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汝阳王府,演武场。

“铮——”刀剑相接发出一声清脆的铮鸣,原本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影分开。

“好——”一位坐在太师椅的男装锦服少女拍掌叫好。淡金色的阳光映照在她淡金色的衣饰上,衬出她尚未长成,却白皙精致的面庞。她的叫好没有给她添上一份粗野,反倒让她有了一种蒙古贵族少女特有的英姿爽朗。

“鹿长老,赏。”锦服少女露出一抹微笑,向一旁侍立的鹿杖客吩咐道。

场中的两人同时双手抱拳,向锦服少女弓腰:“谢郡主!“

“免礼。”锦服少女一挥手,众人才看到她手中的黄绢扇。心下皆是一惊,皇使昨日来到汝阳王府赏赐汝阳王,众赐物中就有这把黄绢扇,没想到今日就变成了这小郡主手中把玩之物。世子曾多次向汝阳王求取皇上所赐之物,汝阳王都一概回绝,看来汝阳王对世子的宠爱,竟不及这小郡主十分之一。

“鹤师傅,把刚才那招讲一下。”锦服少女打开扇子。

“是,郡主。”鹤笔翁从郡主的背后走到面前,抱拳弓腰。

“这一招名为白虹贯日,是华山派的剑招,要点在于速度和力量,务求一招见血,乃是华山派杀招之一……”

“敏敏!哈哈……”一阵豪爽的男声响起。一个穿着蒙古小大王衣饰的中年男子向锦服少女走来。他身形雄壮,不怒自威,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上位者。

“父王!”锦服少女从座位上跳起来扑到男子到怀里。

“王爷!”其余人问好。

汝阳王名扩廓帖木儿今年四十多,正当壮年,是元朝镇压各处叛乱的主力,靠军功封王,在军队中威望很高。一年转战各地,很少回汝阳王府。前日才由汴梁击败韩林儿而回,皇上下诏褒奖。正所谓如日中天。

“敏敏,最近武功练得怎么样?”扩廓帖木儿笑呵呵的问道,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女儿。聪明伶俐,美貌多智。倘若是个男孩,只怕早已封为世子。

“父王,您还不相信女儿吗?女儿何时让您失望过?”郡主挽起汝阳王的一只手臂,仰头眨眼,有些撒娇的说道。

“哈哈……是是是……我家敏敏最聪明了。”汝阳王有些溺爱地摸了摸郡主的头。

“禀王爷,郡主天资聪颖,善于吸取众家之长,而且悟性极高,过目不忘,实在是练武的好材料。”鹤仙翁恰到好处的恭维道。

郡主有些小骄傲的摇了摇汝阳王的手臂。

“好,尔等自当尽心竭力服侍郡主,本王绝不亏待!”汝阳王说道,又转向郡主:“敏敏,走,随父王见贵客。”

“贵客?难不成是七王爷?”郡主撅了撅小嘴:“我不去!”

“敏敏。”汝阳王有些无奈的喊道。他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随性,连他的话也不听,害得他有时候下不来台,想要教训她一顿,又舍不得,真真伤了他一颗慈父心。

“不去不去就不去,”郡主放下手臂,捂住耳朵耍赖道:“上次您让我去,结果就是陪那个扎木笃,他上次整整缠了我一天,还笨的可以,烦不烦啊!我不去!”

“这……七王爷乃是当今圣上的幼弟,深蒙圣宠,你给爹一个面子……敏敏……你就给爹一个面子。”汝阳王一个虎背熊腰的蒙古大汉,说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说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连父王都不自称了。看得众位侍卫瞪大了眼睛。

郡主的眼珠转了转,看着蹲在自己跟前的父王,也有些无奈:“那……那我可就去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我可就不管了。”

“好好……”汝阳王忙不迭的答应,生怕下一秒钟,自己的女儿就会反悔。

汝阳王府议事厅,一名身材微胖的男子坐在客位上微微阖目。

“七王爷!”汝阳王笑着说道。

“汝阳王!哈哈!”七王爷回道。

其实同为王爷,汝阳王的地位是比七王爷低的。七王爷是获得朝廷颁发王印的宗王,称为“大大王”。又有第一等印金印兽纽,王号为赵,称为“赵王”。而汝阳王只是由元顺帝封的王位,并没有王印,所以称为“小大王”,按照常理,是应该向七王爷行礼的。但七王爷素来与汝阳王交好,因此二人人后只以王号相称。

“我在朝堂上听闻汝阳你大破棒胡,甚是欣喜,应此日夜兼程赶来见你一面。皇兄在我面前表扬你英勇善战,忠心为国,念你出战多年,想让你休息几个月,因此,小王我赶来想同汝阳你一起也得几天闲。”说完,七王爷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汝阳王的肩,靠近低声补充道:“也好同你谈谈心。”

汝阳王眼光也是微微一沉,他虽是武将,也绝非有勇无谋不知深浅之人,所以赵王一说这句话,他便知道朝廷上有人进谗:“既然如此,本王已吩咐下人为王爷接风,还望王爷不要推辞。”

“哈哈……”赵王用手指指了指汝阳王“果然,汝阳王做事滴水不漏。”

“哪里哪里,好望七王爷多多指教才是。”汝阳王微笑道。

“哦,对了,你那掌上明珠小郡主敏敏呢?”赵王环顾四周。

“敏敏她刚刚在外面看到世子,就和世子一起玩耍去了。两个孩子虽然不常见面但也能玩到一起,我也很是欣慰啊!”汝阳王状若无意的说道。

“你那小郡主我看也是人中之凤,将来不可小视。可惜扎木笃他胆小懦弱,完全没有我黄金家族的影子,小王我也是很担心啊……”说着七王爷叹了一口气:“要是你家小郡主不嫌弃,能和扎木笃在一起,可就是扎木笃之幸了。”

“七王爷你这是哪里的话,世子他年龄尚小,很多事还不懂,待他长大,也定会像七王爷一般足智多谋,英勇果敢。小女能入世子的法眼,乃是小女的福分。”汝阳王接口道。

“哈哈……那就借汝阳王吉言了。”七王爷大笑。

王府后花园。

“你都跟了我两个时辰了,从我早上见到你,到现在马上要吃午饭,我说扎木笃你累不累啊!”敏敏有些暴躁的停下脚步,转过身对后面那个畏畏缩缩的小男孩大声吼道,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

“我……我……我……”看着敏敏因怒气而发亮的双眼,扎木笃结巴了半天也没能嘣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哎呀,你怎么这么----”敏敏抓着自己漂亮的头发,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笨!!”话音刚落,敏敏便毫不留情的用手中的黄绢扇狠狠地照他的头打了一下。

“唔……”扎木笃痛哼一声,抱着头蹲到地上,竟开始嘤嘤的哭起来了。

敏敏石化了:“喂!你是个男孩子好不好。喂喂喂,我就拿扇子轻轻,轻轻地打你一下,你就哭成这个样子。真没用!”敏敏撇了撇嘴。

“我……我就……就是想和……和你……你玩,可……可是……你都……都没有理……理过我,还……还打……打我头……”扎木笃一边哭一边说,抽泣把好好的一句话断得七零八落。

敏敏不禁有些头痛,自己老爹把这个麻烦扔给自己就跑,和那个七王爷不知在聊些什么,她想把这个家伙扔到一边,可这家伙就像牛皮糖一样死粘在她身后不肯离开。烦得她简直要抓狂。

“唉----”敏敏用手捂住脸,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自己那个不靠谱的老爹,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喂!”敏敏用手中的扇子捅了捅扎木笃。看他还在哭,就径直说道:“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跟你玩,别哭了别哭了,喂,别哭了,好了好了,你,你再哭我就不跟你玩了!!!!”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咆哮出来的,吓得扎木笃立刻止住了哭声,呆呆的望着敏敏。

但似乎敏敏很满意与刚才那声咆哮的效果,她点了点头:“这样才对嘛!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说完还摸宠物般摸了摸扎木笃的头。

“好了,我们玩游戏,捉迷藏怎么样?你数一百个数,闭眼数,数完之后睁眼找我,听到没有?!不许快数!”说完也不等扎木笃反应,一溜烟地跑远了。

扎木笃在原地眨了眨眼睛,还是听话的闭上眼:“一……二……三……”

终于解脱的敏敏长吁了一口气,大摇大摆的去吃饭了。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敏敏,我来找你了!”数完一百个数的扎木笃兴奋地大叫。

疯跑了好一阵,扎木笃也没有见到敏敏,正不知所措间,一个仆人走过来:“是世子殿下吧?该吃饭了。”

“可是……敏敏她……”

“郡主她已经在吃了。”仆人低眉顺眼的答道。

扎木笃怒气冲冲的跑到饭厅的时候,正看到敏敏咽下最后一口饭。敏敏很有些无辜味道的眨了眨眼,立刻放下碗筷跑到扎木笃身旁,亲切地握起他的手,温柔的说道:“扎木笃弟弟你去哪了?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你赶紧吃饭吧!吃完饭我们接着玩。”说着,又一声招呼也不打就没了踪影。

扎木笃又呆呆的站在了门口,望着敏敏的背影,脸有些红,手却始终没有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