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你不是说想学太极拳吗?”见众人都走了,顾承允这才露出了笑脸。

林笑笑抬头看了看自己师父,又看到他身边站着的一位老人,这才意识到——莫非就是他?

“这位是高思奇,高老先生,就是我们跟你说过会打太极拳的老师父。”顾承允指着那老头说道。

刚才,在林笑笑写字的时候,顾承允和张光启就在地下跟他提起了林笑笑想学功夫的事,见这孩子字写得也好、画得也好,高思奇就喜欢上了,这会儿板着脸的正看着林笑笑呢。

“高爷爷,我想跟您学太极拳。”林笑笑连忙上前,冲老头鞠了一个弓,脆声说道。

“想学功夫也行,你可吃得了苦?”

“吃的了,我现在每天早上都长跑一个小时。”林笑笑连忙应道。

“长跑一小时?!”这下子,不光高思奇惊讶,连顾承允都吓了一跳,这才多小的孩子啊?长跑一小时?!她怎么可能坚持的下来?而且路上这么乱,她是在哪儿跑的?

“笑笑,你是在哪儿跑的?你家里人知不知道?”顾承允连忙弯腰问道。

“当然不知道了。”林笑笑翻了翻眼睛,让他们知道,自己估计连门都出不去了,“我早上五点半起床,爸爸妈妈和奶奶都还睡觉呢。跑完步我就买早点回去,他们以为我是买早点去的呢。我已经跑了一年了。”

有些话不能说,可是有些话还是必须说清楚的,高老既然有可能教自己功夫,让他了解自己的体质问题以后可以避免麻烦。至于师父那里嘛……自己已经坚持一年的事,他怎么可能制止的了?

顾承允大惊,这是何等的毅力啊?难怪她总说自己出门没问题,这要是坚持一整年,每天早上出门跑步,可不是经常出门吗?

“你是在哪里跑的?”高思奇的兴趣也被调了上来,连忙问道。

“我家在泰安街,顺着玉龙路一直跑到律河边,然后向十字桥方向跑,过桥再顺着河北面跑到大律桥绕回来,这样跑两圈,再跑回家去。”在使用了时间迟缓器后,林笑笑的跑步时间也坚持在了一个小时,剩下的时间要么简单的做些运动姿势,要么写生,要么吹笛子。

天冷之后就改成回家坐在小外屋画画。等时间迟缓器用完后,再去买早点。

“好,我收了!”高思奇见林笑笑不像是说谎,再加上这孩子写字画画又这么好,还能每天坚持锻炼,一下子让老爷子的心里着实感动了一把。

于是,林笑笑决定每天早上提前一个半小时去顾承允家,高思奇就等在河边的一片空地处,准备每天早上用两个小时的教她基本功——反正,高思奇每天早上也会在那个时间外出锻炼。

回到林家后,林笑笑把自己每天要早一些去顾承允家的事说了一句,倒是没告诉林爸林妈自己要学些啥,林爸林妈也只是当顾承允要给林笑笑加课,因为林笑笑倒是说过了一声,过完春节后会跟着顾承允、张光启去北京的事。

林爸林妈心中得意非凡,却又无法把这分喜悦八卦到周围同事、邻居那里去,实在是憋的难受。两口子只好每天在家里面相互交流,把说过百八十便的话又说上几次,这才勉强能让他们心中痛快一些。

时间提前了一个半小时,林爸就干脆趁着自己上班之前的时间,用自行车把林笑笑丢到顾承允家中——反正也算是顺道。

林奶奶倒是摆脱了每日一送的忙碌,清闲了不少。

林笑笑现在的情况,就和已经入了托儿所似的,除了早晚饭外,根本不需要在家里面吃些什么。

早上那一个小时的长跑时间,林笑笑依然没有放弃,只是,这样一来恐怕自己每天也就只能使用上三次时间迟缓器了。因为那每天的十小时睡眠时间她真的真的真的减不下去,先别说没办法提前醒,就算提前醒了,第二天也肯定会提前困、而且会提前不少时间。

也只好先这么将就着了,等学完这些东西、上了小学之后,顾承允那边的课应该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反正现在的林笑笑,就算想要浪费时间也是属于有心无力型的。

第二天早上,林爸骑着自行车,把林笑笑往顾承允门口一丢,晃晃悠悠的骑着车子向东面单位所在的方向而去。

见林笑笑进门,已经收拾妥当的顾承允问题:“吃过早点了?”

林笑笑点头,现在的她可不想再向上辈子似的了,每天只吃两顿饭,再说,这样对身体也不好。而且有时多买上几份自己喜欢的早点,还可以留到使用时间迟缓器时再吃,一举N得。

再加上因为林笑笑最近几乎天天自己跑出去习早点,原本是林笑笑从林奶奶床对面放小桌抽屉里面的拿的零钱,到现在,林爸林爸会有意识的往林笑笑的兜里面放个块八毛的,这可比上辈子就算到了上小学还没有一分零花钱的日子强多了。

“来,把这碗牛奶喝了咱们再走。”时间才刚七点出头,顾承允和高思奇定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半,还不急。

牛奶?林笑笑往客厅的桌子上面瞄了一眼,果然有一大碗热腾腾的牛奶放在那里。

“师父,这是谁要喝的啊?”林笑笑没敢不客气的过去喝,天知道这是不是师父自己早上要喝的?

林家还没有让林笑笑在断奶之后喝牛奶的条件,所以,虽然林笑笑很是希望自己这辈子的个子能长得比上辈子再高些,小时候的营养稍微提高一点,但也仅限于每天早上能喝碗豆浆。

牛奶嘛……虽然偶尔喝过一次半次的,但也仅仅是尝个新鲜。

“今天早上我多订的,以后每天早上喝一碗后再去跟高老练功。”顾承允慈爱的摸了摸林笑笑的头发,这丫头的头发短短的,可还是有些微微发黄,可见营养上面跟不太上,自己有能力肯定要帮她一把。

既然是师父的心意,林笑笑也就不客气了。几口干掉牛奶,消化了十来分钟就缠着顾承允带她去河边。

两人到了河边,时间不过才七点二十三分,可高思奇已经到了,看来是已经晨练了一会儿的样子。

“笑笑就教给你了,九点钟我过来接她。”二老交接过手,林笑笑此时就归高思奇所有了。

“今天早上跑步了吗?”高思奇的气色很好,一点也看不出是六十多岁的老爷子,连头发都只是有少许花白而已,相比起来,顾承允反而要比实际年龄老上一些的样子。

林笑笑点头,她可没有因为一会就要锻炼,而取消自己每天早上的晨练时间。反正跑完步后,她回家之后还有至少五六个小时可以休息呢。

“那好,我们今天先练习一些简单的动作。”高思奇点了点头,准备教教看,看看这个小丫头是不是真的在每一样上都那么的天才。

“在学之前,我先说一下咱们这派的功夫。你知道我要教你的是什么吗?”

林笑笑见问,有些疑惑的歪着头说道:“太极拳?”

“对,那你知道太极拳是谁的功夫?又是哪一派的功夫吗?”

“……是张三丰的功夫吧?应该是武当派?”这些,上辈子在各个版本的影视、文学作品中都有提及,林笑笑要是答不出来才有了鬼了呢。

高思奇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有疑心林笑笑这个些知识是从哪里知道的,或许是顾承允和张光启告诉她的,或许是这孩子家里面有武侠迷。

“没错,你看看那边。”说着,高思奇指向河边几个正在打着太极拳的老大爷、老太太处,“他们所打的,叫做简化太极拳,是在杨式太极拳的基础上进行简化后,更适合普通人学习的一种养生拳,这种拳只有二十四式。已经没有防身、攻击的效果了,只是为了使血脉通畅、健体强身才在近几年进行大范围推广的。”

林笑笑恍然大悟,无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她在河边、花园、电视里面见到的,大部分应该都是属于这种太极拳。

“除了这类太极拳外,还有杨式、陈式、吴式、南国、武式、孙式、赵堡等等十余种不同类别的,或相似、或不同的太极拳。”

听到高思奇这样说,林笑笑小汗了一下,她可没想到,一个人尽皆知的“太极拳”竟然还有这么多不同的类别?

“那您学的呢?是哪一种?”师父姓高,与他刚才说的X式中几个姓氏没有一个是同样的,难道还有一个高式太极拳不成?

“我打的,叫原式太极拳,也就是武当派的太极拳。”高思奇声音不响,却沉稳有力,说话中带着十足的自信与气势,让林笑笑下意识的退了小半步,“原式太极拳共为七十二式,七十二式融会贯通后,也不一定能与他人动的了手,所以,你若想学,毕要先做好吃苦的准备,不然,学到最后,也不过是和那些学了二十四式的人是同样的结果,只是多了个锻炼身体的法子罢了。”

林笑笑连忙点头:“我能吃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