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这里好热闹啊。”丹若兴奋地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这也将她感染了。

只是,她看看身边的人。“陌风,你怎么不笑,陪我出来不开心嘛?”

轩辕陌风不语,他本来房内练功练的好好的,突然寒暃带着丹若来了,要他带丹若出去玩。他是不愿意,但看在寒暃眼底对丹若的担心的份上,他还是陪着眼前的女人出来了。

“真的是,陪我出来这么不开心吗?”丹若嘟嘟小嘴有些失落。

“小姐,要不要猜猜看这灯谜,猜对了将获得一盏花灯,好送给你的情郎。”摊主说完还看了看轩辕陌风,暧昧地眨了眨眼。

不得不说,摊主的话让丹若心花怒放,直接一锭十两银子砸过去:“那本公……我就猜猜。”

“好嘞好嘞。”摊主乐的快看不见眼睛。他刚刚就注意到两人衣物不同寻常,果然是个金主,出手大方,一甩就是十两。

轩辕陌风皱了皱眉,道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丹若上前解起灯谜。

“头戴花冠鸟中少,身穿锦袍好夸耀,尾巴似扇能收展,尾羽开屏真俊俏。这个是孔雀。”丹若读过一遍就猜出谜底,又看了看其他的:“头黑肚白尾巴长,传说娶妻忘了娘,其实它受人喜爱,因此常来报吉祥。嗯,这个是喜鹊。”丹若还是一猜就出,转头看起了下一个:“这个是扇子,这个是香囊,那个是牡丹……”丹若把小摊上的灯谜指了个遍,无趣道:“都这么简单,有更难一点的吗。”

摊主擦了擦额前的冷汗,点头哈腰道:“小姐真是聪慧,这灯谜全被您给解出来了。”

“无聊。”丹若失了大半兴致,她本以为出来会很好玩的。

“小姐,你刚刚猜对的灯要不要都给你包起来。”摊主的额头再次滚出豆大的汗珠,要是都包起来的话,他可以直接回家了。而且,刚刚丹若给的银子完全够她所猜的灯谜费的,谁让他的灯谜猜一猜只要十文钱。

“不用了。”丹若摆了摆手,指着一个造型相对来说比较精美的荷花花灯:“这个给我就好了。”

“好好。”摊主心里乐开了花,太好了,他还能多赚点钱,那怕只是一点点,因为还有一家老口要养活,这是小人物的悲哀啊。

“小姐,今晚凝香阁在护城河的画舫办了个以文会友,小姐不妨去试一试,里面上可有不少难解的灯谜。”摊主对丹若的好感是蹭蹭蹭往上涨,热心的提供着自己的消息。

“嗯。”丹若晃了晃手中的花灯,递给轩辕陌风道:“给你。”在橘红的灯火照应下,少女的羞涩,期许,隐藏在如水的瞳孔中。

轩辕陌风不懂丹若的心思,她眼中的羞涩,期许,他也不曾看见。轩辕陌风淡漠道:“不用了。”

丹若却不曾收回手,依然那样举着,轩辕陌风也不伸手去接,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最终,还是丹若妥协了,她黯然地收回手,其实,她一直明白,不管多久,她眼前的这个少年,对于不喜欢的东西从不迁就,从不勉强,花灯是,她亦然。

“我们去画舫看看吧。”说完也不等轩辕陌风的回答,就先行迈开步伐。她知道他一定会拒绝,但是,她十分珍惜这么一点点和他相处的时光。

轩辕陌风皱了皱眉,看着眼前的身影,最终还是跟了上去。下次,寒暃要是再开口,他也不陪了,太麻烦了。

“瑜兄,你的琴音确实很美,让人心平气和,心中一片澄明。”徐良这番夸赞真心实意,他很好奇,这位与传言不符的六皇子,到底隐藏的有多深。

“说笑了,我只是弹琴的时候不做他想,故而才有你的那种感觉吧。”黎瑜温和地笑着。

寒木歌心里却暗骂:两只笑面狐。

此时霜冰却站了起来,对着徐良和黎瑜,一抱拳:“告辞。”说完后对寒木歌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抱起自己的琴就走了。

“这……这位公子还真是洒脱。”黎瑜突然想起,霜冰未曾介绍自己,便不知如何称呼。

“阿歌,这位公子是?”徐良问道,他心中还是有几分想结识对方。

“这世界有一种朋友,他们碰上了,一见如故,把酒言欢,不问姓名,不问过去,不问今后,酒过而散,只待今后有缘,再次相遇。”寒木歌碰了碰手腕上的晶石,冰冰凉凉的触感,很是舒服。

“好一个不问姓名,不问过去,不问今后。歌儿你的见解真是独到。”黎瑜会心一笑,自然而然的唤出了歌儿两个字。

徐良端着茶杯的手,在听到黎瑜对寒木歌的称呼的时候,微不可见地一顿,嘴角的笑意淡了几分。

“没什么,你们不觉得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吗。”寒木歌神色如常,对于黎瑜改变的称呼可以说是没有丁点反应。

“那就期待下次与这位短暂朋友的再会,那一定很惬意。”徐良放下茶杯,缓缓道。

寒木歌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艳丽的笑意:“呐,楼下来了个贵客啊,两位要不要下去。”

寒木歌修为好,自然听力极佳,她肯定,她刚刚听到的声音是那位传说中纯真公主寒丹若,只是徐良和黎瑜两人自是不知道,便一脸困惑。

寒木歌红唇轻启:“寒丹若。”

“我不方便出去,两位去吧。”黎瑜垂了垂眸,掩藏起眸底的神色,让人无从知晓他在想什么。

寒木歌也不多说,起身出了门,到门口是,她邪魅一笑:“我这次帮鲤鱼你保守秘密,当不曾见过你,但下次见面,鲤鱼你可得好好想想怎么感谢我。”寒木歌说完再次迈开步伐。

“瑜兄,告辞。”徐良拱手告辞,转身去追寒木歌的步伐。

秘密啊,黎瑜嘴角依然挂着一抹如阳光般柔和温暖的笑,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

“好好。”周围的人一片欢呼。

“这位姑娘,你赢了,现在你可以随意出入二楼。”一楼的谜擂主水兰对着一艳丽女子说道。

寒木歌刚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看来是丹若攻擂成功了。

不多时丹若和轩辕陌风就上了楼,四人碰面,丹若显的有些诧异,而轩辕陌风还是那样,眼都不带眨的。

“歌儿妹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丹若喜道,好似看见寒木歌对她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嗯,我和良子来这里凑凑热闹。”寒木歌点了点头。她好像发现轩辕陌风的脸更冷了,自从那晚之后,两人就是这样,哪怕碰面也只作陌生人,这可让寒暃不少苦恼。

“怎么样,这里好玩吗。”丹若好奇地问道。

“不错,有绝色美人。”寒木歌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别有深意地看了徐良一眼。

徐良则是无奈,对于寒木歌时不时的取笑,他真的是不习惯的习惯,习惯的不习惯。

“真的,我去看看。”丹若兴趣,绝色美人,有多绝色。

“那公主好好找找吧,自己发现更是一种乐趣,我和良子先告辞了。”出来了不久了,她已经没有兴趣在逛下去了,她现在想念床。

徐良同时行了一礼告辞。

“你们要回去了吗,那多没意思。”丹若挽留。

“我们也走吧。”轩辕陌风此时开了口,声音冷的都要掉渣了。

“要走了吗,可是我们出来没多久。”丹若失落。

“这轩辕公子真是不解风情,这么大个美人都不知道好好陪陪。”

轩辕陌风听了寒木歌的话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寒木歌,转身走了。

丹若看着轩辕陌风毫不留恋的背影,红了眼眶,最后对寒木歌两人点了点头,追了上去。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寒木歌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淡淡道。

徐良则是深深的看着寒木歌,心里一叹:你呢。

凝香阁的后院中,一处神秘的住处。

“怎么样,这次的成果你还满意吗。”雪鸢扭头看向身边的女人,问话的内容虽是那样,却不带一点期待。

“勉勉强强吧。”回答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漫不经心。

“勉勉强强?确实是勉勉强强,我虽然是亲自教授他们幻术,三天之内让他们学会,但看来还是让寒木歌小姐不满意啊。”雪鸢如是说道,颇有几分阴阳怪气。

寒木歌在心里抚了抚额,雪鸢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看来还是要她华丽一点。

寒木歌亲自到了杯水,送到雪鸢手上:“雪鸢,辛苦了。”

“哼。”雪鸢接过杯子,抿了一口,做出对寒木歌的服务差强人意的样子。如此傲娇的小模样可和她在外人那样不一样。

“这棋已经落盘了,网已经不下,不过我倒是希望不会有用到网的这一天。”寒木歌看着手腕上的水晶手链,神色不明。

“看来那个人要派上用场了。”雪鸢淡淡地陈述一个事实。

在大将军府内一座高楼的屋顶上,站着两个少年,一蓝一黑。

“他快回来了。”蓝衣少年双手环胸,身材俊秀挺直。目光眺望着远方,眼底是一片浅蓝色的朦胧。

“哦,是吗,那我们三个倒是可以好好的聚聚了。”墨蝠笑道,席地而坐,双腿一半屈,一伸直。左手搭在屈起的左腿上,苍白的肤色与暗黑的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散发着堕落的诱惑。右手拿着一个酒壶,时不时往嘴里送去。

“他这次出去的久了些。”蓝鸲似有所思,看着墨蝠问道:“你知不知道将军派他出去做什么了。”

墨蝠不答,对着蓝鸲晃了晃手中的酒壶道:“你要不要来点。”

“不用了。”墨蝠的避而不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想他们这样的,为将军卖命的走狗,是没有资格大听主人的事的。蓝鸲冷漠的眼里闪过一抹嘲讽。

墨蝠再次抿了口酒,冰凉的液体从喉咙一直蜿蜒而下到腹中。近来,他喜欢上了百草酒,只是,不是那个味道。

“等他回来后,我们好好畅饮一番,为我们的朋友好好的接风洗尘,他这次出去了有半年了。”半年,确实是够久的了。

“朋友,呵,身为一个杀手你谈感情,未免太过可笑了点。”蓝鸲眼角的嘲讽越发浓重。

“啊啦啦,蓝鸲你也太无情了,怎么说也是我把你从小拉拔大,亲身传授你修为,这么多年怎么说没有感情了呢。”墨蝠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清冷高傲。

“你只需记住,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只要,我们还活着。”蓝鸲的声音近乎淡漠,虽然墨蝠相当于是给了他生命的人,但,只要他还想活着,在这片叫将军府的天空下,他就不能有感情。

蓝鸲看看头顶蔚蓝的天空,眼底深处是向往,对只有的向往。

一时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余风吹的衣袍咧咧做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