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没有想到鱼薇会给厉影琮解释这一切,心里想,“难道鱼薇是真的爱上老三,还是故意在他们的面前装的。”

“如果鱼薇真的在老三的面前装,为什么老三不拆穿她心里的想法,还是他俩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

东方轩心里忍一阵苦笑,“那些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厉影琮,毕竟现在他俩是夫妻,影琮应该有权力知道鱼薇和白锦程的关系。”

“但是他们不把这件事情告诉老三,到时候老三受到伤害,这也是他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事实。”

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的厉影琮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鱼薇,但心里却是很高兴,没有到鱼薇还是给自己解释这一切。

厉影琮在心里很是纠结这一切,“如果有一天鱼薇真的想起所有的事情,到时候她还会像今天这样待在自己的身边吗?”

“还会向自己解释所有的一切吗?”

一只手紧紧的把住手中的茶杯,甩了甩自己脑中的想法。

“厉影琮你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明明和她不可能,她害死你的母亲,难道你真的愿意放弃以往的事情,准备重新接纳她。”

“但是鱼薇想起你对鱼氏集团做过的事情,鱼薇心里会放开心中的那个结吗?”

最后还是宫煜开口替鱼薇解围,“好了,时间都差不多了,大家都回去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别担心我的事情。”

“放心好,我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想开了,你们就别担忧我的事情。”

“另外薇薇在这个案子上有什么困难,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们帮解决那些问题。”

“你们都明白我现在身份比较特殊,有些事情不放便出手,而且我现在也不想过早的曝光我在A市的生活。”

众人心里都明白,“既然老大都开口,他们哪怕是不择手段都会帮助鱼薇打赢这场官司。”

坐在一旁的简一帆,清秀的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大哥,最近我没有什么事情,能不能请老大你收留我。”

“我现在一回去,我家那老头子非得让我去相亲。”

”你想想你们都还没有结婚,我会在你们面前结婚。”

众人心里都心知肚明,“简一帆说的这话是因为他摆明不想接手他父亲的公司,而是想弄自己的事业。”

“但是谁让简一帆就是简家的独苗,简一帆就不想按照家族的想法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鱼薇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明白,“恐怕是简一帆不想依附家族的势力,另外还有其他的事情都隐瞒着他们。”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转过头看着外面的景色,没有想到刚入秋节,外面还是很大的太阳。

在鱼薇紧盯着外面的景色看的时候,厉影琮不经意的看一眼旁边的女人,又快速的回过头,让人丝毫没有查觉到。

宫煜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沙哑的声音响起,“老四,既然你不想接手简氏,我跟叔叔说一声,到时候你来帮我就行,刚好我身边还缺一个人。”

听到宫煜帮自己解决麻烦,简一帆心里偷偷的笑了一声,“看来还是老大出马,就没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

此刻的简一帆并不知道,他今天的这个决定为他往后的生活带来有多少麻烦。

甚至更加不知道今天的选择,让他自己陷入绝境,无法自拔。

东方轩心里很明白,“如果老四真的帮助宫煜,恐怕以后的生活都会很麻烦的,毕竟他太明白老大到底是做什么的。”

东方轩低着头,双手交叠在一起,仿佛刚才的事情跟他无关,眼眸里闪过一丝担忧的表情。

东方轩心里忍不住的叹一口气,“既然老大插手这件事情,那说明宫煜的心里早就有这样的打算。”

“其他他们的身份远远不是这么简单,老三已经结婚,恐怕到时候老大绝对不会让他插手他们其中的事情。”

“毕竟做这种事情都是把自己的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稍不注意,恐怕都会有性命危险。”

简一帆清秀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凑到东方轩的耳边,“二哥,你说我跟在大哥身边,我家老头子真的不会找我的麻烦,甚至也不会安排我去相亲吗?”

听到耳边传过来的声音,东方轩回过神,嘴角勾引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老四,我可得警告你,别以为老大的身边好玩,到时候你接触到,你就会明白你家老头子是多么的好。”

简一帆听得一头雾水的,心里想,“二哥刚才话中有话,难道是想提醒自己,但是具体二哥也说得不明不白,这让简一帆心里十分的好奇。”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要从宫煜那边下手,老四的性格恐怕真的步入这一行,真的会吃很多亏的。

宫煜站起来别有深意的看一眼鱼薇,“薇薇,那件事情就带烦你了,你应该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鱼薇此刻心里明白,宫煜今天在顶楼对自己说的话,就已经证明宫煜现在相信自己,否则以宫煜的为人是不会轻易提起这些事情。

鱼薇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脸上露出得体的笑容,“大哥,你放心,既然我已经接到这个案件,我就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大哥争取有利的条件。”

“只是到时候真的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大哥不要怪在我的身上就行。”

众人都看着他俩一眼,都不明白他俩具体在打什么哑迷语。

看着渐渐消失的宫煜,鱼薇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对着厉影琮他们说道:“你们先慢慢的用,我有事情就先离开。”

“到时候开庭的日子,我通知你们一声,不知道你们那天有没有时间。”

他们都沉醉在自己的思维当中,并没有听到鱼薇刚才所说的话,心里都在猜测道,“为什么大哥叫鱼薇出去一趟,就对鱼薇的态度又所改变。”

“难道是他俩到底有什么秘密隐瞒自己,看来大哥心里有很多的秘密,至于是什么的秘密,他们就不得而知。”

等众人都回过神,发现鱼薇已经离开,简一帆清秀的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影琮哥,难道你真的爱上鱼薇,你以前心里不是很讨厌她吗?”

“怎么最近发现她的好,你现在准备接纳她,其实按照我的想法,既然你俩都已经结婚了,其他的事情都放下。”

还没有说完话的简一帆,被东方轩突然打断,“老四,你过来,我有其他事情跟你说,如果你再敢磨叽,你信不信我让老大把你扔到非洲呆过几年再回来”。

拿起桌上的东西,厉影琮站起来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低调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你们慢慢聊,我公司里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我先离开。”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对于刚才厉影琮的话,两人心里都有所怀疑,“难道厉影琮真的明白自己心中所想,放下一切恩怨,和鱼薇在一起。”

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东方轩食指有些粗糙的抚摸着茶杯的也缘,双眸盯着手中的茶杯,谁也猜不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此刻的简一帆整个人倚靠着椅子,心里想,“难道自己的话真的戳中老三的心事,想起昨晚二哥的话,心里忍不住担忧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白锦程在美国发展的这么好,为什么非得回到国外,难道就因为鱼薇的事。”

“而且现在鱼氏已经破产了,就算白锦程想要从中渔翁得利,恐怕也是没有任何的机会。”

刚上车,准备往律师事务所的方向去,突然自己包包里的手机响起,鱼薇心里忍不住的吐出一句脏话,“尼玛的,怎么电话又响起,还要不要自己稍微安静一点。”

无奈之下,鱼薇只好停在一旁,看着来电显示,心里想,“到底是谁打电话给自己啊!”

看着居然是厉影琮打电话给自己,心里想,“才没有分开多久,怎么又打电话给自己。”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想了想,鱼薇还是接通电话,厉影琮低调的声音传过来,“你现在在哪里。”

鱼薇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清脆的声音回应道:“老公,我现在在去律师事务所的路上,老公,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刚说完这句话,鱼薇看着对方已经挂断自己的电话,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真不知道是她上辈子怎么欠厉影琮的人情,这辈子自己居然来还债。”

厉影琮挂断电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怎么回事,居然打通鱼薇的电话,忍不住的揉自己头发,难道自己真的疯了。

刚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鱼薇突然被安妮叫住,“薇薇姐,白总打电话和我说,说薇薇姐你回来,让你立刻去他的办公室里找他。”

刚准备打开自己电脑开始处理手中的事物,听到安妮的话。

鱼薇精致的眉头忍不住的皱了起来,脸上露出漫不经心的笑容问道:“安妮,你知道白总找我有什么事情。”

鱼薇心里快速的转动着,“肯定是刚才自己对他的态度,以及他想问问案件的进展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