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开学那天“梵婀玲上的名曲”事件后,我见到陆离总会想到他近在咫尺的脸庞,然后不自觉地脸红。因此,每每在百米之外遇到他,我总是能躲则躲。在教室躲不了,我就会找各种理由跑到顾家姐弟的座位上和他们瞎聊天。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躲什么,明明我才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新学期开学不久,五月天出了一张《为爱而生》的新专辑,这一消息造成了小小的轰动,有多小呢?就是我和顾子佩两个人兴奋地在班级里尖叫起来。

顾子佩自从上次看过五月天演唱会后,也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们。这小子知道我在MP3里下载了他们的新歌后,一下课总是跑到我座位上,很不要脸地要和我一起听歌。我心里当然非常开心,有人因为我认识并喜欢五月天,我这个小粉丝还是很骄傲的。

数学课下课,王露抱着《一课一练》走了过来,她先是看了一眼陆离,犹豫了几秒,走到我旁边,轻声细语地问:“蓁蓁,你有空吗?可以帮我讲一道数学题吗?”

虽然我的数学成绩不差,但比起我旁边几乎次次考满分的陆离来说,简直是差远了,王露选择问我而不问陆离,一定是因为上回在陆离那里吃了瘪。

我抬头微笑,“好的,没问题。”

王露摊开练习册,指了指最后一道几何函数题,我快速浏览了题目,在草稿纸上演算起来,可是算了好几次,都无法得出正解。

我皱着眉头,又细细读了一遍题目,不自觉地将笔盖放进嘴里咬住。

这时,陆离凑了过来,“哪一题?我看看。”

“最后一题,这条辅助线.....”

我想问陆离我的辅助线是否画对了,谁知一转头,就看到陆离的脸庞在我前方不到三厘米处。

我的脑子里再一次浮现那天陆离靠近我的画面,脑子嗡嗡直响,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我咬着笔盖和陆离对视了几秒,陆离忽然“啪”地拿掉我嘴里的笔盖,语气温和,“脏死了。”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陆离此刻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温柔。我压抑着心口即将喷涌而出的热血,慌乱地站起身,“那,那个,露露,这道题我解不出来,你让陆离帮你。”

说完,我跑到顾子衿的位置上坐着,正在看小人书的顾子佩抬起头,“蓁蓁,你过来找我听歌的吗?”

我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MP3,塞给顾子佩一直耳机,随便打开一首歌。

王露忸怩地坐在了我的位置上,陆离转过身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转回身跟王露讲题。

从厕所回来的顾子衿看到这一幕,把我拽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小声地问:“什么情况?你让陆离给你的情敌讲题?”

“我.....”我懒得解释,“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嘛!”

“你有没有觉得陆离变了挺多的,没有那么不好相处了。”

陆离变了,算是我的功劳吗?

我倚在走廊的栏杆上,看着他俩的侧影,心里又酸又甜。

这天课间,陆离被音乐老师叫去办公室,他前脚刚走,顾子佩便一个蹦跶坐在陆离座位上。

“蓁蓁,一起听歌呗。”

我从抽屉里掏出MP3,顾子佩很熟稔地打开,递给我一边耳机,将音量调到合适的位置,趴在桌上认真地听起来。

“蓁蓁,你最喜欢哪首新歌?”

听的过程中还不时和我交流心得与感受。

我想了想,“《摩托车日记》,歌词写得很励志。”

“我喜欢《为爱而生》,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歌曲。”

顾子佩对着我痴痴地笑,我被他的傻笑感染,也跟着笑起来。

这时,有人敲了敲桌子,我和顾子佩同时抬起头,陆离皱着眉头站在他的课桌旁。

“让一让,这是我的座位。”

陆离的声音冷冷地飘来。这家伙总是阴晴不定的,一会晴空万里,一会冰雹雷雨。

我和顾子佩不禁打了个哆嗦,顾子佩不舍地将耳机线摘下,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时上课铃响,袁师太面色不善地走了进来。

顾子衿在背后小声嘀咕:“看这面色,估计呆会有大事发生。”

果然,顾子衿所言极是。

大事就是课前抽点同学上黑板默写李清照的《一剪梅》。默写来得毫无预兆,班里发出阵阵的嘘唏声。我身后的顾家姐弟更是不淡定。

“不是吧,我的语文书没带,子衿快借我看一眼,昨天上课我一点都没听。”

“不要,我也没背呢!”

“如来佛祖、孙悟空、哪吒、土地公公保佑,千万不要抽到我。”

“顾子佩、陆离、叶蓁蓁,你们三个上来默写。”

当老师点出我们三个的名字,我听到了顾子佩低骂了一声,“艹,今天神仙集体请假了”。

我慢慢站起来,小声问陆离:“你背了吗?”

“没有。”

虽然说着没有,但陆离的语气和表情却透露出莫名的自信。

到了黑板前,顾子佩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他希望我站在他旁边。但陆离毫不留情插在我和顾子佩中间,我只好递给顾子佩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顾子佩小声地问陆离:“你会吗?”

陆离轻轻嗯了句。

“那快告诉我。”

“真情像草原辽阔......”

“靠,这我会。”

接着旁边传来顾子佩自信的书写声,我似乎还听见顾子佩小声唱了起来“层层冰雪不能阻隔。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一枝红梅,傲立雪中”。

班级里传来同学们低低的笑声。我斜眼偷瞄旁边的黑板,陆离只写了题目,下面一片空白,而顾子佩写了满满三行,甚至在题目下自作聪明地写了作者——费玉清。

几秒过后,袁师太愤怒的低吼回响整个教学楼:“顾子佩,你给我下去,把这首诗抄二十遍。”

顾子佩带着一脸莫名其妙走回座位,跟在他身后的罪魁祸首陆离却很淡定。

后座传来顾子佩郁闷的翻书声,随后便是他同样愤怒的低吼:“艹,陆离你耍我。”

当然,这句低吼只有我、陆离、顾子衿听到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音乐课,也是我最不喜欢的课,音乐老师讲的那些乐谱知识我完全不感兴趣。于是我偷偷带上了MP3,趁老师不注意,将耳机塞进耳朵里。

才听了两首歌,坐在我旁边的顾子衿突然用手肘碰了碰我,等我晃过神来的时候,音乐老师已经站在我身边,她一把抓起我的MP3。

“别不把音乐课当回事。MP3先放我这,好好听课!”

说完,没有留给我任何辩解的机会,毫不留情地转身走上讲台。

全班都转过头看着我,我羞愧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如果这事传到张龙那里,我这班长的职位恐怕保不住了,但是比起会被张龙批评,我更难过的是我再也听不到MP3里面的五月天。

接下来的几节课我都闷闷不乐,晚自习上课前,音乐老师让我去办公室。我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踱步到办公室。

到办公室门口,陆离正在办公室里和音乐老师谈话。我低着头走到他们旁边,见我走了进来,陆离并没有看我。

“老师,叶蓁蓁的MP3其实是我的。前阵子我灵感大发,就用MP3录了一段钢琴曲,想让叶蓁蓁帮我听一听。谁知叶蓁蓁同学对钢琴知识十分感兴趣,忍不住拿出来听了。是吧,叶蓁蓁?”

第一次听到陆离一口气说那么一大段话,而且语气真诚,语句连贯,如行云流水般。

我却听得一头雾水,迟疑了几秒后,我才恍然大悟陆离这是在替我说谎,连忙点头,“是,是的。陆离同学钢琴弹得很棒,我忍不住想要欣赏他的才华。对不起老师,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师您能不能把MP3还我,关于那段录音我还需要再修改下。”

音乐老师似乎被陆离的真诚打动,从抽屉里拿出MP3,递给陆离,“叶蓁蓁,下不为例。陆离,钢琴比赛你要好好准备,随时和我交流。”

“谢谢老师。”

我和陆离向老师鞠了个躬,转身走出教室。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对陆离连连感谢。在我觉得这家伙终于良心发现,懂得助人为乐的时候,他再次暴露出了恶魔的本性。

“我最近有个钢琴比赛,平时要练琴,笔记没时间做,要不......”

笔记是上课时间做,练琴是课余时间,二者有什么冲突!

“我帮你抄!”我咬着牙道。

“MP3好好保管,下不为例。”

他学着音乐老师的口气,将MP3放到我的手上,然后悠悠然走进了教室。

自习课已经上课,今天监督的老师不在。MP3重新回来的喜悦很快就冲淡了帮陆离抄一个月笔记的不爽。

我侧脸看着正在做数学试卷的陆离,悄悄打开MP3,将一只耳机塞进陆离的耳朵里。

陆离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摘掉耳机,继续低头写试卷。

我恍然觉得,耳朵里飞扬的歌曲和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看侧脸的少年,已然成为我17岁生命里最美丽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