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殷旭尧清清冷冷的声音打断了顾云卿,看着对方清冷桀骜的姿态,顾云卿也不害怕,反而微笑道:“你的眼睛,很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顾云卿总感觉周围温度上升了……

“走吧。”殷旭尧转过身,伸手让自己的黑发遮住微微有些泛红的耳尖,“快点拍完走人。”

“好啊。”顾云卿看着殷旭尧匆匆离去的脚步,明明是那么优雅的背影,却深深给她一种落荒而逃的意味,这位,也不是外界传闻的那么难以相处啊。

“action!”

殷旭尧站在一旁的死角,这一幕就是女主角二刷时要求表演的,他就等一下上场就行了。

站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殷旭尧还是挺悠哉的。但是,他很快就破功了。

“你站起来啊!你有本事,就站起来啊!”

“呦呦呦,小可怜啊,有本事就站起来啊!”

“要不我们再打她一顿吧?你看看她不服气的眼神。”

“好啊好啊,也让她知道这个学校里到底是谁在做主。”

“就是,教教她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而且你们不觉得她这么可怜,很好玩吗?”

“是啊是啊!”

殷旭尧站在一边,虽然很清楚这是在拍戏,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怒火还是忍不住涌上心头,他的手慢慢紧握成拳。

终于,轮到顾云卿说话了,不得不说,顾云卿把时机把握得很好,“你们……”

“你们在干什么?!”极冷的声音,却不是出自顾云卿之口。

殷旭尧快步走上前,一把拍开了正在欺负顾云卿的几个女生的手,气场威压让那几个女生不由地后退了两步。他冷冷挑眉,“欺负别人很好玩吗?”

“赵导……”赵文卓的一个助理跑了过来,低声说:“赵导……这一段……戏里没有啊。”

赵文卓闻言,一挥手,“你要摄影师继续拍,千万不要停!”

虽然在和助理说话,但是赵文卓的目光就没有离开那几个人。直觉告诉他,这一段的不同一定会很出彩,甚至有可能走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他可不会这么轻易就中断了。

虽然赵文卓确实很好奇,殷旭尧这突然的举动是怎么回事。因为在大众面前,殷旭尧一向是高冷男神,走的是冷静自持的路线,但凭借赵文卓这么一个人精的眼光,殷旭尧明显是没控制住,能让他失态的,有意思……

赵文卓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做了这么多年的导演,他大概摸清楚了一个规律:在演戏的时候,一个演员的真情实感,远远超出虚情假意。

那几个扮演欺凌者的女生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戏里没这段,但殷旭尧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也太迫人了,她们已经没办法去思考这些了。

殷旭尧凌厉的目光在她们脸上一一扫过,“我在问你们话呢,欺负别人就这么好玩?”

一个女生真的撑不住了,猛地摇头,“不,不是的!”

殷旭尧顿时咄咄逼人起来,火力全开,“那你们几个为什么要欺负她?”

因为这是剧情定好的?

那几个渐渐反应过来的女生虽然知道戏里没这段,但是看到没有人喊停,也自然不会蠢到说这种话。

所以,靠着强大的临场发挥(也可能是对殷旭尧满满的恐惧),她们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因为,因为……”

殷旭尧周身气温直线下降,让这几位可怜的姑娘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绝对零度。

“对不起!”

一个姑娘终于忍不住了,向殷旭尧和顾云卿分别九十度大鞠躬,然后,跑了,看起来是被吓坏了。

剩下几个也傻了,干脆就效仿那位的前车之鉴,两个九十度大鞠躬之后也撒腿跑了。

顾云卿抬起头,她也知道剧本中根本就没有这种情节,但是,她也努力地配合着。

“你……”

顾云卿刚开口吐出一个字,就被殷旭尧一段连珠炮似的语句打断了,“你什么你?!”

顾云卿看着对方怒气冲冲的脸,顿时懵了。

殷旭尧深吸一口气,“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这个东西叫校园欺凌!你就这么让他们欺负你?同学,你的双手是是用干嘛的?写作业拿笔的?站起来往他们脸上来一拳不会吗?嗯?你怕什么怕?!把他们打跪在地上有这么难吗?还是你觉得,被他们这么在墙角欺负很好看?你不觉得丢人吗?!”

说完,他猛地一个俯来身,一把揪住顾云卿的领子,恶狠狠地说道:“我告诉你,下次如果我还看到她们欺负你,而且你又不反抗,我连你一起揍!”

在这一瞬间,顾云卿忘了说话,愣愣地看着殷旭尧,对方的那双璀璨星眸中此时充满了怒火,但是,此时的那双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倒影。顾云卿有了一种自己是认为是错的错觉,对方,真的好像是因为自己被这样假的欺凌而生气,他明明知道这是假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生气,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

他,是在心疼自己,这一切对于他而言,不是什么临时起意的演法,是他的本色出演。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顾云卿知道,自己很喜欢,真的很喜欢,一个人的眼睛里只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