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的阳光和煦温暖,尤其是有着审神者存在的本丸,在灵力的加持下,每一口空气都让人心旷神怡。

三日月身着审美奇异的内番服,悠闲的坐于廊下,捧着一杯清香四溢的清茶,笑眯眯的看向远处那株开的极其热烈的御神木。

蓦然,眼角瞥到一抹灰蓝,随即身边便落坐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今剑毫不客气的从放于三日月身旁的茶点中取出一块和果子,在三日月微笑的目光下慢悠悠的品尝,梅红的双眸也因口中甜美的滋味而满足的眯起。

三日月捧起茶杯呷了口茶,嘴角的笑容一丝未变。

“三日月,你的心情很不错嘛。”今剑捧着脑袋,笑嘻嘻的看着三日月,肯定的说道。

神色未动的继续喝茶,三日月对于今剑的话语不置可否,打着哈哈:“哈哈哈,老人家的心情一直很好啊。”

看着自家弟弟一副失智老人的模样,今剑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稚嫩的面容也不由的带上了点沧桑之色,无奈吐槽:“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哈哈哈,今剑也一样呢。”三日月俊美无涛的面容漾着温柔的笑,风流从容。

被三日月的笑容闪了一下,今剑默默扭过头,想起三日月以往的行为,他深切怀疑自家弟弟也就脸能看了。

“三日月殿,今剑殿,出阵安排下来了。”一旁传来歌仙轻柔风雅的嗓音,将三日月与今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唉?出阵吗?”今剑亮晶晶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看向歌仙,满脸的期待,当看到歌仙点头肯定后,今剑兴奋的踩着木屐跑向鹤丸早前告知过的集合点。

留下的二人看着今剑欢快跑走的身影,眼底是纵容的笑意。

“那么,三日月殿,在下告退。”歌仙贵三日月微笑示意后就转身去准备出阵事宜了。

三日月饮尽杯中的最后一口茶,收拾了杯盘,慢悠悠的回房去换衣服。

当众人在庭院集合等待时,远远的就看到鹤丸领着两个人向这边走来。

在众人面前站定,鹤丸错开步伐,露出身后的两刃。

“介绍一下,这是太郎太刀,刀种是大太刀。”鹤丸指着一位身形高大的男子介绍道。

这位有着高大身形的大太刀,黑色的长发高高的束在身后,漆黑的眼眸宛若一潭平静的湖水,兴不起一丝波动。被众人注视着,他也只是微微一颔首,平淡的说了一句“我是太郎太刀,请多指教。”后就沉默的立于鹤丸身后,不在多言。

鹤丸有些无奈的瞥了太郎一眼,知晓他的性子淡薄,向众人解释了一句就将手指换了个方向,介绍另一人:“这位是鸣狐,打刀,是粟田口家的。”安静等待在另一侧的青年戴着黑色的狐狸面甲,双眼之下也存有两道艳红的,特属于狐族的妖纹。

还未等他开口,环于他肩上的那只浅黄毛色的小狐狸就先一步出声了:“哎呀哎呀,这位是镰仓时代的鸣狐,在下是跟随着他的狐狸,请多多指教啦。”待小狐狸略显尖锐的声音落下后,才传来青年低沉的嗓音,“请多指教。”

歌仙和山姥切都表达了他们的善意和对新同伴的欢迎,而今剑直接跑到了他们身边,小脸上的兴奋怎么也遮掩不住,“我叫今剑,是义经公的护身刀。”

今剑仰头看向身高将近两米的太郎,却没有注意的脚下小石子的存在,在加上所穿的单齿高木屐,今剑被拌的往前踉跄了几下,却意外的在中途被一双宽厚的手掌给稳稳的接住了。

“请小心。”沉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加上入目所及的黑色狩衣,今剑很容易便猜到了手掌的主人。

借着太郎的手臂站稳身子,今剑抬头,毫不吝啬的给了太郎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无事就好。”淡然的垂下手臂,太郎半阖眼眸,面容无悲无喜,但话语中却透露了他的关切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