾,惹桃花哦。” 副驾驶上的叶言出声。

“ 闭嘴,不讲话憋不死你。”

祁小忧同学收回对顾先生的注意,这才发现还有个人。

“ 嗨,我叫叶言。” 他回头笑嘻嘻道,“ 怎么称呼?”

“ 祁忧。” 当着外人的面,祁忧心里再怎么欢喜面上也是大方自然的。

嗯,没错,她和顾先生可是熟人了呢。

并不知晓祁忧小心思的叶言笑道:“ 小忧,顾这人可是冰山呢。”

……小忧是个什么鬼?

顾止宸突然就有种把他扔下去的冲动。

“ 还好吧。顾先生人挺好的嘛。”祁忧夸人技术一流。

“ 哈哈,咱俩加个微信吧。”

“ 好啊。”

一路上两人从天南聊到地北,古今中外挨个讨论了一遍。

大有那种相见恨晚的架势。

顾止宸脸色阴沉沉的,好想把旁边这个唠唠叨叨的家伙从车窗扔出去啊。

祁忧打开家门,对顾止宸摆手,“ 谢谢顾先生送我回来哦。”

他正想开口,叶言抢答:“ 没事,不用客气的,有空再聊。正好请你吃饭哦”

“ 好吖,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可不要把你吃穷了”

“ 哈哈,没事啊。”

“ 嗯呐。”

完了,顾止宸现在很想暴打他一顿,打死的那种。

进了家门,叶言问:“ 咋的,我和你的小丫头聊天不开心了?”

“ 切。”他甩去个白眼。

“ 我说真的,” 叶言坐到他对面,“ 你看上那小丫头了?”

“ …… ”顾止宸愣了一下,随即否定,“ 没有。”

叶言暗自心道,切,嘴硬。没有你脸色难看成那样。

“ 不过那小丫头蛮有趣的,她看你的眼神可是有感情的哦。”叶言翘起二郎腿。

顾止宸眯起眼,手指敲打着桌面:“ 你那么闲的吗?文件处理完了?”

“…… 您老能不能不提工作?我想好好休息休息,休息哎!”

“ 不能。”

“…… ”

这已经没有办法愉快的交流了。再见!

祁忧一个飞扑到床上,该好好的补个觉的说。大早起的就被祁沐泽吵起来,觉都没睡够。

她亲手拔了网线,这下清净了。

心满意足的盖好被子,慢慢缩成个球体,睡觉吖!

工作室里,蓝颜知瞅了瞅自己一直打不通的电话,忽然心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家伙不会又拔了网线睡觉吧!

她不禁抚额,祁小忧,你真是好样的,睡觉拔网线做什么啊!

什么鬼畜的毛病……日上三竿的还敢睡觉……

不赶紧赶稿去还要去睡觉。

蓝大编辑冷笑几声,祁小忧同学,你算是好日子到头了。

非找你家里去催你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