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允鹤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穿着军装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男人神色冷酷,身上给人一股极为冷漠震慑的威严之气。在他旁边,则是一位穿着红色短裙的女孩子,正是今天夏缦羽和夏冰寒所见的顾颜姝。

一进来,夏缦羽就感觉到一阵奇怪的视线,跟在夏冰寒身后,抬头看了一眼白色欧式风格的楼梯,楼梯拐角处立式花盆后一个小小的身影躲在那里,探着小脑袋鬼鬼祟祟的盯着大厅里的人。发现夏缦羽看到自己,夏小贝连忙缩回头,转身向着二楼跑去。

“爸,妈,顾伯父……”夏冰寒走上前,和夏允鹤苏荷打完招呼,随后恭敬的看着穿着军装的男人。

夏缦羽回过神来,也跟着上前,冲着军装男人礼貌的笑了笑:“顾伯父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顾霖抬头打量着夏缦羽,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赞赏,随后千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多了一份暖意,还没等到顾霖开口,一旁的顾颜姝就笑着站起来,热情的冲着夏缦羽伸出手,甜甜一笑:“你是姐姐吧?我叫顾颜姝,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

很明显,顾霖和顾颜姝都已经知道了,夏缦羽是夏冰寒亲妹妹的事情。

“你好。”夏缦羽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与顾颜姝握了握,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甜美优雅。

“老顾啊,真是抱歉,我这儿子女儿都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夏允鹤抬头,冲着顾霖抱歉的笑了笑,将手中的茶杯稳稳的放在桌子上。

顾霖打量着夏缦羽,随后略有些责备的看着夏允鹤:“小孩子心性,难免调皮了些,再说,冰寒这性子就是如此,不要紧。只是,老夏,你可真不够意思,养了这么一个这么大的宝贝女儿,居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我和老程都不知道,你藏得可真深啊。”

“哈哈……我的错我的错,改日我一定带着丫头去登门赔罪。”夏允鹤笑着,并无任何生气,他与顾霖还有程野三人是多年的好友,自小就认识,一起进部队,后来顾霖从部队一路高升,坐到如今第四军区司令的位置,手握重权。程野与夏允鹤一同退伍,退伍后,夏允鹤开始经商,而程野则进了官场,如今已然是政治局党委,国家显赫的一号风云人物。

唯独夏允鹤,喜爱经商,将夏氏集团发展的如此宏大,四年前便将集团交给了独子夏冰寒,自己则过着悠然自在的生活。与苏荷一起照顾两个宝贝孙子孙女,有他们在身边,也享受了普通人家的天伦之乐。

小宝小贝,大名夏宠墨,夏宠若,可谓是夏允鹤心尖上的宝贝,两个孩子甜言蜜语,卖萌可爱,将夏允鹤逗得合不拢嘴,这几年,显得是越来越年轻。

只是,外人都知道夏允鹤有一位新娶的妻子,但是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知道有一个女儿,更不知道他的这个女儿有两个龙凤胎孩子。

“冰寒,你今天做的错事,要你自己去弥补,今晚带颜姝去好好出去玩玩,不能冷落了颜姝丫头。”夏允鹤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夏冰寒,自己为他安排了多少相亲,每次都是被他搪掖过去,要么就是带着小宝小贝去将相亲对象气走。

这回可是顾霖的女儿,幸亏自己与顾霖关系好,要不然得罪了这个兵场上的冷面阎王,恐怕一般人可是吃不消。

要知道,顾霖的小女儿顾颜姝,自小母亲去世的早,顾霖一直很疼爱这个女儿,待她极为疼爱。顾颜姝自小见过几次夏冰寒,对他芳心暗许,只是夏冰寒对谁都冷冰冰的,完全对顾颜姝不感冒。

“好啊,可是,颜姝,我公司里还有些事,你能不能等我几个小时?”夏冰寒微微勾起嘴角,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似乎是在征求顾颜姝的意见,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否的通知。

顾颜姝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随后冲着夏冰寒笑了笑,“不用了,夏伯父,我今天还有些事情,改日吧。”

听到顾颜姝的话,夏缦羽将目光放在她的脸上,心中莫名的对这个看起来骄纵蛮横实际上却很懂事有分寸的顾颜姝有些好感。

送走了顾霖,夏缦羽有些疲惫,上了二楼,小宝小贝正坐在地上玩着玩具,只是,小贝一直有些怏怏不乐,拿着布娃娃低着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小宝小贝,你们晚饭吃了什么啊?”夏缦羽上前,坐在他们面前,一手一个将他们搂入怀中。

“吃了米饭。”小宝正在研究着爷爷刚给买的玩具,低着头不去看夏缦羽。很快,一个高档的玩具在他手中已经变成了一团零件。

小贝抬起头,眼中有些泪眼汪汪,她伸出手搂着夏缦羽的脖子,趴在她的肩膀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妈咪,我不要那些女人来。我不要那些女人来……”

听到小贝哭的如此伤心,夏缦羽不禁有些心疼,连忙抱她入怀,给她擦着眼泪,“小贝乖,不哭不哭,到底怎么了,哪些女人?”

“就是爷爷让舅舅相亲……她们……呜呜,小贝喜欢舅舅,舅舅是小贝的爹地,我不要舅舅离开小贝……”小贝虽然小,但是却比同龄的小孩子要懂事,在幼儿园里,她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有爸爸,一开始很多小孩子会嘲笑她,后来慢慢懂事,她也不敢说自己没有爸爸了。每次开家长会,都会让舅舅装作自己的爸爸,这么多年,夏冰寒对她们两个孩子来说,即是舅舅,也是爸爸。

虽然小贝的话有些不清楚思绪也表达的不是那么完整,但是,夏缦羽还是能够听懂,她是在害怕夏冰寒离开,因为在她心中,夏冰寒就是她的父亲。

心中莫名一酸,感觉自己有些对不起小宝小贝,没能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庭,虽然她已经尽力的在弥补了。

“爱哭鬼,羞羞……”将手里的玩具很快的拼装好,小宝抬起头,不禁冲着小贝做了个鬼脸。

听到小宝这么说,小贝哭的声音更大了,夏缦羽连忙将小贝抱在怀中,劝道:“好了好了,小贝,不能这么爱哭鼻子了,真的很羞羞,你不是说要做个大美女吗?爱哭鼻子就不是大美女了,舅舅也不喜欢爱哭鼻子的小孩子。”

小贝一直趴在夏缦羽的怀中,低声啜泣,显然夏缦羽的话对她来说很有用,一直强忍着眼泪,伸出胖嘟嘟的小手胡乱的擦着脸上的泪水。

“妹妹不哭了,哥哥抱抱。”小宝起身,跑到小贝身边,伸出手抱着她,又给她擦了擦眼泪。两个小孩子虽然有时候经常斗嘴,但是感情还是很好的,谁也离不开谁。

“好了,小宝小贝,我们准备睡觉了。”夏缦羽领着他们去洗澡,一起洗完澡将他们放在床上。

一张白色柔软很大的公主床一边靠着墙放置,小贝睡在最里面,小宝睡在中间,夏缦羽则是睡在外面,防止两个小孩子掉床。

此时,小贝伸出手,搂着小宝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哥哥晚安。”

“妹妹晚安。”小宝也顺势抱着小贝,两个肉嘟嘟的小肉球抱在一起,格外舒服。

“妈咪晚安。”“夏缦羽,晚安。”

小贝又看着夏缦羽,乖乖的开口,小宝则是有些坏笑,夏缦羽一愣,顺势装作要打他的样子,小宝立刻嬉笑着将头缩进被窝里,夏缦羽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他们盖好被子,坐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沉沉睡去,眼中充满了慈爱与温暖。

起身,走出卧室,夏缦羽欲要去找夏冰寒,偶然路过父亲的书房,听到里面有夏冰寒和父亲的谈话声,便停下脚步,站在外面。

“冰寒,你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在小羽身边,小宝小贝身上流的终究是陆家的血,颜姝这丫头对你用情不浅,她哪里配不上你?”

“爸,你不用说了,小宝小贝是我们夏家的孩子,与陆家没有任何关系,以前的袁缦羽已经死了,现在的,是我妹妹,夏缦羽。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希望我们谁也不要再提起了。颜姝是个好女孩,可是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强扭的瓜不甜,爸你难道想让我娶一个我不爱的人过一辈子吗?”夏冰寒的话清楚的落到夏缦羽的耳中,她不禁有些错愕迷茫,什么袁缦羽,什么陆家的孩子,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从五年前自己大病一场之后,醒来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在哥哥的照顾下,慢慢了解了自己的身世,还有自己腹中未足三月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

自己身体差,孩子若是流掉的话,可能会终生不孕,虽然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但是夏缦羽还是坚持着生下了孩子,只因哥哥的一句将来我会照顾你们一辈子。

也曾想过去找孩子的父亲,可是,夏缦羽根本记不起来什么,母亲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的。

可是,现在听到父亲和哥哥的话,总感觉,他们一定知道自己的孩子父亲是谁。

“小羽,找你爸爸啊?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这时候,苏荷忽然从卧室里出来,看到夏缦羽站在门口发愣,不禁上前温柔的一笑。

“妈,没事没事,我要去找哥哥的。”夏缦羽回过神来,冲着苏荷心不在焉的笑了笑。

此时,夏冰寒和夏允鹤都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夏冰寒看着夏缦羽,有些紧张的开口:“小羽,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刚才过来。”夏缦羽抬头看着夏冰寒,眼中带着淡淡笑意,随后,她又看向夏允鹤,“爸,妈,我想,小宝小贝都去上学了,我在家里也没事,所以想要去公司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