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会和慕染不一样,清会完全是自己以佛入的佛法之道,还有他年纪小,比不得慕染修炼了那么多年。

慕染一心二用,一边和清会切磋论道,一边还暗戳戳的要把皇帝引过来。

慕染所做的一切没有白费,靠着慕染的开后门和皇帝自身的龙气帮助,皇帝顺利的带着身边的大太监李福出了幻阵过来了。

清会(⊙o⊙)

皇帝已经五十五了,在这个普遍寿命在五六十的时代来说,皇帝已经是个老人了,不说孙子,就连曾孙子都有了好几个了。

皇帝都这么老了,他的嫡长子也就是太子,也有三十五了。

太子已经当了三十多年的太子了。

不同于童年时的孺慕,少年时的崇拜,青年时的赞佩,人到中年的太子不愿意再做一个太子了。

他的父皇在老去,猜疑他,打压他,提拔他的兄弟们。

太子害怕了。

皇帝也在害怕,他害怕太子夺走他手中的权柄,他害怕太子对付那些找了他麻烦的其他儿子们,他害怕……

苍老无力还有……

死亡。

他在老去,随时可能死去,而他的儿子却风华正茂,期待着一展抱负。

这让他怎么能不嫉妒?

朕富有四海,掌控天下,掌握他们的生死、喜怒、哀乐,却对自己的生老病死无能为力。

这一对父子的矛盾已经破土而出,星星之火燃起,只等燎原的那一天到来。

这也就是皇帝来清远寺的目的。

他迷茫了。

太子毕竟是他疼爱了三十五年的儿子。

朝堂上的矛盾在这么尖锐下去,皇帝心里隐隐有预感,他不想退,也不想就怎么废了自己一手教养的太子。

难难难!

皇帝在看见慕染和清会后,勾起了一个古往今来多少帝王都有的心思。

长生不老!

面对皇帝的询问,清会正经的回答了一下他修炼所要的年数就把皇帝给吓退了。

慕染在这方面倒是不撒谎不忽悠,“这要看你有没有修炼资质,有没有灵根,一般来说,修炼需要资质、悟性还有运气。”

“那仙师看朕的资质如何?”

慕染眨眨眼:“可是帝王不得修真,要不然就要乱套了。”

皇帝犹豫了。

“仙师在何处落脚?朕也好派人相请?”

慕染坦然表示她就是出来逛逛,目前打算在清远寺歇上十天半个月。

她也要留点时间给皇帝想一想嘛!

于是皇帝就这么犹豫不决的回宫了。

三天后,皇帝又来了。

“还请仙师看看朕有没有修仙的资质。”

皇帝的心情很好理解,如果他有资质那他就禅位于太子,如果没有就继续当他的皇帝。

慕染翻出测灵盘来,让皇帝把手放到上面。

火焰。

“是火灵根。”

皇帝心下大定。

次日,皇帝高坐金銮殿,看着底下的皇子宗亲、文武百官,有点感慨,他对着底下感慨万分自己过去的一些事,大臣们立刻心领神会,纷纷一片吾皇圣明。

然后,皇帝话题一转。

“朕登基至今,御极天下也有四十五年了,已然年迈,太子也过而立之年,也是时候接下这摊子了。”

……

皇上你在逗我们?前几天还骂了太子的人是谁啊?

□□喜气洋洋。

以为太子之位不稳的从而退出的官员追悔莫及。

太子上前一步,跪到在地:“儿臣还需父皇教导,实不敢担此大任。”

皇帝摆摆手,“朕意已决,钦天监速速择一吉日。”

钦天监正就跪出来说两个月后的一天是个大吉之日。

礼部尚书一脸血的看着他,你这是要累死我们礼部的节奏啊。

也不是礼部一个部门,整个朝堂都行动了起来。

团结就是力量。

大臣们一边干活不能太积极以免得罪现在的皇帝将来的太上皇要表达一下“皇上微臣舍不得你啊”的心情,一边也不能不积极从而得罪了现在的太子未来的皇帝“太子你能登基真是太好了”。

大臣们很忙!

矛盾没了,皇帝和太子又找回了当初的父慈子孝,他们父子忆过去的时候,其他的皇子都在呵呵。

又回到了那个【父皇只有太子一个儿子我们都是摆设摆设摆设】的日子。

没事没事,习惯了就好。

我靠( ‵o′)凸!

怎么可能习惯啊!!!

太子从小就压着他们,从身份地位到品行才华。

好不容易太子和皇帝的感情出现裂纹了,他们以为他们的机会来了,结果呢?

往事休提。

两个月后,皇帝顺理成章的成为太上皇,太子如愿以偿的成为皇帝。

然后太上皇带着他口中轻车简从的十来个太监、十来个嬷嬷、二十来个宫女、四五十个侍卫还有几个厨子等杂七杂八一百多个人出了宫。

“父皇说什么?”

“太上皇说……要修仙去,顺便看看大周的河山。”

曾经的太子,现在的皇帝:“……”