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掠过那些陌生人落在了陆云舒身上,看了一下大概位置,他直接运转轻功,踩着那些新生的脑袋就冲了过去。

陆云舒呆呆地看着那个如同天神一般降临的人,整颗心几乎都系在了他的身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刹那间变成了背景板,整个世界都仿佛瞬间失去了原色,只有那个飞身冲过来的男人才是鲜活的。

“把手给我!”齐照大吼了一声,也唤回了陆云舒的注意力,她赶紧伸出手,握住了齐照的手,随后便觉得腰间一紧,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带着她一起腾身而起,迅速的飞回了那棵树下,将那些兴奋的百姓隔绝在外。

“陆小姐,已经没事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平稳落地之后,陆云舒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依旧沉浸在刚才的画面中,久久无法自拔。然而齐照却觉得有些浑身不自在,便皱起眉头提醒道,只不过陆云舒依旧没能将注意力给收回来。

齐照皱眉,直接强行拿来了陆云舒的手,然后让到了一旁,这时陆云舒才堪堪反应过来,眸子中的情愫似乎越发深刻了起来。

手上似还残留着齐照的体温,脑海中还回放着刚才齐照从天而降的那幕。陆云舒抚上心口,感受着那处异常的跳动,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微笑,齐公子.....也太好看了吧!

想着眼角余光瞥到站在一旁皱着眉的齐照。齐公子.....便是皱着眉也与常人不同呢!不知不觉中,陆云舒脸上爬上一抹绯红。

齐照见陆云舒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想到陆云舒对他们还有利用价值飞速压下心中那抹不悦,道:“陆小姐没受伤吧?”

闻齐照言,陆云舒回过神,笑道:“多亏了齐公子,并未伤到。”

似突然忆起什么似的,道:“齐公子,我们去月老树下牵红线吧!王母庙可灵验了呢!听说在月老树下牵上红线那对情侣便会长长久久在一起!”

齐照虽说不信这些,可见陆云舒如此兴奋便也只会由着她,道:“小心些,别又被挤散了。”

陆云舒见齐照同意,满脸兴奋,拉起齐照的手,道:“不会啦,这次我牵着齐公子,不会被挤散的,再说了,就算挤散齐公子也会找到我的!”

闻言齐照心中升起一抹异样。她对他.....太有信心了吧?

虽说齐照确实有如此本事,可就见了寥寥数次,陆云舒却是非他不可了?还如此信他.....虽说他们还需利用她获得军情,之前她也并没有出卖他们,可他还是觉着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对劲。

虽如此想着可面上不显,随陆云舒挤到人群前端。此次不知是陆云舒抓得紧还是运气,他们倒是没被人群挤散。

看着陆云舒一脸兴奋的求了条红绸,伏在案前低头在红绸上写了些什么,转身系到月老树上。又拽着齐照挤到另一台前,求了两条红绳,说是由高僧开过光的。

陆云舒一边给齐照系上一边道:“这王母庙的红绳最是灵验了,齐公子系上这红绳之后可不能拿下来!”

说着迅速也给自己系上举起手, “我们一人一条,从此以后无论何时都不会分离!”

齐照笑笑并没说什么,像这种小事随陆云舒折腾也罢,毕竟这红绳拿不拿下对他而言并无影响,现下拿到军情才是要事。

忽的,人群分散,只见两列侍卫行至陆云舒面前,道:“大小姐,陆将军让你回府。”

陆云舒之前见到了大哥二哥便知道爹早晚会派人来。只是之前风升说他们要离开陆云舒还是有些后怕,道:“齐公子,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然,你今日便随我回府吧?”说完,陆云舒脸上微红,低下了头。

自从陆云舒见了齐照后便无任何大家闺秀的风范,次次行事大胆无比,可带男子回家非同小可,即便陆云舒什么都干得出来,在这件事上也有些许犹豫。

毕竟.....她爹爹也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又那么反对她此次婚事...... 想着她又紧张了起来。

齐照闻言也是十分惊讶,虽说陆云舒之前举止也无大家闺秀的风范可夜带男子回家,她是真的不要名声了?知陆云舒怕他们抛下她,道:“既然你家里人来找了,陆小姐你便先回去吧。天色已晚,此时上门拜访也是不妥,不如明日再去府上拜见伯父。”

知她在担心什么,“放心齐某既给小姐承诺便不会抛下小姐离开。”

见齐照再次给出承诺,陆云舒终于放下心来,“那我明日来接你吧?还在那家客栈?”

齐照从未见过如此死缠烂打的女子,强压不悦,道:“陆将军府并不难找,陆小姐不用来接了,我自行过去便是。”

闻言陆云舒点点头,随家中侍卫一步三回头的离去。离开齐照视线虽得了齐照承诺,想着还是嘱咐声比较放心,转头对侍卫道:“吩咐守城门的将士,不可放齐公子出城。”

侍卫首领虽无比好奇这些天来自家大小姐的变化,可还是答了声是,领命赶往城门。

到了家门口,只见正厅灯火通明,陆云舒便知爹爹怕是在门口等着她了,硬着头皮走进去,道:“爹爹,怎地这么晚还没休息?”

陆志成见她这么晚回来,虽说是想好了不去阻拦,可还是不由得涌上丝丝怒意,“哼,给我跪下! 你还知道我是你爹?我还以为你眼中只有你那个齐公子好情郎再也没我这个爹了!”

陆云舒跪下抿着嘴不答话,见此陆志成被气得不轻,起身背着手来回走动道:“你哥哥们刚回来就跟我说在街上碰到你跟那个齐公子在一块。虽说早上答应你让你带他回来看看,可也不是让你转头便似没人要一般迫不及待的往人身上凑的! ”

陆志成停在陆云舒面前,“给你请了那么多教习嬷嬷想让你学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你就是这么学的?给陆家丢人的玩意儿,传出去指不定让别人怎么在背后指指点点了。还跟一陌生男子游玩至此时,你还要不要你的名声了?我问你你可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