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了夜,徐徐吹拂的晚风带来了丝丝的凉爽之意,白日里的喧闹渐渐沉寂了下来。

一棵老槐树下,一抹伺机而动的身影悄悄融合进了,月光泼洒下来的阴影之中,惋笑如锐利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视着惋天雄的书房大门。

就在这时,一阵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传来,惋笑如眼前一亮,果然看见一个打扮娇俏的小丫鬟,手中端着个托盘,鬼鬼祟祟的四下张望,而后刺溜一下钻进了书房的门。

惋笑如眼前一亮,目光灼灼,屏住呼吸,严正以待。

小丫鬟进去没多久,便推门出来了,脸上带着得意的神情,但却并没有多做停留。

惋笑如眼见四下无人,在夜色的掩衬下,悄悄地尾随了上去。

小丫鬟心头紧张,眼中眸光闪烁不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青春靓丽,但奈何只是府中的粗使丫鬟,自以为姿色不俗的她,自然不肯屈居人下。

平日里她根本就无法接近贵人主子的身边,这才铤而走险,出此下策。

偷偷给惋天雄送夜宵的丫鬟吃食中下了巴豆,而后她“恰巧”以救世主的身份挺身而出,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替她完成任务。

不过小丫鬟也不傻,给惋天雄下的药并不是即刻发作的,否则当惋天雄一吃下晚膳,体内那种感觉便莫名高涨,不能自控,这个老狐狸不起疑才怪。

恰恰正是她的谨慎,这才给了惋笑如可乘之机,正好来了一招偷梁换柱。

正当小丫鬟沉浸在对未来美好憧憬之中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脑袋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小丫鬟浑身剧烈一颤,瞳孔猛缩,眼前一黑,身体不可遏制的朝后倒去。

恰巧跌进了惋笑如的怀中,惋笑如谨慎的撒目四顾,眼见四下无人,赶忙将手中的木棍扔到草丛里,而后双手插到小丫鬟的腋下,像拖死狗一般,在地上拖着她滑行。

将小丫鬟藏好之后,惋笑如神情自若,弹了弹微皱的裙摆,回去的路上,先是去了趟小厨房,不动声色将门上的锁给拽了下来。

惋笑如前脚回到房中,绿荷后脚便气呼呼的也赶了回来,刚想抱怨,可当看到侧卧在软榻上,脸色苍白的惋笑如的时候,神情明显一怔。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从老爷书房出来的时候,脸色还好好的,怎的如今竟会是如此的苍白?”

惋笑如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还是一旁的苏妈妈上前给她解释了一便。

绿荷表情奇怪,表面上看似对惋笑如嘘寒问暖,关心不已,实则眸底失望的神情一闪而过。

不仅惋笑如不动声色将其收入了眼底,就连苏妈妈都察觉到了,冷笑了一声,苏妈妈明知故问道:“这么长时间你跑到哪里去了,小姐病得严重,我一个人忙里忙外,还要守护一旁,就是不见你的人影。”

不提起便罢,一提起来,绿荷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委屈的瞅了惋笑如一眼,而后愤恨的抱怨道:“苏妈妈你不是让我去小厨房收拾东西吗?可不知道那门怎么了,竟怎么也打不开,任凭我喊破嗓子,就是连个人影也没有。”

苏妈妈佯装讶然,心中却是非常的得意,人都让我给支走了,你要是能喊来,那可真是活见鬼了。

“好了,你也别气了。”惋笑如莞尔一笑,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盒,有气无力的说到,“父亲还在书房操劳,这羹是我先前特意给他准备的,如今我这身子骨是肯定去不成了,奶娘还要照顾我,你现在就走一趟吧!”

绿荷点了点头,不疑有他,拿起食盒,转身便出了门。

惋笑如目送着绿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声音似从远方飘来:“奶娘,可将消息放出去了?”

“放心吧,小姐,想来黄湘此时一定快坐不住了吧!”

惋笑如收回视线,眸中浸润着一股嘲弄,对苏妈妈笑道:“那咱们还等什么呢,一起去凑凑热闹吧!”

“吧嗒”一声,惋天雄握在手中的毛笔不受控制的掉落在桌上,在白皙的宣纸上晕染开了一大片的墨渍。

只见他脸色在突然之间变得红润异样,浑身体温升高,喉咙不停的耸动,眼神迷蒙,体内似有一股复杂的感觉在横穿直撞。

就在清明的意识渐渐消退之际,隐约中,惋天雄看见门被嵌开了一道小缝,紧接着一道曼妙的倩影直接闪了进来。

不受控制的感觉在那一刻彻底被引爆燃烧,惋天雄双眼布满了血丝,发出了类似于野兽般的低沉嘶吼,直接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黄湘眼中杀气腾腾,携了四五个心腹丫鬟,争分夺秒朝书房赶去。

紧贴在黄湘身后的杜嬷嬷偷偷扫了她一眼,但见她脸色阴沉的厉害,一缩脖,一路上连大气也不敢出。

黄湘来到书房门口,一路的疾行使得她气喘吁吁,刚刚定了定神,几声不和谐的声音便清晰的从门缝中逸了出来。

黄湘脸色顿时瞬间煞白,双手死死地扣进肉里,怒发冲冠,抬腿就一脚,直接将房门给踹开。

但见书桌上,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正死死的纠缠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声响使得俩人的动作暂时停顿了下来,皆是朝声音的发源地望了过去。

只见绿荷小脸绯红,妩媚的双眼似要滴出水来,在看到黄湘的那一刻,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心底的恐惧使得她的脸色瞬间由红转白。

而惋天雄只是冷漠地扫了黄湘一眼,而后淡然的转过头去,继续专心做着剧烈运动,兴致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在黄湘虎视眈眈的注视之下,绿荷死死抿着唇,不敢再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来。

羞辱与愉悦不停撞击着绿荷的神经,迫使得她的脸色红白相应,霎是狼狈。

黄湘彻底傻了眼,转瞬便被无歇的悲愤所取代,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被无视了?

杜嬷嬷下意识吞咽口吐沫,饶是她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却还是被这个不堪入目的场面给羞红了老脸。

朝身后几人使了使眼色,杜嬷嬷几人非常识趣的退了出来。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惋天雄脸色涨得通红,终于浑身一颤,整个人有气无力,浑身瘫软了下来,没了半点的力气。

随之松懈下来的,还有黄湘那颗好似被人死死攥在手中,不停揉捏摧残的心。

“老爷真是好兴致,如果喜欢绿荷妹子,收了便是。”黄湘咬着牙根,故作镇定,语气中酸味十足。

惋天雄浑然不在意,只是一把扯过旁边的衣服,胡乱的披在身上后,他翻身下了书桌。

“你怎么来了?”惋天雄一边跟黄湘说话的同时,眸光一边似有似无的扫过绿荷,只见绿荷羞涩的低着头,诱人的神情好似含苞待放的硕果正任凭他去摘取一般,样子十分喜人。

惋天雄心头登时一动,充满弹性的肌肤那令人舒适的触感,似乎此时还隐隐萦绕在指尖,当即点了点头道:“想法不错,你看着安排吧!”

闻言,黄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

惋天雄丝毫没有注意到黄湘的异样,再次满意地扫了一眼绿荷后,哼着小调便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