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深站在窗边,修长的身姿笔挺清朗,自有一种睥睨天下的风骨。

虞安雅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瞧见男人修长的手指从兜里摸出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点燃了。

烟雾淼淼漫上来,顾云深忽地转过脸去。

四目相对,虞安雅忽地一愣,慌忙挪开了视线。

“之前所有的绯闻,都是你跟苏静怡商量好的?”

男人的声线低沉,盯着虞安雅的视线凉凉的,看不出情绪的样子。

虞安雅一下子愣住了,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她仔细想了想,这件事情其实知道的人很少,况且她从来没有在顾云深面前提及自己跟苏静怡的关系。

要是能够猜到的话,只能说顾云深这个人真的是跟传言中一样,城府极深。

想到这里,虞安雅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一时之间只能有点茫然的打着哈哈。

“……这么明显的吗。”

顾云深这样能够看透人心的了然,实在是让虞安雅整个人一愣。

——如果说这样的事情都能够被他看透,那么,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是不是真的没有秘密可言了?

果不其然,顾云深的反应很淡,不过是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

他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烟灰,盯着虞安雅的眸子。

“也只有顾亦辰那种傻子才会上你的当。”

虞安雅一听,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转头问了一句。

“你不会吗?”

她问出口,那一瞬间才忽然觉得自己在顾云深面前,好像是放肆了些。

于是只好暗地里吐了吐舌头。

站在窗边的顾云深将小女人的所有动作尽收眼底。

男人的声线凉凉的,他手中的那支烟燃烧殆尽,修长的手指拎着那半截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

他勾了勾唇角。

“你觉得呢?”

言外之意,已经十分的明显。

虞安雅怎么可能听不懂。

她不自觉地撇了撇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了。

门板很快被人极有节奏的敲响了,顾云深的助理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朝着里面的人笑了笑。

“顾总,三分钟后股东会议就要开始了。”

“嗯。”

男人冷淡的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转了转戴在手上的腕表。

好像只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虞安雅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那块表吸引住。

——那并不是之前看见过的那块梵克雅宝。

这块表显得比那天看见的那一块还要精致一些,看上去更加的价值不菲。

但是没有等虞安雅看清楚,顾云深便已经自顾自转过身往外面走去了。

“欸——我……”

我怎么办啊?

偏偏那句话她还没有问出来,那人修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虞安雅动了动嘴唇,终究只能叹了口气。

还好电话很快响了起来,她慌忙地伸手去拿手机,还以为会是顾云深的什么安排,没想到打电话来的竟然是苏静怡。

“安雅,快点,江湖救急!”

苏静怡那边的语气很急,应该是遇上了什么麻烦的样子。

虞安雅微一皱眉,转过身往外面走去。

那个站在门口的人慌忙跟上来,站在虞安雅身前半步的样子,朝她微微的躬身。

“虞小姐,总裁吩咐了,您要是去哪里的话,我送您。”

虞安雅一愣,一边听着电话那边苏静怡的鬼哭狼嚎,一边朝着面前顾云深留下的司机笑了笑。

——算他有良心,总还不至于把自己一个人晾在这里。

于是飞快地上了车。

苏静怡那边的情况应该确实是挺紧急的。

虞安雅这些年没有少帮着苏静怡做狗仔小跟班,要不然就凭苏静怡一个人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娱记女王,也不太可能。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跟拍最近的一个当红小生,陆晨光。

刚刚苏静怡在电话里说,听到风声,说是陆晨光今天约了绯闻女友在凯宾斯基酒店谈事情,现在一大票媒体正在往那边赶去。

能不能抢到头条,就看谁的业务能力足够强了。

毕竟,这个陆晨光,可是从出道以来,就一鸣惊人的顶级流量啊。

——要真的能够拍到陆晨光的绯闻女友,苏静怡这个娱记女王的身份,只怕是坐的更稳了。

虞安雅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凯宾斯基楼下,果然见到那边已经是长枪短炮林立,苏静怡正一脸凝重的朝她挥手。

她连忙走过去。

“怎么啦?”

“快别提了。”

苏静怡晃了晃手中的整件和相机,看见虞安雅过来便不自觉的撅了撅嘴。

“陆晨光的人应该是收到了风声,刚刚和酒店那边的人达成了协议,说是现在没有凯宾斯基的VIP卡根本连酒店都进不去。”

虞安雅一愣,朝着酒店门口看过去。

——果然,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秩序依然是一切正常,并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怪不得所有的媒体都被拦在外面。

女人的唇角渐渐勾起。

她笑了笑,从苏静怡手中接过记者证挂在脖子上。

“傻不傻,就是因为大家都进不去,我们才可能拿到独家啊。”

苏静怡一脸茫然,脑子里回味了半天虞安雅刚刚的那句话,终归是有点没听明白。

那道纤细修长的身影便已经往前面走去了。

虞安雅一边往酒店门口走,一边在包里摸手机,给那个熟悉的号码拨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她在听见苏静怡那句话的时候,便想到了顾云深。

电话那边的男人声线冷淡,冰冰凉凉的声音顺着电话信号传过来,带着一点特有的沙哑。

虞安雅的心一跳。

“什么事?”

顾云深问出口,一下子让虞安雅回过神。

“唔,我是想问你有凯宾斯基的VIP卡么?”

走在后头跟上来的苏静怡整个人一愣,有点诧异的盯着虞安雅。

顾云深坐在会议室的首位,下面几个市场总监正在进行新一周的汇报,所有人都神色带点茫然的看着总裁忽然之间接起了电话。

——要知道,这在从前可是很少发生的。

顾云深向来是个业内知名的工作狂,这种能够在会议中途接起来的电话应该是十分重要吧。

众人心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