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自幼便没了生母,养母对他,也总是一副淡淡如水的样子,关于赵雪瑶所说的这一切,所谓的母子之情,他实际是从未感受过的!

不过,钻研华夏文化的亚瑟,却也极为清楚明白的知道,华夏帝国是一个古老的帝国,同样也是是一个人情社会,忠孝理智信,是这些所谓华夏儿女们的信仰!

在孝道面前,爱情,永远都是要做出让步的!

故此,赵雪瑶说得也不错,他作为一个旁观者,似乎也没资格说些什么!

看着亚瑟一点点的平静下来,赵雪瑶这才继续说道:“眼下,他们的过往,不说也罢,只是梦舒,实在可怜。当初在魔法学院,我与她同班,又是同一个寝室住过的舍友,我们之间,是有过一段缘分和感情的,看着她现在过得这样不好,我这心里,也很是难受!”

此刻的赵雪瑶,早已摆出了一副感伤至极的模样,嘴里说着与秦梦舒美好的过往,向往之情,溢于言表,眼角,甚至还有些晶莹的泪珠在打转!惺惺作态,我见犹怜!

“我现下也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你有什么话,就都说了吧,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亚瑟的一颗心,在这源源不断的打击中,已经彻底的平静了下来,许多事情,不是一味的逃避,便能够得到解决的,终究都是躲不过的,既然躲不过,那么,便也只能平静坦然的去面对!

也只有现将心态放平,才能从中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

赵雪瑶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继而道:“自从梦舒小产以来,姓情大变,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看什么都不顺眼,人,也是一日比一日憔悴。那日我去看她,她竟然… …竟然… …竟然精神恍惚间,从旋转楼梯上,将阿姨推了下来,若非我及时赶到,将人送去了医院,恐怕… …”

说到这里,赵雪瑶顿了顿,她明显从亚瑟那双蓝色的眸子中,看到了难以置信,赵雪瑶长长叹息了一声,继而道:“自那以后,远哥便带走了梦舒,我也是近日才知道,远哥竟然将梦舒关在山里的一处房子里,暗无天日,终日,终日只送去一日三餐,梦舒从小便体弱,眼下已经… …已经… …”

“已经怎样?”

听到这里,亚瑟那一颗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再次紊乱了跳动,几乎就要再次发狂!

赵雪瑶作势揉了揉眼角,继而道:“她… …我前几日派人偷偷去看她,发现那处放房子,有极为强大的魔法阵保护着,旁人根本无法靠近,我派去的人,极度尝试联系梦舒,梦舒却只是咿咿呀呀的,努力开口,却什么说不出来,只怕… …只怕已经失声了!”

“你说什么?”

这样一席话,落在亚瑟的耳中,让他那一颗原本已经紊乱至极的心跳,愈发紊乱了跳动!

秦梦舒,那是一个原本多么高傲,多么惊才绝绝的女子,竟然… …竟然在宁远那所谓的百般呵护之下,失声了!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专情?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身体无碍?

宁远,宁远!

这个名声赫赫的超一线大明星,华夏帝国首富,出于政治上的考虑,现下的亚瑟,俨然不能拿他怎么样,但从今日开始,宁远,便成为了另一个,让亚瑟讨厌上的人!

“我说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一个人,在那样的环境中生活,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原本便是不可控制的。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带她走,走得越远越好,她也只有在你的身边,才能真正过得无忧无虑!”

赵雪瑶平静至极,娓娓道来!

带她走!

这三个字,落在亚瑟的耳中,似乎犹如山岳般沉重,曾几何时,他想要一点一点走入秦梦舒的心,成为那个唯一有资格,站在秦梦舒身边的男人,让爱情,在两个人之间,慢慢的生根发芽!

甚至于,甚至于在什么样的地方举办婚礼,去什么样的地方度蜜月,将来要几个孩子,这一切,亚瑟都曾经在无数个美丽梦中,亲身经历过!

然而,四年之前,他最终还是在权利面前,做出了妥协,最终还是权势地位,错过了她最美好的年华!

四年时间,悄然而逝,她早已嫁为人妻,原本想着,只要她能够过得幸福,那么,岁月静好,天各一方,也是极好的!

谁曾想,四年不见,这个原本高傲独立,惊才绝绝,原本应该得到这世间最美好一切的少女,竟然在另一个男人,所谓的百般的呵护之下,失声了!

这些年以来,关于秦梦舒与宁远的新闻报道,亚瑟实在看了太多太多,千遍一律,总是写着二人如何如何恩爱,如何如何美好!

然而,眼下发生的这一切,又是因着什么?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恩爱,所谓的美好,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四年前,他便已经错过了,眼下,他决不能,决不能再次错过!

将你的幸福,交给旁人,原本便是我的错,梦舒,希望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来得太迟!

然而,要他相信一个宁远身边的女人,却也没有这么简单,既然想要带秦梦舒走,那么,便要策划好一切,悄无声息的,带她走!

“我就不相信,这其中,你没有参与分毫,外界可是一直传闻,你喜欢宁远,千方百计的想要嫁给宁远!难道说,你当真会因为闺蜜,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人?”

关于赵雪瑶的话,亚瑟半信半疑,毕竟,宁远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超一线的大明星,秦梦舒再不济,也还是她明媒正娶的妻子,即便两个人之间真的没了感情,因着外界的影响,也不该做得太绝才是!

亚瑟虽然对娱乐圈没什么兴趣,但关于秦梦舒的一切,他却是极为有兴趣的,对于这个赵雪瑶的身份背景,他也还是知道些的!故而,他必须要有此一问!

“七皇子殿下说得不错,我的确深爱着远哥,从我十几岁的时候,便一直深爱着他。就像您深爱着梦舒,然而,我却不似七皇子这般幸运,我爱上的,是一个风流多情的公子,而您爱上的,却是一个至始至终,坚贞不渝的女子。如果我与梦舒,都能看开一些,都能放下,或许,早就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赵雪瑶这一席话,虽然并未从正面回答亚瑟的话,但却从另一个层面上,剖析了整件事情!

她不否认,她深爱着宁远,但宁远,却是一个花花公子,风流多情的存在。她的爱,或许永远也得不到回报。就像是秦梦舒,一心一意的爱着宁远,最终,却得到了一个并不完美的结果!

这样的回答,在亚瑟这里,自然是过关了的!

是啊,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左右他爱的,不过秦梦舒一人尔,至于这个女人,由她去吧!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梦舒现在究竟在哪里,还有,你特地前来报信,究竟想要什么样的回报!”

“梦舒我会替你带出来,你只需要找人接应就好,那处房子有强大的魔法阵笼罩,任何人,只要进入那处房子,浑身的魔法灵力,变回被完全克制。没有远哥的声控,任何人也进不去,我会想办法得带声控,将梦舒带出来!”说到这里,赵雪瑶再度顿了顿,哑然失笑道:“至于报酬吗?梦舒能够幸福,便是最好的报酬了,也不枉我与她,相识一场!更何况,也只有梦舒真正离开远哥,我与远哥,才真正有在一起的机会!”

话音落下,亚瑟微微点点头!

或许吧,此番,他的第六感或许除了一点点小问题,或许这个赵雪瑶,当真不是传说中,或是他想象之中那样的人。

至少,眼下这个赵雪瑶,是坦诚的!

两个女人的友谊,他没有兴趣知道,赵雪瑶对宁远的感情,他也没有兴趣知道。但若真的能够将秦梦舒带回苏米雅帝国,无论是对秦梦舒而言,还是于他而言,都将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若是继续将秦梦舒留在那传说中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怕到时候,就不仅仅只是失声这样简单了,只怕还有更多的问题,到了那个时候,才当真是追悔莫及!

现下便将秦梦舒带走,按照时间推算,秦梦舒失声,也不过这一两月的时间罢了,若是能够平安将她带回苏米雅帝国,加以治疗,假以时日,或许还能再次发声!

“好吧,是亚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请赵小姐不要介意才好!”

亚瑟终于再度换上了那样一副温润如玉的姿态!

“无妨!”赵雪瑶却是从始至终,都是那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既是如此,那么,便有劳赵小姐了,早日将梦舒带离,亚瑟会将梦舒带回苏米雅帝国,用心呵护!”

这一刻的亚瑟,更像是在宣布誓言!

“如此,便有劳七皇子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