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逐渐放亮了,米一晴的周围聚集了四五个卖米的商贩,他们看到米一晴抢占了中间的位置,而且米一晴的高粱米饱满,润泽,前来买米的人围了一圈。几个人脸上都带有怒色。

其中一个约摸三十岁的男人,尖嘴,腮帮子往里陷着,嘴里叼着一颗烟,眼睛滴溜溜转,不停地打量着米一晴。看见买米的人越来越多,他把烟头掐灭,剩下的烟夹在耳朵上,一下子挤到米一晴面前,在米袋前一横:“谁让你在这卖的?知道不知道,这地方是我的。走开,米不卖了,别围着了。”他用手驱赶买米的人。

米一晴吓得脸一下子就白了:“对不起,大哥,我不知道这地方是你的。我马上挪地方。”

“挪地方,你往哪挪啊?这地方都是我的,赶紧走人!”

“大哥,我只卖一天,您看能不能照顾一下。”米一晴涨红着脸,低三下四地请求道。

“行啊,小丫头,长得挺嫩的。来,让哥哥亲一口,哥就让你卖。”说着狞笑着就去拉米一晴的胳膊。

米一晴慌里慌张地后退,旁边的几个卖米的起着哄:“赵四,艳福不浅啊!”

赵四两眼冒着淫光,双手用力,米一晴控制不住,向前扑过去。

米一晴吓得闭上眼,脑袋撞上了一堵厚厚的墙,一碰到那厚厚的肌肉,米一晴立即张开嘴狠狠咬了下去。

“臭女人,就爱咬人!”一声怒吼,米一晴一下子就被一双大手搂在怀里。米一晴根本没听到对方说的话,又踢又咬,嘴里还带着哭声骂道:“畜生,放开我!”

“别闹,是我!”艾友恼怒地厉声说道。

这声音怎这样熟悉,米一晴赶紧睁开眼,艾友正怒视着地上的赵四。赵四呲牙咧嘴地躺在地上,看样子伤得不轻,嘴角冒着血沫子,一颗大牙好像被打落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还有一个硕大的脚印印在脸颊上。

米一晴刚想说话,看见旁边的几个米贩有的拎起扁担,有的拿起砖头,像艾友围拢过来。

“小心!”米一晴一声惊呼。

艾友早已发现了这几个人,冷冷地看着他们。低声对怀里的米一晴说:“别动,搂紧我!”

此时,米一晴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乖乖地搂紧艾友。

这几个人离艾友不到一米的距离,只见艾友双臂用力抱起米一晴,腾空飞起,右脚照着前面那个人的小腿踹了一脚,那个人扑哧一声,趴在地上,紧接着一个后踹,后面拿扁担的那个直直地向旁边的米袋飞去,接连碰翻了几袋米,才停下来。大米,小米,高粱米••••••白的,黄的,红的••••••散满了地。随即艾友以左脚为中心,抱着米一晴飞速旋转,右脚则直直地横扫过去,拿砖头的那个大哥,还没顾得上吭一声,那块砖头就狠狠滴拍在了自己的头上。

艾友轻轻地放下米一晴,嘴角轻蔑的翘起,那双冷酷的双眸,瞪视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几个人。

米一晴被转地晕头转向,等她清醒过来,张大嘴吃惊地看着地上那几个呲牙咧嘴的人。刚才发生的好像是一场梦,这个八面威风,精彩绝伦的武打情节只有在武侠电影里看过,那些可都是世外高人啊,看着艾友高傲地站在中间,微风吹起他额头的黑发,那张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正寒霜般盯着地上痛苦呻吟的几个米贩子。

米一晴看得发呆:“他真酷酷啊!”

早市上围拢的人越来越多,米一晴轻轻拉了拉艾友的胳膊:“是我不好,我抢了他们的地方,我们赶紧走吧!”

艾友听到米一晴那道歉的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有病!”眼里满是嘲讽和不屑,不搭理她。

米一晴叹了口气,不管以前有多深的怨气,今天他是自己的恩人,就忍忍他那自以为是,自认为王子的坏脾气。

看来今天的米是卖不成了,还是回去吧。

米一晴推过车子,看看米袋,还好,刚才打斗的时候,只有米一晴的米袋没被碰翻,心里一阵欢呼,看来老天爷也帮我米一晴啊!心里乐着,脸上居然也露出甜甜的笑容,扯开嘴角,两个甜甜的酒窝露了出来。

艾友看着米一晴,刚才还吓得花容失色,如今前后不到几分钟,她居然忘了刚才所受的屈辱,又欢天喜地乐起来:“健忘症,神经病!”

“你说我啥呢?”米一晴没听清。

“有病!”艾友提高嗓门,嘲讽地看着她。

“有病就有病吧,谁让你今天救了我呢,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让你一次。”米一晴看着艾友甜甜地笑着。

艾友突然有点恼怒,因为他突然发现他特别爱看米一晴甜甜地笑,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手足无措:“回学校。”他又恢复了冷漠。头也不回大步向前走。

“等一等,我的米••••••”米一晴在后面喊道。

艾友不情愿地停了下来。

“那个,艾,艾同学,你帮帮我,帮我把米袋捆在车子上好吗?”米一晴红着脸恳求道。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回转身,来到米一晴身边:“扶车子。”

米一晴伸了伸舌头,乖乖地扶着自行车。

艾友腰一低,一把就拎起米袋放到车后座上:“把车子给我。”艾友语气有点生硬,好像还带着怨气。

“不用,我能行。”米一晴赶紧拒绝。

艾友一把就抢过车把,推上车子就往前走。

米一晴打了一个趔趄,用力才站稳,看着前面艾友的背影,心想,这个人并不坏啊。紧跑几步,跟上艾友。

“小同学,等一等。”一个中年大叔在后面喊他们。

艾友警惕地停下车子,一把把米一晴拉到身后,怒视着那位大叔。

看出艾友的怒气,那位大叔赶紧解释:“别误会,我是问问你们的米还卖不卖啊?”

“卖,卖!”米一晴一下子从艾友身后跳出来,脸上泛着兴奋地光。

“我是开粗粮馆的,城里人都喜欢吃高粱米饭。我每天都来市场买米,那几个家伙垄断了市场,哄抬物价,强买强卖,我们是敢怒不敢言啊,小同学,你伸手真好,今天你可是替我们出气了,大块人心啊!”大叔看着艾友竖起了大拇指。

米一晴看着艾友,以为他面对夸奖会有所表示,可是等了半天,他只是冷冷地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米一晴有点尴尬:“我同学武艺高强,他这叫为民除害。”

“对,为民除害。英雄,大英雄!今天,你的米都卖给我吧。以后不论你有多少,都给我送来,这是我的地址。”大叔还挺认真,递上了自己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